鬼月拍片也不怕 冥冥之中神還原

項貽斐
鏡週刊Mirror Media
孟耿如(左)飾演前往調查撞鬼新聞的記者,一步步捲入恐怖傳說。(傳影互動提供)
孟耿如(左)飾演前往調查撞鬼新聞的記者,一步步捲入恐怖傳說。(傳影互動提供)

電影上映檔期往往攸關影片票房,恐怖電影《女鬼橋》為了挑選最合適的時間推出,早在去年拍攝前就研究今年上半年的排片單,避開好萊塢的超級強片,選定二二八連假檔期,就連劇本也針對今年是閏年,埋下故事的重要關鍵,藉此時機增加話題。雖然近日新冠肺炎疫情帶來市場威脅,該片仍照原計畫上映。

《女鬼橋》電影的靈感,來自校園靈異故事,雖然傳說中的女鬼橋是位於中部一所大學校園內,不過電影並未在這所學校取景,而是另外尋找合適的地點。

劇組幸運地在北部一所學校附近找到近似的場景,該校不僅有依山而建的校園,校舍、廁所等景觀也符合影片要求,學校還設有視覺傳播系與表演系,學生們正好有實習拍片與演出的機會,雙方互利、一拍即合。

監製張耿銘透露,會找到這個場景是因為導演奚岳隆。原本導演在這所學校的宿舍拍另一部片,拍完隨口問「這裡該不會有一座橋吧?」沒想到竟然有橋,而且橋下也有水,「一看之下,發現這座橋比原來校園的橋更老,更像我們要的,真是很有趣的緣分。」

《女鬼橋》中的橋並非在原來校園中拍攝,但場景卻更符合影片氣氛。(傳影互動提供)
《女鬼橋》中的橋並非在原來校園中拍攝,但場景卻更符合影片氣氛。(傳影互動提供)

《女鬼橋》拍攝班底多來自《紅衣小女孩》系列或《粽邪》的恐怖片熟手。儘管從上映檔期倒推,《女鬼橋》必須在颱風季節開工,也會遇上農曆七月的「鬼月」,但因為副導演經驗豐富,要求變數較多的戶外戲和某些恐怖橋段,必須趕在鬼月前全部拍完,接著再拍比較靜態的戲。如此一來,竟順利躲過颱風。

張耿銘表示,「因為這個故事主線是在一個晚上,所以夜戲多到炸,幾乎每天都是看到太陽才回家,一直都是夜戲、夜戲、夜戲。幸好前置期有充分準備,正式拍攝時,幾乎完全按規劃走,加上很多人都有製作恐怖片的經驗,所以影片不到一個月就殺青。」

身為《女鬼橋》監製兼編劇的郝柏翔也運用他發行與行銷的經驗,進行策略結盟:「排戲院是重要的第一步,因此在發行上,找秀泰集團旗下頗具實力的星泰娛樂排片。行銷則交給前年底替《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創造2億4,000萬票房的傳影互動公司,因為這部片成功打入學生族群,剛好也是《女鬼橋》的主要觀眾。」

更多鏡週刊報導
鬼片自有黃金屋 只要做到這兩點
直播時被網友警告「後面有人」! 同步看見撞鬼超恐怖
《女鬼橋》翻新校園鬼故事 深夜撞邪Siri很有戲

更多新聞報導
Keanna急幫謝和弦澄清:劈腿的不是他
56歲影帝再牽新歡…網傻眼:她成年了嗎?
病毒害演唱會延期 天王帶愛妻去度假
「最美趙敏」受憂鬱症困擾 晚年猝死家中
肖想婚前與妻子同居 岳母「撂兄弟」談判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