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蛋革命」突顯香港官民矛盾無解

中廣新聞網
「魚蛋革命」突顯香港官民矛盾無解

「魚蛋革命」突顯香港官民矛盾無解.

「魚蛋革命」突顯香港官民矛盾無解

「魚蛋革命」突顯香港官民矛盾無解(葉柏毅報導)


香港旺角砵蘭街,在大年初一晚間到大年初二清晨,發生警民嚴重暴力衝突,一般香港人或是外國媒體,都以「魚蛋革命」描述這次事件,「魚蛋」其實就是魚丸,也是普通香港民眾一般常買的小吃。而為什麼一顆小小的魚丸,竟然會在過年期間,引發如此嚴重的警民衝突呢?

在說明「魚蛋革命」的來龍去脈之前,我們需要先瞭解:魚蛋革命發生的時間,是在大年初一晚間,到大年初二清晨,這是過年期間,只要是過農曆新年的地區,有誰不希望能夠好好休息,避免衝突,以討個吉利?在事事講求好兆頭的香港,應該更是如此,則為什麼會有人在過年期間還要出來擺攤,更有香港人,在過年期間還會與警察衝突的呢?不管如何評價魚蛋革命,這個時間點,不容忽視。

魚蛋革命的導火線,是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在過年時,取締在旺角地區擺攤賣小吃的商販。一些得知攤商被取締的本土派青年,立即出馬聲援小販;由於食環署取締人員勢單力薄,因此轉而向香港警方求援。警方派人來了以後,刺激了聲援攤商的群眾,開始與警方發生推擠衝突。然而,香港警方先是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動用胡椒噴霧與警棍,企圖強力驅散人群,大大激怒了示威者,示威者開始以寶特瓶、紙箱、塑膠桶等隨手可得的街邊垃圾,丟向警方。但沒想到香港警察接下來的行動,竟然是對空鳴槍;兩聲槍響後,讓聲援群眾更加怒不可遏,認為警方等於是向民眾宣戰,因此群眾開始由原本無害的寶特瓶、塑膠垃圾桶等,轉而以磚塊、木板等丟擲警方。令人啞然失笑的是,有民眾拍到,警方後來怒火攻心,竟然也朝群眾丟磚塊,雙方因此演變成一場丟磚大戰。這起騷亂事件,造成警員,記者與示威者在內多人受傷,數十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整起事件一直要到二月九號大年初二上午八點左右才落幕,而梁振英政府之後則將這起事件,定調為「暴亂事件」。

如果是由政府所定調的事件,通常我們都必須要留心審視。以香港這次的「魚蛋革命」來說,為什麼會出現如此嚴重的衝突呢?其內在的真正原因,應該是香港本土民眾長久積壓的不滿,他們無法坐視香港的原有文化風貌,在陸客投資客入侵之下,漸漸流失,而港府還放任這些人為所欲為。首先,香港商家為了迎合陸客喜好,將原有的茶餐廳、小吃攤,幾乎全部變成了銀樓、大藥房。中共以為開放自由行是幫助香港經濟,殊不知是大大改變、甚至影響了香港人的生活。陸客自認到香港大肆採購,是「購物救香港」,但陸客湧入,不但幾乎完全消滅了香港人原本熟悉的生活環境,而且多數陸客嘈雜,沒有公德心,或是財大氣粗的行為,也讓香港民眾極度反感,這就是為什麼近年來,香港人一直反制陸客到香港「購物」。其次,這次的行動,之所以被稱為「魚蛋革命」,正是因為香港的餐廳,過年期間都要休息,香港人出門逛街,有時想吃點東西,這個時候,小吃攤能提供最快服務。在過年,香港多半的小吃攤是買魚丸串的,它在香港就叫做「魚蛋」。然而,在陸客與投資客大量進入香港之後,香港能擺攤的地方,越來越少;而且原本能擺攤的地方,可能是由於新住民或房產投資客有意見的緣故,要求港府逼走這些攤販,讓香港人抱怨「想吃串魚蛋都越來越難」。再者,由此也可看出,香港人也不滿梁振英政府事事仰賴北京,依靠陸客陸資,卻沒有顧及香港利益,但香港的經濟也並沒有因此更好,這終於讓香港人看清,就算是港人治港,但若治理香港的港人,只是北京派來的傀儡,則這種港人治港,與陸人治港何異?最後,有部份人士,特別是港府方面,大力動用輿論,指責涉及這次騷擾的人士是「暴徒」,卻沒有檢討警方是否行為過當,這若不是太蠢,那麼就是有意想把事情越鬧越僵。多數香港民眾,特別是年輕人,自雨傘革命之後,就非常仇視警方,認為警方是「政府打手」,根本不是什麼「人民保母」;至於繼續留在警隊工作的人,在不斷遭唾罵後,也逐漸站在民眾的對立面,不把民眾當成自己要保護的對象,反而認為民眾是自己的敵人,警察怎麼會視民眾為敵人呢?但在目前的香港,就是這樣。也正因此,從雨傘革命後,只要民眾有些什麼風吹草動,香港警察往往加倍奉還。試問:到底是示威民眾手上有致命武器,還是做為國家機器工具的警察,手上有致命武器呢?就算民眾向警方投擲紙箱、塑膠瓶或塑膠桶是不對的好了,警方又怎可在未經警告的情況下,第一時間施放胡椒噴霧呢?更不用說是警察先對空鳴槍,然後再運用御用媒體故意錯接時間說,是民眾先攻擊警察,才讓警察對空鳴槍的,這已經完全扭曲事實了。因此,就算港府希望運用種種力量,將整起事件壓下來,甚至還說查到什麼「民間兵工廠」,但恐怕除了建制派與親北京人士之外,任何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相信的了。

「雨傘革命」可說是香港民眾與公權力徹底決裂的分界點,而「魚蛋革命」則是民怨再爆發的明顯徵兆。還是那句話:有誰會吃飽了撐著,過年不休息,上街跟警方對峙,之後還要被捕的?放著好好的年不過,要與警方抗爭,為的是什麼?從魚蛋革命後,梁振英政府從來沒有認真面對回答這個最重要的問題。如果北京未來還是要執意讓梁振英連任,那只能說習近平當局在香港,只找得到梁振英這種人來撐場面。其實,在香港年輕人眼中,北京與梁振英兩個政權,都沒有統治正當性,而梁振英的任期,還有一年半。北京如果還要,並且還只能讓梁振英續任五年香港特首,則根本可以斷言,香港至少在今後這七年,應該是難有寧日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