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負債人生 道出韓國真實慘況

·3 分鐘 (閱讀時間)

(路透首爾22日電)Netflix韓國影集「魷魚遊戲」席捲全球,也讓許多韓國小型企業家在經濟拮据角色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劇中數百人用命爭取巨額獎金的情節,更道出現代韓國人的債務陷阱悲歌。即將退休的58歲婦人劉熙淑(Yu Hee-sook,音譯)早已還清債務,但因為貸款在她不知情下被證券化並出售給投資者,使她仍會接到債務催收機構來電,威脅要扣押銀行帳戶。劉熙淑因2002年一部失敗的電影而背上債務,耗費13年償還完畢。在此期間,她從事諸如為電影雜誌撰稿等工作。她說:「在韓國,一旦你有了信用不良紀錄,就宛如世界末日。」劉熙淑感覺自己陷入了無情的終身苦難,就像「魷魚遊戲」(Squid Game)中456個生存戰參賽者,她表示:「我想要的只是償債機會,但銀行不讓人賺錢。」若論及韓國,多數外國人可能會想到科技巨擘三星(Samsung)或是偶像天團「防彈少年團」(BTS),但「魷魚遊戲」使個人借貸情形增加、先進國家中最高的自殺率,以及難以掙脫債務束縛等韓國社會慘況,浮出水面。創紀錄的家庭借貸刺激私人投資和住宅成長,但韓國對於債務的無情社會觀感,時常模糊個人和商業貸款間的界限,使小型企業家面臨沈重負擔。路透社報導,韓國法庭文件顯示,去年個人破產案達5萬379件,飆升至5年來最高。韓國信用訊息服務處(Korea Credit Information Services)數據顯示,積欠一種以上個人債務者比例,從2017年48%,穩定攀升至今年6月的55.47%。首爾一名專精於個人破產案的律師說:「如果川普是韓國人,他恐怕無法當上總統,(因為他)曾多次破產。美國的個人與公司債務界線較為明顯。」小型企業家社會安全網不完善,加上缺乏債務更生計畫所帶來的風險,可能會讓部分韓國人感到絕望,而銀行也經常忽視消除無力償債紀錄的5年期限。處理破產案件的法官安秉旭(Ahn Byung-wook,音譯)表示:「由於銀行業的慣例做法,韓國企業家極有可能得背負經營企業的債務。」在韓國,信評不佳或有違約紀錄的商業貸款申請人,需有國營金融機構擔保。安秉旭說:「文化上,失敗的企業家會遭社會汙名化,因此重新開始並不容易,因為人們不信任他們。不光如此,那些申請個人破產的人,在就業上面臨著諸多限制。」韓國自營業者數量居世界前列,占國內就業市場1/4;韓國央行2017年一項研究指出,只有38%這類企業能存活3年。隨經濟前景衰落,韓國房價飆漲之際,好工作僧多粥少,許多人將投機理財視為致富唯一途徑,為了買股票和其他資產,承擔了比以往更多的債務。40歲的企業家柳光韓(Ryu Kwang-han,音譯)2019年對債務更生計畫感到期待,但至今仍難獲貸款。他說:「政府鼓勵新創公司,但他們不關照失敗的企業。如果沒有第二次機會,這跟『魷魚遊戲』有何不同?」中央社(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