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德溫誤殺案3》Netflix 等串流媒體如何危害勞工性命

·5 分鐘 (閱讀時間)

【編按】美國好萊塢男星亞歷.鮑德溫在拍攝新片《Rust》期間,因意外擊發實彈道具槍而誤殺攝影師哈欽斯,引發外界譁然。媒體報導中不乏以「意外」來呈現整起事件,鮑德溫本人稱其為「兆分之一的悲劇」。但當我們進一步探究,卻能注意到整起事故背後反映出,片商為追求利潤、降低製作成本、趕拍攝時效,從而忽視片場安全的結構性問題。

就在哈欽斯身亡的幾天前,好萊塢勞工才剛剛透過罷工與片商集團談出新的協議,但隨著哈欽斯的死亡,更多的基層勞工意識到,工安問題不容妥協、不該討價還價。

【苦勞網特約編輯陳韋綸/綜合編譯】《Rust》這類低成本電影的弊端叢生,相當程度反映了近年在電影與電視產業,包含 Netflix 等串流媒體興起後,勞工所面臨的惡劣勞動條件。

回顧 2000 年初之際,當時這些還被歸類為「新媒體」的串流媒體,由於產業前景充滿不確定性,因此有別於傳統電影與電視製片商,無論在薪資給付或工時上限的管制都較為寬鬆。然而時至今日,無論是產品數量或是收益,這些串流媒體早已超越傳統製片商,卻仍能支付勞工較低廉的薪資。

「你為串流媒體製作一季節目,製作公司支付的退休金會比傳統製片商更低,而且原本在工作日之間需要給勞工十小時的休息時間,串流媒體可以只給你八小時。」一名特效師向美國勞工運動媒體《Labor Note》如此表示

「今日娛樂產業勞工與上一代做著相同的工作,薪水卻更少,同時企業利潤創新高。以前你為《六人行》(Friends)工作,可以買下一棟房子。現在你為《汪達幻視》(Wandavision,迪士尼串流平台「Disney+」的劇集)工作,你可能還在租屋。」一名美國西部編劇工會(WGAW)成員如此表示。

為了爭取合理工時、公平工資,以及充足的休息時間, 代表電影與電視產業工人的「國際戲劇舞台工人聯盟」(IATSE)正與好萊塢製片商們進行談判。就在 10 月 1 日,六萬名 IATSE 會員,以九成投票率、99% 贊成的比例,授權工會宣佈罷工的權利,與其他產業工人一同加入美國「10 月罷工潮」(#striketober)的行列。

在美國影視產業中,IATSE 代表了導演、作家、演員以外的劇組人員,包括攝影師、機械組、造型師、佈景組、場記等等。這一大批人總是接在導演與演員之後,出現在電影片尾名單的末端,但是如果沒有這群工人,觀眾欣賞的電影與電視節目也不可能被製作完成。

IATSE 的談判對象,是代表 350 多間電影與電視製作公司的「電影與電視製片商聯盟」(AMPTP),成員包括老牌製片廠華納兄弟、迪士尼,以及亞馬遜 Prime 影音、Netflix 等串流媒體。

充足的休息時間是 IATSE 抗爭的主訴求之一。在美國,電視與電影業勞工的實際平均工時是 12 至 14 小時,有時甚至長達 20 小時,這意味著勞工擁有的「週轉時間」(turnaround times,兩個工作日之間的休息時間),很可能不足 10 小時。儘管 10 小時是目前大部分 IATSE 會員工作合約內規範的最低週轉時間,事實卻是許多工人經常連續工作 12 小時,期間沒有午休與用餐時間,一天結束後,扣除 2 小時的通勤時間,剩餘的睡眠時間可能不到 7 小時。

一名特效師向《Labor Notes》描述「每天工作 20 小時,每週工作 100 小時,沒有午休時間」的勞動條件是何等惡劣:

「我曾經為 Netflix 的某部作品工作,當時我每週工作 7 天,每週工時高達 106 小時。雖然違反週轉時間的規定將被工會罰款,但是製片商賺了那麼多錢,根本不在乎罰款。」

IATSE 在社群媒體上發佈了一張圖片,畫有佈滿血絲的眼睛,上頭寫著「讓我們在晚上與週末休息」這樣卑微的訴求。在工會經營的社群媒體帳號中,劇組工作人員分享各種因工時過長與休息時間不足導致的事故,例如在工作 15 小時之後,從偏遠片場開車回家途中因精神不佳導致車禍,有幸逃過一劫的勞工,隔天卻還得再度經歷漫長的工時,日復一日導致精神崩潰。

10 月 17 日,是工會表定的罷工發起日,一旦成功,這將是好萊塢自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罷工行動。就在期限前一日(10/16),IATSE 宣佈與 AMPTP 達成協議,包括:

每年調薪 3% 馬丁路德紀念日(1 月第 3 個禮拜一)為有薪假 提高未讓勞工用餐的罰款 週轉時間最低 10 小時 週末休息時間 54 小時(週休二日制)或32小時(週休一日制)

儘管 IATSE 的領導階層認為這份協議已滿足了會員的需求,但在哈欽斯遭槍殺後,基層會員更加意識到,片場的勞動條件與工作環境安全不容妥協。不少基層會員受訪時對工會帶回的協議表達疑慮,例如 3% 的調薪幅度根本追不上美國國內 5% 的通貨膨脹率。此外,會員也質疑提高罰款能否有效避免製片商不讓勞工用餐。在週轉時間方面,部分基層會員堅持至少應有 12 小時,認為工會領導階層與製片商的談判已淪為「愚蠢的討價還價」,對工安問題根本不應妥協。

IATSE 與 AMPTP 的協議,最終仍須經過各分會批准才算拍板定案。基層會員是否會投票支持目前仍在未定之天。但可以確定的是,最後一刻的協議暫緩了原本的罷工行動。然而,哈欽斯遭槍殺,已喚醒許多好萊塢勞工的勞動意識,並且願意為此戰鬥。正如一名身為 IATSE 會員的髮型師所言

「如果我們堅持罷工,哈欽斯仍會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