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與FII都讓股民大失所望

新新聞周刊

文/黃琴雅

八月十三日,鴻海公布第二季財報,季營收一.○七兆元創下歷年來同期新高,在此挹注下,上半年合併營收高達二.一一兆元,年成長一一.一%,然而獲利卻沒跟上營收,還創下五年來新低,讓市場大為震驚。

原本對FII掛牌與鴻海股價信心滿滿的郭台銘,應該頗為苦惱。攝影/郭晉瑋
原本對FII掛牌與鴻海股價信心滿滿的郭台銘,應該頗為苦惱。攝影/郭晉瑋

代工本業成長動能不足

反觀鴻海的主要代工客戶蘋果(Apple),在美股的股價不斷創新高,繼八月二日股價來到二○七美元,市值突破一兆美元後,股價還是看回不回,十七日已來到二一七美元。這使得市場紛紛在問︰鴻海怎麼了?

根據鴻海公布的季報顯示,第二季歸屬母公司的淨利為一七八.八億元,單季每股稅後盈餘(EPS)約為一.○一元,比上一季少二七.四%,年減二.二%,還出現「三率三降」。

所謂「三率三降」,也就是毛利率降至五.六%,為十年來新低;營業利益率降至一.八%,淨利率降至一.六%,紛紛都創下歷年新低,顯示鴻海代工本業成長動能不足,導致近期股價差點跌破八十元,目前處在八十元保衛戰,這可讓八十萬多名的鴻海股東擔心了。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鴻海集團於兩岸三地掛牌的子公司中,其中,最慘的要屬在香港掛牌、專攻手機垂直整合製造的富智康(FIH),富智康於八月十一日在港交所公布上半年財報,營收年增五○%,為六十五.六三億美元(約新台幣一九六九億元),卻虧損達三.四八億美元(約新台幣一○三.五億元),較去年同期擴大七七.六%,毛利率為負○.五三%。

鴻海集團中較賺錢的,就是今年六月在中國上海A股掛牌的富士康工業互聯網(FII),FII跟母公司鴻海同一天公布半年報,上半年營收達一五八九.九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七一二二.七五億元),年增一六.三%,稅後淨利為人民幣五十四.四四億元(新台幣為二四三.九億元),僅年增二.二四%,跌破世人眼鏡。

肥肉都給了FII卻頻頻破底

也不過是在今年六月八日,FII在上海A股風光上市,中國組「國家隊」投資力挺,包括上海國投協力發展股權基金、中央匯金、中國鐵路投資、中國人壽、中車資本等國資與國企機構,還有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三大中國網路巨頭等,都爭搶要成為FII的戰略性投資夥伴。

連台灣鴻海股東也都擠破頭要認FII股票,搞到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親自要承銷商想辦法讓台灣股東能夠參與上海A股的新股上市(IPO)抽籤。也因為兩岸三地投資人及外資熱情追捧,以承銷價十三.七七元人民幣掛A股的FII,一上市就直衝二十六元人民幣。但好景不常,近期頻頻破底,股價來到八月十七日的低點十四.六三元人民幣,從高點至今,市值已蒸發上兆元新台幣,外資套牢,投資人更深怕跌破發行價。

原本對FII掛牌與鴻海股價信心滿滿的郭台銘,應該頗為苦惱。兩年前的鴻海股東會,郭董對股東承諾,要讓鴻海股價回升至兩百元。然而,過了兩年,今年初,郭董把鴻海的網通設備、人工智慧(AI)等有成長性且賺錢的機構,切出成立FII,並到中國掛牌,鴻海變成控股公司,因而稀釋了鴻海本身的獲利。

今年六月股東會,郭董還是再次強調他五年內不會退休,會讓鴻海股價回到兩百元。他在股東會上頻頻致歉,也解釋FII是工業互聯網的試驗點,未來若成功,會回到鴻海母體,且轉型期要三年,請股東多點耐心,但還是止不住鴻海股價頻頻破底。

智慧型手機成長停滯,代工為主的鴻海受害最深,加上中美貿易大戰打得如火如荼,美國不斷提高對中國的貿易關稅,精明如郭台銘,主要代工廠房都在中國,前幾年順應川普(Donald Trump)政策,大舉投資美國,但威斯康辛州的廠也才剛開始動工,組裝成品還是必須從中國出貨,關稅加高難免。

股價想回兩百元,只有減資一途

短期內,鴻海股價想要回到兩百元,只有減資一途,因此,郭董在今年決定減資兩成,預計在十月底減資完成,也許屆時鴻海股價就會到一百元以上。只是以鴻海如此龐大的代工帝國,想要確實轉型成功,步履已有些蹣跚。

 

更多新新聞報導
減資是郭台銘退休前給投資人的大禮
鴻海子公司當樣板 光速掛牌吸引台企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