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瘋/小戴要位又要房 後勤支援或特權

·3 分鐘 (閱讀時間)

延了一年的東京奧運,中華隊昨天(19日)啟程前往東京,行政院長蘇貞昌還親自前往機場送機,展現政府對選手的照顧跟重視。但奪金大熱門戴資穎被安排到經濟艙後的一則網路貼文,引起鄉民群起而攻,半天內從體育署、教育部、行政院長、副總統乃至總統都公開道歉,影響所及,戴資穎離開選手村營外住宿,也被鄉民認為委屈了球后。(陳楷報導)

東京奧運為了防疫,體育署特別開專案請華航派一架330人座位的A330-300客機,在開幕典禮前四天飛往東京,不過球后戴資穎在起飛手機關機前最後一條限時動態,卻在飛機還沒落地前就激起廣大波瀾,民意代表指責官員坐商務艙卻讓選手坐經濟艙的安排。還挖出了坐商務艙的官員名單。

有酒食先生饌,尊師重道是華人傳統,講究輩份的體育界尤其如此,直到近年才建立選手才是比賽主體的觀念,搭飛機的座位就變成問題。一般民航機的艙等安排,商務艙數量通常只有經濟艙的五分之一甚至六分之一,雖然這次跟華航租廣體客機,還是只有經濟艙有空間能按照防疫觀念坐梅花座,也讓選手如果不幸染疫,不會波及身邊同班機其他乘客一起隔離,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不過上到總統下到教育部長,四年來也不只說過一次要讓所有出國大賽選手搭商務艙,實務上卻不可行,因為代表團人數一屆比一屆多,而一架飛機就是沒有那麼多商務艙座位,除非租兩架以上分攤,但這樣又會造成支援團隊的調度困難,更悖離了原本的防疫需求。

戴資穎一句「懷念長榮的商務艙」,不僅幫贊助商打免費廣告,也讓人聯想奧運專機案如果由長榮得標,是否就能保證個人專屬商務艙,或者就算被安排到經濟艙也輕輕放下。其實商務艙雖然較為寬敞,但臺北飛東京航程不到三小時,一般民眾可能還想買更便宜的廉航機票不用吃不用睡,反正忍一下就到了。不過因為中華隊放棄棒球,今年奧運在國內外疫情下社會大眾反應相對冷淡,然而戴資穎就像五年前的謝淑薇或者11年前的楊淑君一樣,瞬間引爆了外界的網路聲量,把火燒向政府。

其實因為疫情,東京奧運籌委會已經大幅縮減隨行官員人數,這次兩位前任及現任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跟蔡辰威不但分別是團長跟領隊,過去也一直拿出資源彌補政府的不足;奧會秘書長李玉芳跟國訓中心主任李文彬,則是國家奧會跟國訓中心代表,體育署副署長洪志昌跟競技組長藍坤田也都是直屬業務的決策官員,再加七位贊助醫療團隊以及23位教練,分配原則還算合理。

戴資穎繼商務艙之後,還要求離開選手村單獨住宿,雖然的確是為了備戰考量,但相對還是製造階級矛盾跟分裂,讓其他還沒站上頂尖位置的選手心理不平衡,變成主管單位的兩難。是否影響開賽前團隊的備戰士氣,三天後開幕就知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