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瘋/從宗毓華跌落主播台 看「失言」的嚴重性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許多場合,「失言」常被視為一件很嚴重的事,因為「失言」不但會被認為對事件的本質認識不清,也代表發言者完全不瞭解在什麼場合該說什麼話,也就是判斷出了問題。尤其在政治場上,「失言」經常會被放大檢視,就是這個原因。(葉柏毅報導)

1995年,那個時候的美國府會狀況跟現在差不多,只是朝野倒過來,執政的是民主黨籍總統柯林頓,第三號人物聯邦眾議院議長,則是柯林頓知名的死對頭,共和黨的金瑞契。那個時候,不只美國人,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金瑞契非常討厭柯林頓夫婦,但是討厭到什麼程度呢?當時以採訪辛辣著稱的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女主播宗毓華,獨家訪問到了金瑞契的媽媽「凱瑟琳.金瑞契」。

宗毓華問凱瑟琳.金瑞契,她兒子金瑞契到底是怎麼評價第一夫人,也就是希拉蕊.柯林頓的。凱瑟琳說,她不能講,至少在電視上不行。宗毓華於是向凱瑟琳提議:「那妳就悄悄告訴我,這件事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just whisper it to me, just between you and me.")凱瑟琳竟然真的相信了宗毓華,於是她就說出了那句驚天名言:"She is a bi***."

這起事件重創了宗毓華形象,也導致她後來被撤離CBS晚間新聞主播台。跟丹拉瑟平起平坐,是宗毓華新聞生涯的最高峰,但從這起事件以後,宗毓華就流浪各台,再也起不來了。

這起事件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單純的老太太和一個失格的記者。之所以說凱瑟琳單純,是因為她知道她在接受電視訪問,她知道在大庭廣眾下,什麼可以說,什麼不能說。而宗毓華的失格,不僅在於她欺騙了老太太,而且還把不應該播出的內容播出了。宗毓華甚至還說CBS把她撤離晚間新聞主播台,是性別歧視。但如果她自己沒有在專業領域出了這麼大的錯,她的辯詞或許可以成立;不過她自己犯錯在先,又不承認自己的錯誤於後,那麼外人看輕的是你的人格,而不是你的性別。

這是1995年的事了,但是在25年之後,我們發現,類似的情況,就是所謂的「素養」,在台灣仍然相當欠缺。不少台灣人,不但不會看場合穿衣服,而且還不會看場合說話。在許多台灣人心中,「場合」始終不在腦子考慮範圍當中。不但許多台灣人不看場合,還會覺得顧慮場合的人「很假仙」,或是「很不接地氣」,但那已經不是接不接地氣的問題了,接地氣跟粗俗是兩回事,它們到底是什麼時候被混為一談的?

不看場合,不會讀空氣,彷彿是台灣普遍的毛病。這種情況,往好的層面說叫不拘小節,講實在話就叫做白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