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瘋/戰機失事頻傳 凸顯的又豈止飛安問題

·3 分鐘 (閱讀時間)

總統蔡英文17號上午才前往台東出席F-5E飛官朱冠甍的告別式,傍晚就傳來花蓮F-16戰機落海失聯不幸消息,連串飛安事故讓國人關切軍方在兩岸對峙升高下承受的備戰壓力,也凸顯軍方在訊息公布、掌握輿情上還得加把勁。(張柏仲分析報導)

接連發生重大飛安意外,最難堪的莫過於空軍司令熊厚基。才剛為完成天安特檢的F-5復飛同乘,當天上午還在台東主持殉職飛官朱冠甍的追晉儀式,傍晚就得面對F-16失聯的再次重創。

面對共機擾台幾乎成為常態,對於國軍、特別是擔負空防重責的空軍官兵承受的壓力,大多數國人都心存感佩。不過自古有言「兵凶戰危」,即便練兵備戰都充滿各類不確定性風險。對於選擇翱翔天際作為一生志業的飛官來說,每個人對於始終存在的折翼風險都心知肚明,特別是他們有別於民航機師追求穩定安全的飛行,必須時時挑戰許多高難度的戰術戰鬥課目,說得極端一點,死神經常如影隨形。偏偏這些鍛鍊在實戰過程中反倒是絕處逢生、克敵制勝的必要本領。

但每個重大事故之所以發生,背後總會隱藏一連串的疏漏或巧合。這次墜海的F-16是由資深的上校飛官蔣正志駕駛,身為26作戰隊隊長,去年十月還在「天龍操演」中代表第五聯隊摘下全空軍綜合戰技第一名殊榮。這樣一位經驗豐富的飛行員,如果出事原因真如同軍方初步研判屬於「空間迷向」,那背後蘊含的各種可能性,需要更深入的探究和分析。

不管對事故原因的探討或軍心士氣的重振,社會各界都應該給軍方多一點時間來處理和面對,不過在事發後,還是有一些讓外界頗感不解的觀察點。例如軍方對於事件的掌握和處置可說明快,不過在傳達相關訊息方面,又讓人覺得面對部分敏感議題似乎多所顧忌:一方面或許擔心牽扯到台美軍售,第一時間就極力撇清機件故障可能性,又全力否認和共機侵擾有關,令人懷疑是否承受某些來自政治高層的壓力?

此外空軍處理訊息發佈的步調稍嫌錯亂,以18號說明搜救進度的記者會為例,下午四點先宣布在花蓮基地召開;半小時後改口轉到台北由空軍司令親自主持,但記者會的時間卻一延再延,平白讓準備直播的電視台網路畫面,塞滿明顯來自對岸「網軍」奚落我國軍的酸言酸語和散布飛官投共等假訊息。軍方曾要求媒體不要隨便臆測戰機失聯的原因,否則會嚴重影響軍心士氣;但這樣的結果不更加「打擊軍心士氣」?也期待相關單位能一併檢討改進。(圖:失聯F-16戰機6672/MR. Chen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