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瘋/網路獵巫祭品 張少熙背鍋扛責

·3 分鐘 (閱讀時間)

延期一年的2020東京奧運會是中華隊從1932年以來,成績最優異的一屆奧運會,疫情期間從政府到民間的關心跟支持,也可以說是最受矚目的一屆奧運會。但主管體育事務的政府單位,被各界點名批評不夠照顧選手的聲浪,同樣也是歷年之最。如今全體代表隊圓滿完成任務返國,但出發前就已經請辭的署長張少熙,仍然必須下台,負責其實不是他開的支票。(奧運特派記者陳楷報導)

即使棒球放棄主辦資格賽跟派隊爭取門票,少了24位球員,但本屆東京中華隊仍有68位選手取得參賽資格,寫下沒有團隊項目加持下的新高紀錄。但因為棒球隊沒去,也有原本申請到奧運採訪證件的媒體跟著放棄不去,認為東京疫情危險加上各種採訪限制,沒有派人的必要。

雖然東京奧運確實限制重重,但有沒有必要,還是去了才會知道。中華隊包機才剛起飛,就因為戴資穎沒有坐到商務艙發了IG動態,下飛機後迅速演變成政治風暴。因為總統蔡英文的承諾跳票,行政院決定迅速止血,授意人還沒出發的體育署長張少熙請辭待命以平眾怒。但還是要張少熙改經濟艙飛往東京督軍,因為所有張少熙層級以上的政府官員,都沒有獲得東京籌委會的入境許可。

在前方的副署長洪志昌,每天開視訊記者會,回答臺灣媒體有關代表隊的後勤補給問題。其實疫情爆發確實打亂了體育署的全盤規劃,支援人數減少、營外住宿地點也被東京籌委會打回票被迫取消。沒想到第一個爆點卻是原本認為是更方便團隊行動的包機,體育署黃金計畫兩年來讓頂尖選手都坐商務艙的努力被一筆勾銷。之後媒體幾乎一天一爆,體操隊被接駁車放鳥、莊智淵教練席沒有教練,漏報出賽賽程都被指為是忽視老將。

其實奧運的大會接駁車脫班改時間是家常便飯,體育署事先額外付費跟大會租小客車,連因為路程遙遠而不住在選手村的羽球、射擊跟高爾夫隊都各自配車方便自由行動,但是到了現場卻發現持有大會證件的司機不足,變成有車沒人開,讓團本部傷透腦筋,後悔沒有出發前在台灣換好國際駕照,不必求人開車接送選手。

從上屆里約奧運開始,籌委會為了降低選手村的硬體建設開支,就允許各國代表團的選手跟教練,可以根據各項運動出賽時間的前後差異更換一次證件名額,讓一張床可以睡兩個人。本屆東京中華隊18種項目獲得31張教練證,但在洪志昌的多方協調下,柔道隊換羽球隊、自由車換拳擊隊、前後一共讓50位教練住進選手村照顧68位選手,目的就是雖然證件有限,但至少每位選手上場時,背後都有自己最信任的教練貼身指導。除了網球謝淑薇幫遞補進奧運的妹妹謝語倢爭取原本就不存在的教練證以外,本屆幾乎沒有證件爭議,按照現行選拔辦法配不到教練的莊智淵也沒有刻意引戰,卻是鄉民替他出頭砲轟體育署。

後勤支援永遠沒有完美的時候,但代表團累積每屆奧運的參賽經驗也逐步改進,本屆到幾乎沒有時差、飲食也好調整的日本,準備也更為充分,但反而遭受最多的指責。執政黨為了避免波及領導階層,要上任不到一年的張少熙扛責,最後他帶領的中華隊打出了史上最佳戰績,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成了網路獵巫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