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瘋/諾富特管理釀破口 官僚心態防不了病毒

·2 分鐘 (閱讀時間)

華航與旗下的諾富特飯店發生新冠肺炎群聚感染,儘管交通部觀光局、民航局和桃園市政府對華航與諾富特開罰,但今年二月就有民眾向中央檢舉諾富特有機組員與一般旅客混住同一層樓的情況,直到四月疫情爆發才被開罰,中間拖了兩個多月,該檢討的絕對不只華航與諾富特。(戎華儀報導)

諾富特飯店有一館和二館兩棟樓,飯店向桃園市衛生局申請當「防疫旅館」的只有二館;一館的7樓和8樓則是專供華航機組員入住的「防疫宿舍」,還有部分樓層整修中,另有部分樓層照常招待一般國內旅客。出問題的正是被民眾投訴的一館8樓,同時有華航機組員、外國航空公司機組員與一般旅客入住。

今年2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接到民眾檢舉後,把檢舉案轉交桃園市衛生局調查,民航局今年3月要求飯店將一館也改為防疫旅館,但飯店卻堅持7、8樓要當防疫宿舍,其餘空間開放一般旅客使用,結果尚未獲准就爆發疫情。

儘管諾富特飯店同時也被交通部民航局指定為提供外國航空機組員過境不入境的住宿地點,但是依照交通部民航局今年元月中旬修訂的「外籍航空器機組員暨航班遇特殊情況人員過境入住防疫旅宿計畫」,外國航空機組員能入住的是中央指定的防疫旅館,到諾富特應該住在二館,而不是一館8樓的華航「防疫宿舍」。

到底是誰決定外國航空機組員入住諾富特一館?如果是飯店自行決定的,民航局就有督導不周的責任。民航局因民眾檢舉才輾轉得知,光是這段過程飯店與衛生局、民航局公文往返就花了2個多月,可見處理的態度消極,存有僥倖心理,似乎沒有警覺到疫情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圖:資料照片,戎華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