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哲線民風暴5】證實被約談但沒印象簽領據 黃偉哲:說線民比較沉重

·3 分鐘 (閱讀時間)
黃偉哲接受本刊採訪證實曾被葉虹靈約談,至於是否簽下被認為是線民費的領據,他稱「沒印象有簽過」。
黃偉哲接受本刊採訪證實曾被葉虹靈約談,至於是否簽下被認為是線民費的領據,他稱「沒印象有簽過」。

對於大學時期遭教官盯上,要他提供社團動態一事,台南市長黃偉哲接受本刊採訪表示,他不否認教官有找過他,「教官來找我,我不會拒絕,但我沒有同意要當線民,至於教官找過我之後,怎麼去描述或如何向上呈報,這部分我無從得知,也不敢去過問,若干年後要說我是怎樣怎樣,坦白講,我真的是沒有辦法認同」。

曾提供什麼資訊給教官?黃說,「我不知道聊天中間有聊到什麼東西,他回去把聊天的資料怎樣去呈現,我真的不知道。」他當時才大一、大二,也不知道這些內容怎會變成情治機關的資料。

黃偉哲並證實,去年曾與葉虹靈在促轉會辦公室見面,「沒記錯的話,大約20多分鐘」;當時葉拿出一疊資料問「這是不是你?這是不是你提供的資料?」因檔案明確寫著他的身分證字號與出生年月日,他向葉承認,「這當然是我」。

是否簽收領據?黃偉哲回憶,領據的確是葉從同一個袋子拿出來的,但「我說『我沒有印象』去簽這個東西,況且上面的名字也不是我的名字」。

野百合世代是黃偉哲(左2)的從政標籤,他曾以老學長之姿出席太陽花運動的相關記者會。(翻攝黃偉哲臉書)
野百合世代是黃偉哲(左2)的從政標籤,他曾以老學長之姿出席太陽花運動的相關記者會。(翻攝黃偉哲臉書)

 

他表示,社團資訊很多是公開的,他們都掌握得到,教官當時會問:「你們社團例如大新社或代聯會有哪些人?」他都說不知道,因他非核心要角,也不是檯面上人物,但社團的人都認識是真的,這他不能否認,若與教官接觸就被認為是線民,「對我來講,這是比較沉重了!」

黃偉哲強調,當時即便解嚴,國民黨組織還是很多,校內有系黨部、院黨部,還有全校性菁英社團、黨社,要說國民黨沒校園控制那是假的,促轉會公布的名單(指「校園安定系統之佈建運用情形」)有幾千個,裡面包括老師、訓導長、醫師,都是望重一方的人,這些人還會去領線民費?「誠實地說,那個名單是可以被質疑的,但畢竟是被公布出來的,所以我都尊重。」

至於是否曾被情治單位列為監控對象?黃則說他不知道,也沒看過相關檔案。他說,民進黨前主席江鵬堅也被懷疑是調查局臥底,但至今被追究的都是這些人,而去指使他們、下命令的人,「最後按按鈕的那個人,都沒有被追究!」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黃偉哲線民風暴】大一遭吸收後拒合作反被監控 黃偉哲捲入線民風暴
【黃偉哲線民風暴1】促轉會約談對話曝光 她搬出一疊牛皮紙袋成關鍵
【黃偉哲線民風暴2】領「誤餐費」拿同學當人頭 野百合戰友靠一線索認出他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