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書曾當政治線民 施正鋒:出面交代原委 社會應該會接受

·3 分鐘 (閱讀時間)

民進黨籍立委黃國書坦承大學時代曾被迫協助情治單位政治偵搜,並宣布退出民進黨且不再尋求連任。獨派大老施正鋒今天認為,若非劊子手,只要任何人選擇出面交代原委,社會應該會接受洗心革面的企盼,否則,一輩子的良心不安不說,不知道何時會淪為二度的幫兇。「希望有更多的黃國書出面」。

現任東華大學教授的施正鋒指出,民進黨籍立委黃國書進入被所屬新潮流派系除名,他在臉書承認,在戒嚴時代因為被情治人員盯上找去約談,對方威脅對自己、及來往的學生不利,無奈同意幫忙偵搜,也就是當線民。

他引述黃國書的說法,當時只是希望大家平安,然而從政後致力推動本土力是文化重建,算是對過去犯錯的內心救贖;他對於當事人表達愧歉,宣布退出民進黨、及黨團運作,不再連任,並將投身文化公益社會服務。施正鋒表示,消息傳來,民進黨的支持者相當震驚,這也是轉型正義的重大發展。

施正鋒表示,所謂的線民就是我們所謂的抓耙仔,通常是指打小報告、或通風報信的人。我們從小唸書,多少有人喜歡跟老師講同學的不是,而先生也很少會義正辭嚴斥責學生不要當報馬仔。

他說,出了社會,管區除了會針對列管份子固定登門進行戶口檢查,也會看對象吸收下線;要是見到家貧而有小孩出國唸書,也會好心徵詢是否願意說服寫報告。在公家機關上班,過去有人二的機制,大家都知道不要招惹到這些人,否則紀錄一輩子跟著走、永遠翻不了身。

他說,即使在海外,這些單位也有要佈建,免得留學生被老共反正。在戒嚴的末期,黨外人士挑戰威權統治,國民黨政府更是要透過線民掌握情資。吸收線民慣用的手法是威脅利誘,對象是家貧而又力爭上游者。

施正鋒表示,一般而言,除了情治單位人員親自出馬打入要偵防的團體,最簡單的方式是尋覓潛在的對象拉出,可以論件計酬、也可以按月津貼,表現好的話可以進一步深化彼此的關係,包括培養念研究所、或是出國留學,拿到學位順理成章安排到大學誤人子弟、就地幫忙看管偏激頑劣的學生。如果想要從政,當然也不是問題,反正是自己人,有把柄在手上,只能進、不能出,必要之際可以曉以大義。

他以東歐國家為例,在共黨垮台後著手轉型正義,主要針對政治人物、軍公教、司法人員、及媒體文化工作者,既不想選擇失憶、也不是要進行報復,而是擔心民主化剛起步、舉步維艱,這些潛伏份子是否會伺機扯後腿。

他說,事實上,情治單位眼見共黨政權不保,鼓勵線民積極參與反政府,日後不乏位居要津;最要命的是,莫斯科擁有所有秘密檔案的備份,在重要關頭就可以操控這些政要。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積極從事「洗滌」(lustration),是擔心把柄落在外人手上。

施正鋒指出,在白色恐怖時代,線民因為覬覦家產、女色而搆陷者時有所聞,連海外留學生也有因為爭風吃醋而把對方寫上一筆「親匪」的紀錄。最扭曲的是,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說過,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有線民出身者,聽來毛骨悚然。

他認為,任何事情都有時代背景,我們不是受害者,無法代為原諒。然而,若非劊子手,只要任何人選擇出面交代原委,社會應該會接受洗心革面的企盼,否則,一輩子的良心不安不說,不知道何時會淪為二度的幫兇。希望有更多的黃國書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