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士修/福島核災九周年 反核團體繼續吸荷包

愛傳媒
黃士修/福島核災九周年 反核團體繼續吸荷包
黃士修/福島核災九周年 反核團體繼續吸荷包

    3月12日,真正的「福島核災」九周年紀念日。(是的,過去你聽到「311福島核災」都是錯的,3月11日是東日本大震災。)

 

關於核電廠安全

    談到台灣能源與環境的風險,台灣是個多颱風與多地震的區域,反核團體宣稱,核電廠附近有斷層,北海岸和龜山島有海底岩漿庫,會威脅核電廠安全。

    如果你住在北海岸,應該要先擔心海底火山爆發,你家被夷為平地,還是核電廠被摧毀呢?

    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日本經歷過福島核災,還有兩次原子彈轟炸。日本九州有四座陸上活火山,最近一次噴發的時間,雲仙岳在1996年、阿蘇山在2016年、櫻島在2017年、霧島山在2018年。

    然而,有那麼多陸上活火山的日本九州,是最先重啟核電廠的地區。從來沒有發生過核災的台灣,卻有許多反核人士在散布,核電廠是會毀滅世界的芒果乾。

 

關於蘭嶼核廢料

    蔡英文總統在選舉過程中,迅速撥給蘭嶼25.5億元的補償金,但蘭嶼核廢為何無法遷出?這是一場北風與太陽的悲劇。

    反核團體越是煽動輻射恐懼,你害怕輻射,他也害怕輻射。但殘酷的現實是,漢人數量遠遠多於原住民族,所以政客永遠不敢把核廢料遷回本島。蔡英文總統這25.5億元,根本是陷達悟族人於不義。

    如果我們能化解越多人對輻射的恐懼,知道核廢料對環境的傷害,遠小於化石燃料,甚至是大規模開發破壞生態的再生能源,蘭嶼的核廢料才有放回核電廠的可能。

    即使是無害的廢棄物,蘭嶼這塊土地的主人也有絕對的權利要求拿走,這是我們漢人虧欠原住民族的責任。

 

關於電價成本結構

    四月的電價凍漲,下半年我們要迎接到頂的漲幅,但到頂漲幅只有3%,實際虧損更大,政治買票全民負擔。

    與油價公式不同,從電價公式上路以來,幾乎沒有一次按照公式調漲,政府透過電價審議委員會介入的痕跡太過明顯,屢屢為了政治目的干預市場,將帶來惡劣結果。經濟部一向話術強調「售價」不會調漲,因為售價被政府控制住了。但是台電的「成本」持續堆高,只看財務炸彈傳到誰手上會爆炸。

    當今聖上洪福齊天,國際燃料價格走跌,目前看起來壓力暫時不會爆發。但為了實現非核家園,持續增加的天然氣占比,其安全存量不只帶來脆弱主權的國安隱憂,也意味我國燃料成本極易受到市場波動震盪。

    電業法第88條規定的電價穩定基金,原意是平穩電價波動衝擊,實際上已變成政治買票的小金庫,而且已經告罄,接下來全民要面對的是被掏空的台電。

    政府配合特定利益團體,一方面放消息告訴民眾,再生能源技術進步成本降低,一方面又簽下20年躉購合約,台電收購再生能源的價格不會降低,確保廠商透過高額補貼獲利,最終仍然要由全民電費分擔。

    2018年核二廠重啟,成為近兩年的夏季供電無虞的關鍵,2019年核二廠甚至達成發電史上第三高。但未來核二廠與核三廠陸續除役,價格低廉發電穩定的缺口,由昂貴的化石燃料補齊,對發電成本結構又是一波重整。

 

關於台電破產關鍵

    台電最大的財務危機在核四廠。蔡英文政府執政以來,雖然多次公開強調核四廠不可能重啟,卻不敢認列資產減損。2017年,原訂三年的核四廠封存計畫到期,時代力量立委要求全數刪除,竟然是反核基本教義派的民進黨立委陳曼麗出面摸頭,保住核四廠封存預算。

    因為若不維持核四廠封存,台電立刻會面臨廢廠的三千億元虧損導致破產,對民進黨來說將是「動搖國本」的統治危機。

    所以在會計師簽核的財務報告上,官方都堅持「政府尚未明確指示」所以繼續封存,核四廠也繼續繼續帳列資產。

    然而,核四廠在2014年曾展延建廠執照,即將在2020年底到期。當年申請展延,是跟封存計畫併案審查,今年會如何處理?將是值得關注的政治問題。

    若無法順利展延,建廠執照到期被廢止,官方就不能再用「維持封存故帳列資產」自欺欺人,台電則會立刻面臨破產危機,也可能剝奪全國人民在2021年進行核四公投的民主權利。

 

關於台灣人的民主

    面對這個與政客和財團緊密勾結,龐大的反核利益產業鏈,我們仍然致力於科普傳播工作,爭取所有人選擇的自由──無論你是支持或反對核能,你都應該自己決定未來。也請各位定期或不定期小額捐款,支持小蝦米對抗大鯨魚。

 

 

作者為以核養綠公投發起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