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捷番外篇】覺青從政 逐漸理解政治就在生活之中

曾芷筠
·4 分鐘 (閱讀時間)
高雄市議員黃捷在短短二年內經歷參政、爆紅、被罷免,投票將在2月6日進行。
高雄市議員黃捷在短短二年內經歷參政、爆紅、被罷免,投票將在2月6日進行。

黃捷原本是連臉書都不太用的人,她說不懂展演自己和經營形象。選舉時,她沒錢做民調,連票在哪裡都不知道,只好一區區硬著頭皮去拜票,眷村等老舊社區也照去。六都議員選舉是複數選區制,她在民調中穩居第六、第七名的位置,黃捷說:「有點像好學生應戰,背講稿很青澀,開記者會也很生硬,我有努力跟上,也算是蠻適應。」

議會同事、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林于凱說:「我覺得她真的心腸蠻軟,有一次我們一起開性別霸凌的記者會,一個老師講學生輕生的故事,那場黃捷在現場哭到不行,老師一面講他一面哭。」開記者會的民意代表哭到說不出話,也是奇觀了。

另一次,是她淚灑議長許崑源的告別式。當時時代力量在高雄市議會只有2席,無法組成黨團,林于凱解釋當時的小黨處境:「沒有黨團,不會受邀參加會議,例如什麼時候開程序委員會、黨團協商,但許崑源對時力蠻友善的,都會找我們去開會。我們也沒有黨團質詢時間,他會給我們10分鐘。我跟黃捷對許崑源都是蠻尊重,所以黃捷參加許崑源的喪禮,應該是發自內心覺得議長對她不錯,但外界給她很多有色眼鏡檢視。」

黃捷到很後來才理解,有些好朋友私下開開玩笑的話,在外面是不能公開說的。她說:「現場對我充滿仇恨的情緒,講得好像人是我殺的一樣。」這句話也招致大量批評。有局長罵她口紅塗太紅,還說作為長輩,念她幾句也不為過。黃捷說:「我是他的監督者,局長和議員的關係不應該是這樣。」

她的外表讓人對她的印象是漂漂亮亮的女生,但她說覺得自己非常普通,不覺得自己特別優秀。「我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東西,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平凡人,我的普通在於我願意努力,中規中矩把事情做好。我在議會很認真,每次開會沒幾個人到,一般審預算出席率很低,有些議員覺得跑選民服務比審預算重要,我是坐在那邊的。我也沒有想要展現什麼,只是想要展現努力成果,殊不知不想被看見的事情一直被放大。」

認真努力,那最驕傲的成績是什麼?「我常會說這條人行道是我爭取來的,很多地方本來沒有人行道,但讓城市成為行人友善空間,對我來說就是很棒的改善。我也幫同志爭取權益,例如同志家長無法享受公共托育資源,我有找社會局擬定辦法解套。空污問題一直在爭取冬天燃煤機組要關爐,有請環保局和中鋼、中油協調,減少燒媒後空氣真的有變好,這些事情對我來說很有成就感,一步步讓社會有實質改革。」說起政績,她也不像一般政治人物夸夸其談,更像是一個菜鳥在疑惑,怎麼做才能既符合理想,又能處理現實的柴米油鹽。

這跟當初參選的想法差很多?「對,覺青都會有這種落差的困擾,從覺青到進入政治實務界,大家都是理想性進步青年,跟現實之間怎麼逐步改革,我們都蠻能接受現實,也接受這就是真正的政治工作,政治就是在生活中。」


更多鏡週刊報導
【黃捷番外篇】妹妹眼中的黃捷 既是照顧者又是人生導師
【黃捷專訪1】輪到自己被罷免 孤獨時刻她獨自爆哭2小時
【黃捷專訪2】僅花100萬就選上 覺青參政嘆「政治比想像中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