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國民黨應該走一條你意想不到的路

愛傳媒
黃文博/國民黨應該走一條你意想不到的路
黃文博/國民黨應該走一條你意想不到的路

    想寫這篇很久了,一直動不了手,因為要放年假,談這麼嚴肅的事,豈不掃興。再者,選後,社群上瀰漫的激情與悲憤尚未退去,怕此文一出,遭到圍剿。

    我的立場,一向清楚,泛藍情結。理智上認同略帶國家主義色彩的台式資本主義路線,情感上眷戀民國八十與九十年代國民黨一黨獨大時期的璀璨榮景。

    這把年紀,關於政治立場,就不扭捏作態了,反正升斗小民一枚,我影響不了誰,誰也看不上我。起碼,比起那些明明屬綠或屬藍,卻偽裝成中間選民的人,我光明磊落。

    我想談談敗選後國民黨的改造問題。對,越殂代庖,干我啥事?可我認為國民黨活不活得下去,關乎台灣民主發展。目前,一切作為顯示,民進黨要弄死國民黨,讓它翻身不得,以便千秋萬世執政。

    笨!殊不知,國民黨根本就是民進黨的興奮劑,任何一場選舉,民進黨只要在國民黨的政策前面加上個“反”字,如反核、反統一、反兩岸和平協議、反白色恐怖......,就有票。甚至更簡單些,民進黨候選人只要咬住國民黨候選人捉對廝殺,無需宣揚理念政見,就當選。長時間以來,國民黨扮演著民進黨的腎上腺素的角色,對綠色勢力的擴張,功不可沒。

    換個說法,一旦弄死腎上腺素來源,我推測民進黨會不知道如何打選戰。道理很明白,古往今來,「敵人」這一概念,對國家或政黨非常重要。美國在冷戰時期以蘇聯為敵人,造就了美國民主霸權、世界警察的角色。蘇聯消失後,美國急著把正崛起的中國扶植成新敵人,美國替自己找到充分理由繼續執行霸權主義。

    扶植敵人?沒錯,一個弱小的對手,無法養成強大的拳手。國際攻略,遇強則強是鐵律。敵人夠強,又不會強到足以威脅自己,才有辦法從敵人身上吸取腎上腺素。古語所謂「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大概就這意思。

    民進黨如果要弄死現已重傷的敵人,以他們的執政優勢與敢做敢為,絕對辦得到。但要是民進黨真那麼笨,搞掉纏鬥幾十年的敵人,那就等著看它慢慢步上國民黨的後塵,驟失拳擊場上練拳的沙袋,在欠缺興奮劑的情況下,不久的將來,被路線大同小異的新興政黨如民眾黨、時代力量蠶食。

    我這篇文章探討的是國民黨改造,然而,因為國民黨的生命指數跟民進黨的氣數息息相關,所以先拉雜了上面的內容。回到主題吧。

    野人獻曝也好,說外行話也好,總之,我說實話,不故弄玄虛,不假裝清高。實話是,國民黨不但不能穿著西裝改西裝,根本應該燒掉西裝,改穿野戰服,要有當流寇的心理準備。

    黨改造議題的核心,完全不是辯論什麼黨的基本路線,研究什麼組織再造,規劃什麼內造式機制,爭取什麼世代交替...這些阿里不達的玩意兒,更不需要學者專家的那一套學理分析。

    議題的核心既明確又好懂:國民黨沒有戰鬥力!軟、爛、綿、糊,扒不上牆,堵不住洞,封不了坑。面對新變局與新世代,弱得跟抽掉骨頭的鴨子一樣,只能認人擺佈宰割。

    當流寇吧!流寇不需要租黨部大樓,流寇不需要養黨工,流寇不需要開中常會,流寇不需要一個月籌三千萬元開銷。

    最關鍵的,流寇不需要身段。你什麼時候看過穿西裝的喊打喊殺能夠打殺出名堂的?國民黨從黨職、公職到義務職,超有身段,超級制約,超多框架。講話四平八穩,老氣橫秋。想法規矩制式,容易臆測。抓到對手痛處,罵不出髒話,打不出重拳。被對手抹黑,氣急敗壞卻花拳繡腿。甘當民進黨的煞車皮、社會的潤滑液、國家的滅火器。說穿了,就是使不了壞的老好人一個,而且絕大多數的黨職與公職以當老好人為榮,以堅持理性為念,以替大局著想為天職。

    越來越像苦守寒窯的王寶釧,妄想選民回歸理智,妄想人民重視政策,妄想年輕人覺悟,渾然不知苦等的夫婿已由良人變負心漢。真夠了,相對於匪類,國民黨多的是紳士,我只聽過太平紳士,沒聽過亂世紳士,逢亂世,紳士必敗,匪類必勝,紳士風度在現今台灣早沒有市場,老好人紳士早該死心覺悟。

    或許有人唾棄我所提的流寇說。但當流寇,很稀奇嗎?一點也不。國民黨的前身,從興中會、同盟會,到1914年的中華革命黨,在清朝眼裡,在民初軍閥眼裡,不都是流寇嗎?可以這麼說,國民黨的元神,本來就有流寇基因,本來就是靠衝撞體制、顛覆破壞、刀尖上舔血走過來的。再說,流寇難道一定得粗鄙野蠻,強梁樣貌?跟隨孫中山搞革命的憤青先烈,許多儒雅靈秀,學有所成,不一樣抄起傢伙灑熱血。

    只不過重新召喚元神,向創黨元老學習,學習他們的流寇精神。對比民進黨的“鱸鰻”精神,流寇 VS 鱸鰻,剛好而已。

    來選國民黨主席的人,你幹得了流寇頭子嗎?你是搞革命的料嗎?你有帶頭衝撞的勇氣嗎?你有脫下西裝改穿戰服的決心嗎?你帶種嗎?

    其實,要徹底改造國民黨,乾脆連黨主席都給廢了。主個什麼席啊!都已經被抄家窮到要“煮蓆”子來吃了,還自稱主席嗎?最好效法聚眾起義的好漢,叫首領或頭兒就好。如果嫌首領太江湖,我還有一策可獻,改用戰鬥單位的稱呼,總司令如何?然後中常委的稱呼也廢掉,改稱指揮官,如街頭陳抗指揮官、網戰指揮官、動員指揮官。

    剩下的,留給想接下國民黨爛攤子的人去想。

    打掉重練是對的。要真的徹底摧毀、挖根刨底、片瓦不留式的打掉,而並非外牆拉皮式的打掉,那非但毫無用處,而且下次會死得更透。

    別等到民進黨搞清楚國民黨腎上腺素的價值之後,把國民黨扶植成外強中乾的敵人,繼續被民進黨當興奮劑來吸。現況,沒有大破,肯定沒有大立。再乾耗在路線辯論、九二共識存廢、世代交替的議題上,就看著新興政黨壯大,把國民黨直接攆碎。趁著民進黨在權力醬缸中浸泡,逐漸失去野性,自毀後從胚胎重生的國民黨,剛好跟民進黨角色替換,請出流寇元神,大幹一場。

    面對現實吧。撐到2020年的國民黨被一缸子太平紳士們經營成如此德性,進入彌留狀態,還有續命的必要嗎?這個百年政黨,適用“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加速重建條例”--簡稱危老條例,宜迅速摧枯拉朽。若有釘子戶以孤臣孽子自況,哭天搶地般阻擋,堅持理性、中道、穩健、君子之風,這款人便是危老--會危及台灣民主發展的老人,要令他們在噓聲中知趣退場。

    事實上,連我自己都不認為流寇會是國民黨的最佳選擇,但是,剩下的能夠想像的路幾乎都是在老路面上再鋪一層瀝青,粉飾太平罷了。除非哪位不世出之才能有起死回生秘方,否則,走上流寇之途,有何不可?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