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我的不參戰聲明

·7 分鐘 (閱讀時間)
黃文博/我的不參戰聲明
黃文博/我的不參戰聲明

以下內容,說明本人拒絕以任何方式參與因兩岸摩擦導致之軍事戰爭,包括但不僅限於投身戰鬥與軍事服務。為預告本人日後拒戰行為,特擬此聲明。

近日,台海情勢空前肅殺,中國機艦齊發,假遏止國土分裂之名,頻頻展示鐵拳,此為武力恫嚇無誤。

反觀台灣,配合美國政府「拉弓張弦」策略,藉挺港名義搖旗吶喊,試探中國底線,義無反顧挺美國,甘當川普的弓上箭,挑明了叫陣示威,此為政治挑釁亦甚明。

是武力恫嚇引發政治挑釁?或政治挑釁導致武力恫嚇?無論因果,結果都是討打。

以小事大,難道沒聽過?「事」的意思等同「侍」,以弱侍強,能共存最好,無法共存則侍候,難以侍候則拍捧,拍捧不得則敷衍,敷衍不了則閃躲,閃躲不掉則裝孬,裝孬不行則裝死⋯⋯反正,以小事大最核心的精神是設法讓自己活著。

除非活得不耐煩,把以小事大解釋成以小示大,弱小者向強勢者示威,勢必自討沒趣。

兩岸本有和平共處機會,中國在求壯大的過程中,根本無暇顧及台灣問題,擺著就好。台灣可以用時間換取可能,靜待變數出現,一動不如一靜。

無奈當權者私心自用,在香港事件見獵心喜,先為總統大選計,躁動暴進,趁火打劫。

後為美國大選謀,不自量力,捨命助拳。罔顧地緣政治教訓,選擇向遠親輸誠,朝近鄰叫囂,淪為修昔底德陷阱發展時的一方棋子,放棄操作兩手策略的絕佳時機,在大國博奕場上,手中握著僅有的一塊籌碼「川普」,膽敢梭哈叫牌,單押一邊,看似膽識過人,實則匹夫之勇,用盡手上貧薄籌碼豪賭中國不敢輕啟戰端。

殊不知歷史上處於戰爭邊緣的對峙雙方,因擦搶走火或情勢所逼而點燃戰火的例子,不勝枚舉。

此刻,被敗選焦慮纏身的川普,正想方設法把台灣這顆棋子從戰爭邊緣往前推,步步進逼,誘使中國出手,好把台灣炮製成台灣總統大選時的香港,讓川普變身成台灣總統大選時的蔡英文——原來,戰火就是川普扭轉選情的火種!

美國從來都是把戰場開在別人家裡,絕不讓戰火燒到自家,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貧道。即使台海開戰,美國絕對將防火牆畫在台灣東部海域,不允許戰火延燒到第二島鍊,所有火力,只會集中在台灣。

台灣執政者視川普為道友,可這位美國貧道眼中,台灣是可以死的道友。這道理有很難懂嗎?一味挾「川」自重,狐假虎威,非要配合川普演出,激出一個綠巨人浩克,來個摧枯拉朽不可嗎?

重點是,等浩克變身為綠巨人,死的也不會是配合川普點火的道友,而是我們這些台灣人民。

如果兩岸不幸發生戰爭,是執政者自私加算計,惹火上身,如同貪玩碟仙,卻請不走靈體,自作就該自受,干我何事?

如果兩岸不幸發生戰爭,是長期以來跳樑嚎哮,惡言尋釁的逢中必反人士心想事成,誰造業誰來擔,干我何事?

如果兩岸發生戰爭,是熱血覺青以行動愛台灣,證明自己是烈士不是卒仔的大好時機,該他們爭取的光榮,該他們贏得的聖杯,干我何事?

如果兩岸發生戰爭,我護衛的到底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民國台灣?還是台灣(ROC)?還是「這個國家」?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既然我挺身護衛的極有可能並非中華民國,那這場迷糊仗,干我何事?

憲法第二十條有載:「人民有依法服兵役之義務」,人民當然要為了保衛國家而戰。但中華民國總統就職宣誓誓詞提及:「⋯增進人民福利⋯」,領導人為全體人民謀福利,應力求安居樂業,切忌輕率言戰。

我雖然已屆齡除役,然而願為國家赴湯蹈火的心,從來沒變,變的是現在的執政者,不像帶領人民趨吉避凶的領導人,倒像口頭掛著和平的好戰份子,輕棄「增進人民福利」的誓詞,鎮日以「護主權」為名,挑動人民情緒,狂吃對岸巨人的豆腐,放著和平紅利不要,偏想刺激巨人變身綠巨人。

這種因為自作孽招惹來的戰爭,坦白說,我一滴血也不願意流。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1995年決議:人有因良心而拒絕軍事服務的權利。韓國最高法院2018年裁定:男生可因宗教信仰和良知拒服兵役。

各國的類似立法或修法,讓所謂良心拒絕者(Conscientious Objector),得以因思想自由、個人良心、宗教信仰等因素,拒絕參與戰鬥與軍事服務。

我的良知告訴我,兩岸戰爭是可以避免卻任令其發生之故意,有圖謀一黨一人政治私利之不軌。

明知戰爭之恐怖,卻不盡一切手段避戰,反置人民生命財產於倒懸,其心可誅,有違良知。

我的良心告訴我,兩岸戰爭即使以科技化模式進行,仍必將摧毀吾人與先輩窮盡一生建設的成就,仍必將喪失無法計數的年輕性命,仍必將殘留仇恨於世世代代,其至慟、至殤、至悲,至深且巨,難以彌補。明知戰爭之慘絕人寰,卻刻意執意恣意而為,有違良心。

爰於此,我引用聯合國1995年決議,因良知與良心因素,不參戰,並且不從事任何軍事服務。

此一不參戰聲明,僅為我個人態度,並無意引人附和,也絕不鼓勵他人跟進。話雖如此,仍必會橫遭有心人曲解,大扣帽子,指責我不愛台灣、貪生怕死⋯云云。

隨你便,同時請便。你們愛台,有膽的就發一份「誓死參戰聲明」讓我敬佩一下。你們急著想上戰場,就簽一張「願赴前線作戰聲明」讓我膜拜三下。

可別只出一張嘴,平時指天罵地,激昂勇武,大禍臨頭時,閃躲遁藏,個個搖身一變「咒抓別人死(台語)」的貧道。

從太陽花勇敢攻佔官署的學生,到一缸子用各種理由逃避兵役卻在街頭能衝敢撞的青年,台灣打仗,不缺兵。兩岸戰爭,請纓上陣者理應不在少數,輪不到我。

西元前44年,羅馬共和國元老院議員布魯塔斯(Marcus Junius Brutus)在刺殺凱撒大帝的行動之後,向聚集的人群說明:並非我不愛凱撒,而是我更愛羅馬!(Not that I loved Caesar less,but that I loved Rome more.)。我謹套用這句話敘明立場:並非我不愛台灣,而是我更愛和平!

人若無端犯我,我必出戰。但若當權者挑撥戰爭火種,自棄和平契機,惹事在先,浮濫訴求保護台灣在後,奢言提醒全民「無法排除戰爭的可能性」,則我必拒戰。

戰爭為萬不得已之最終手段,為人類所能行使之最殘酷行為,避之唯恐不及,當權者豈可把「無法排除戰爭」掛在嘴上!

當前兩岸情勢風起雲湧,一觸即發,此刻的台灣人頻頻接收到來自各方的瀕戰示警,但許多人無感無覺,不知厲害,還活在集體麻醉狀態,視戰爭如同online game的戰爭遊戲,逞口頭強硬,耍嘴皮勇敢,是想用唇舌對抗炮火?是想噴口水淹沒敵艦?

要我為這些人上戰場打仗,門都沒有!

本人特此再次鄭重聲明:當台海發生軍事衝突,戰爭來時,我拒絕參戰。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