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台灣人在跟病毒殊死戰的同時,還得被迫跟政府拉鋸戰

·6 分鐘 (閱讀時間)
黃文博》台灣人在跟病毒殊死戰的同時,還得被迫跟政府拉鋸戰
黃文博》台灣人在跟病毒殊死戰的同時,還得被迫跟政府拉鋸戰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最累人的比賽,是既要對抗神一般的對手,又要應付豬一般的隊友。

荊軻除了要頂住秦王嬴政的氣場,還要擔憂小幫手秦舞陽會怯場,果然,豬隊友的心虛讓神對手一眼識破,荊軻刺秦功敗垂成。被神對手擊敗,雖敗猶榮。被豬隊友拖累,死不瞑目。

運動比賽場上如足球、籃球、棒球,凡是團隊型比賽,出現豬隊友的例子,比比皆是。

最近一場團隊比賽,那才叫豬隊友的曠世經典大作。這場由2300萬人跟億萬病毒對戰的防疫大戰,人民用脆弱肉身抵禦強大病毒,已經極為慘烈,卻還得面對獨創台式防疫法的政府,人民一面疲於抵抗神級病毒,另一面窮於應付豬隊友官員的詭異決策。

是的,放眼全球,唯有台灣人兩面作戰!當所有國家,無論大小、貧富、制度,都在打一場全民vs病毒的殊死戰,唯有台灣人在跟病毒殊死戰的同時,還得被迫跟政府拉鋸戰。

何其不幸。在你我此生可能遇過最艱困險峻的時刻,政府高官與高層當了台灣人民更精確的說是一千多萬有理智台灣人的豬隊友。

手無寸鐵的人民,在前線跟病毒殊死戰,還必須向後轉,跟行徑詭異的政府進行拉鋸戰,聊舉數例:

1. 入境普篩,要拉鋸超過一年才點頭。

2. 熱區廣篩,要拉鋸到直轄市長喊破嘴才勉予同意。

3. 輕症集中收治所,在醫院爆量與尚有空床的羅生門中拉鋸而一事無成。

4. 快篩開放與否,在偽陰偽陽的拉鋸中虛擲一年多。

5. PCR採檢,在浪費資源與徹底阻絕之間拉鋸。

6. 疫苗採購數量與交期,在國際與土產的精心算計下持續拉鋸中。

前線戰況吃緊,後方有人放火,這絕對是任何參戰者最不願遇到的噩夢。孫子兵法早有記載「並敵一向」,提醒戰爭時專注單一戰場,集中火力殲敵的重要,因為腹背受敵,兵家大忌。

現實世界,夾在病毒與政府之間的台灣人民,只能靠口罩、酒精、自肅,消極防禦,漫無止境的等待疫苗像便秘般,小量小量買,一點一點來。

看看國外打疫苗抽獎送房,這裡連殘劑都萬人爭搶。這個政府,何止對不起人民,根本是看不起人民!

對不起人民的原因通常指向政府顢頇無能,如滿清末年慈禧太后掌權時期。至於政府會看不起人民,多半起因於政府看穿人民的軟弱,再怎麼欺負人民,誓死效忠者都會無差別支持,而心存不滿者則敢怒不敢言、敢言不敢行。

因此,有恃無恐的統治集團放膽在打殊死戰時,再開一場拉鋸戰,有了這個戰場,土產疫苗才可以橫柴入灶,紓困預算才可以火中取栗,整肅政敵才可以暗渡陳倉。

在兩面作戰中掙扎求生的人民,必須好好想想,為什麼會讓統治集團這麼看不起?

被迫分心跟政府打拉鋸戰的台灣人,真悲哀。必須跪在地上哭求疫苗,政府才擠牙膏般的放一點疫苗進來;必須由愛心藝人發起捐醫療設備,政府才扭捏作態地跟進;必須由產業界大老與宗教界領袖覲見,政府才恩准民間贈苗,開綠燈讓行政程序的蝸牛蠕動一咪咪。

要不是仍有殘存的反動媒體口誅筆伐,要不是仍有敢言敢行的KOL送花籃給官署提醒「爾俸爾祿,民脂民膏」,要不是仍有義憤填膺的網民在社群開罵,要不是仍有不畏懼網軍側翼圍剿的專家摸著良心說話,要不是有這些人堅持在拉鋸戰中勇敢挺身對抗統治集團,政府會比病毒早一步制服台灣人。

兩面作戰的人民有多苦?可別期望統治集團彎下腰來傾聽民意。頑固堅持錯誤防疫政策一年多的大官早有定見,反正相信自己相信黨,其餘一律不採信。

乖乖聽主席話的民代,反正主席為重、黨次之、民為輕。在深宮大院逗犬作樂的獨裁者,反正知道也無感,有感也不甩。

這波來勢洶洶的疫情,讓一千多萬台灣人看清自己有多脆弱,有多孤獨,有多無助,有多好欺負,有多麼像電影「密弒遊戲(Escape Room)」的遭誘騙者,被迫面對一關又一關的恐怖試煉之外,還得兩面作戰,分心應付同室異心的其他求生者。

而操弄一切的主謀,正在邊飲著紅酒邊吃私廚精製法國菜,抱著貓摸著狗,嘴角昂揚笑看一手編導的人間慘劇。

一齣台灣版的巨型密弒遊戲,欺負了無數坐以待斃的人民,光是我親眼所見就夠撕心裂肺。

在捷運出口賣烤地瓜的單親媽媽,學齡前女兒戴著口罩,趴在攤旁地上畫圖。天熱兼人流稀少,揮汗如雨地叫賣,大半天賣不掉幾顆地瓜,我路過買了五顆,她裝袋時對喊餓的女兒說:「幫媽媽吃一顆,乖」接過地瓜、拉下口罩的小女孩,微笑地咬下一口地瓜⋯⋯午後兩點,從我臉上滴下的,分不清是汗是淚。

躲在重重護衛下的高官與高層,享受制度提供的前呼後擁,爽領絕不打折的高薪厚祿,還取得自訂規則的疫苗優先施打權,用盡權謀算計大搞疫苗飢餓行銷,把上千萬民眾逼進密弒,單憑口罩、酒精,以及無比好欺負的善良,同步開打殊死戰與拉鋸戰。

困在密弒遊戲中的台灣人,像不像被丟進羅馬競技場,被迫跟猛獸搏命的賤民?

這場遊戲的編導,你們看過在豔陽下咬著烤地瓜當午餐,臉蛋曬得黝黑的小女孩嗎?你們看過剛裝修好就必須停業,在店面拜託房東降房租的中年夫妻嗎?你們看過無法決定是否帶八旬老父去打AZ,急到痛哭流涕的子女嗎?你們看過嗎?還是你們根本不想看,就算看了也毫無感覺。

好累人的一個半月!比起國外超過一年的封鎖,台灣人不到兩個月就捱不住了嗎?因為我們兩面作戰啊,要跟病毒拼命,還要跟政府拼生死。真的好累。

全球最累的台灣人,該如何看待這個全球最扯的政府?如果有幸挺過疫情,善良的台灣人別再回復好欺負的本性,別再放棄教訓統治集團的機會,別再輕易忘記需要兩面作戰的荒謬。

我們當然無法審判病毒,我們也不可能奢望像紐倫堡大審或東京大審一樣,讓侵奪人命的戰犯罪有應得。至少,我們要提醒自己以及教育我們的下一代:在台灣,會讓你生病的是病毒,但會要你命的是政府。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