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清龍專欄:「台獨」與「華獨」到底在爭什麼

黃清龍

「主張統一是叛國行為!」大選前幾天,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接受外媒專訪時丟出這樣的話題。偌大標題出現在報紙頭版上,立即成為選戰爭議焦點;儘管當事人已經以「用詞不夠精確」的理由自動請辭,仍然餘波蕩漾。倘蔡英文因此輸掉大選,林靜儀恐將成為綠營第一戰犯!

所謂「統一」究竟意何所指

林靜儀究竟是用詞不精確,還是她其實說出蔡陣營的真實立場,外界各有解讀。不過從她受訪的前後文來看,所謂「用詞不夠精確」顯然只是托辭。然而如何解讀「主張統一恐構成叛國行為」這句話,恐怕也不像字面那麼簡單。

許多人從憲法及言論自由等角度大加撻伐,這些當然都有根有據。但需要釐清的是,所謂「統一」究竟意指為何?是指中華民國要統一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想統一臺灣?亦或是兩岸相互統一?

如為前者,在現今臺灣恐怕已成歷史,只能找老蔣托夢去;如為後者,習近平不是提議兩岸共同探索一國兩制下的「臺灣方案」嗎?為何臺灣不分藍綠同聲反對?可見根本不存在兩岸互統一的可能。於是所謂的統一就只剩一種,那就是PRC統一ROC,也就是中華民國成了被統的一方。按照這樣的語意邏輯,統一就等於中華民國要被消滅了,能說「主張統一恐構成叛國行為」這句話完全不對嗎?

統獨議題其實不假,只是內涵複雜,一般人很難搞得清楚罷了。(湯森路透)

柯文哲常說統獨是個假議題,統獨議題其實不假,只是內涵複雜,一般人很難搞得清楚罷了。就拿「獨立」來說,這個名詞也常被嚴重誤解,許多人聞獨而色變,殊不知獨立也有很多種,台獨(一中一台)、華獨(兩個中國)都是獨立,前者是要推翻中華民國另建台灣共和國,後者則是以中華民國之名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也就是兩岸現狀。當有人說我主張獨立,評論前得先弄清楚:他(她)講的是前者、還是後者,否則就不免會落入膝蓋式反應。

「台獨」「華獨」都是獨

然而不管台獨、華獨,對中共來說都是獨,因為北京根本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於是當你說獨立是指中華民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時,北京會說那是明指兩個中國,不可以,請問這頂獨立的帽子你要不要戴?那樣的統一你願不願意?

說到這裡只是要指出一個事實,兩岸經過七十年的分隔,台灣源於「中國記憶」與「台灣記憶」的內部分歧,已經因為世代共存交融而漸漸化解了。超過兩代人的相濡以沫,共同經歷了種種困難與挑戰,逐漸形成生命共同體,從兩蔣時代的「中華民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到台灣」,到李登輝時期的「中華民國在台灣」,陳水扁時期的「中華民國是台灣」,到如今「中華民國台灣」成為全民最大共識。

台灣已經實現了3次政黨輪替,每一次的大選都強化了民主體制的鞏固,也都在為中華民國這個國名增生不同的內涵。(湯森路透)

這是一段漫長的磨合過程,當中最大的內在變因是台灣走向民主化,使得民進黨與中華民國的關係改變了;外在因素則是北京死守「中華民國滅亡論」,迄不願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又在國際間處處打壓,讓2300萬人退無可退,反而為中華民國與台灣的揉合提供助力。

內在變因又可區分成兩個階段。戒嚴時期黨國一體,國民黨等同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被國民黨所獨攬,其他政治勢力如不想充當花瓶就只能反抗。解嚴後台灣走向民主化,先後完成國會全面改選及總統直接民選,到今天已經實現了3次政黨輪替,每一次的大選都強化了民主體制的鞏固,也都在為中華民國這個國名增生不同的內涵。逐漸地,舊有的黨國體制瓦解了,國民黨不再等於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也不是只有國民黨,民進黨與中華民國的關係也就跟著改變了。

不僅如此,1991年前總統李登輝宣佈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代表中華民國不再視中華人共和國為叛亂團體,兩岸理應脫離國共內戰的零合遊戲,走向兩個中國架構(特殊國與國關係)。只因中共堅持成王敗寇的朝代史觀,甚至欲以一國兩制強加台灣,這才是當前兩岸關係無法正常化的癥結所在。

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派」主張捍衛中華民國獨立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獨立派」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嗎?(湯森路透)

走筆至此,不免想到上個月底到中山堂看《回到一九四九:中華民國渡海七十週年紀念文物展》的反思。展覽現場導讀寫道:一九四九國共決裂除了政權之爭,更是兩黨意識形態之爭。共產主義革命是由政治革命、軍事革命、經濟革命、文化革命幾個戰場組成,包括宗教領域在內,無神論是中共的核心價值,國民黨和共產黨因為在這幾個領域的主張完全敵對,因此兩黨勢不兩立。

綠色恐怖是過當之詞

而今中共在政治上更加專制,在軍事上威脅武統,在經濟上國進民退,在文化思想上「獨尊習術」,在宗教上以黨領教,相較七十年前可謂變本加厲。於此不難理解老蔣當年堅壁清野以肅共的必要,也不得不欽佩小蔣三不政策之高瞻遠矚。縱然如今環境不同,兩岸已不可能不接觸,但面對如瘟疫般的紅色統戰攻勢,台灣也只有加強「檢疫」以自保一途。因此制定反滲透法已不是需不需要的問題,而是如何避免被擴大化傷及無辜。然而一些人把它拿來和當年的白色恐怖相提並論,稱之為綠色恐怖,卻是過當之詞。 以前的白色恐怖,因為缺乏司法程序正義,也沒有透明公開的媒體,當然可怕。但今天無論司法或媒體環境皆已不同,只需看看幾個遭檢警指控的案例,相繼被法院判決不成立,可思過半矣。

藍綠之爭讓大家都忘了真正的敵人其實是在對岸。施明德先生說得好:今天我們的國家叫中華民國,所代表的人民與土地不就是台灣和台灣人民嗎?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派」主張捍衛中華民國獨立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台灣獨立派」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嗎?「華獨者」和「台獨者」本來是穿同一條褲子的,應該一起來面對北京的。現在卻仍有些華獨者歧視台獨者,台獨者反對華獨者,到底是在堅持什麼?爭什麼?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