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珊珊》「防疫旅館」是怎麼來的?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黃珊珊》「防疫旅館」是怎麼來的?
黃珊珊》「防疫旅館」是怎麼來的?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從去年一月起,我擔任台北市政府防疫指揮官,防疫是我最重要的工作。在這過程中為了應對來勢洶洶的疫情,盡可能的防止病毒蔓延,必須迅速地創造出新的防疫方法,也謝謝市長給我充分的支持,我們打破公務體系的僵化,為台北創造出最快速的應變能力。

我自己很有感覺的幾個政策其中之一就是「防疫旅館」。

去年疫情剛開始時,中央剛剛開始規定回國民眾都得「居家檢疫」。當時回國的人都由地方政府民政單位監管,國人有居住地比較沒有問題但是外國人大多住在旅館,民政單位打電話到旅館關心,旅館嚇壞了。立刻就請外國客人搬走,我與觀傳局每天晚上都在處理這些被踢出來的『人球』。

剛開始請一家小旅館偷偷安置,但是隨著人球越來越多,旅館也承受不了。更何況要怎樣照顧這些14天都必須足不出戶的旅客?旅館需要做好防護與無接觸服務。所以我們『發明』了『防疫旅館』機制,寫出了整套防疫旅館如何照顧檢疫旅客的完整SOP。

還記得那時候還有很多人指控我們不顧社區安全,認為防疫旅館會造成社區感染破口。以至於最初兩家防疫旅館都不敢公布名稱,台北市只有A旅館及B旅館的80個房間。

直到國外疫情大爆發,歐美各國華僑逃難似的大量回國,讓防疫旅館一房難求。第三家防疫旅館才挺身而出願意公開名稱,並將整棟剛裝修好的近百間房間的旅館申請成為防疫旅館。之後中央才開始訂立防疫旅館的政策及補助方案。

現在台北市有135家防疫旅館,近9600間房,最重要的是每間防疫旅館都公開名稱並接受公開訂房。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員工是因為接觸到居家檢疫旅客而確診的,只要嚴守SOP,防疫旅館非常安全。

『防疫旅館』在台灣承擔了很大一部分的防疫責任,也在觀光旅遊停滯的情況下,讓旅宿業找到一線生機。

去年暑假大量留學生回國,防疫旅館又是一房難求。我跟市府團隊正在煩惱怎麼辦,有一天我看到我的朋友臉書PO他們夫妻去住旅館的照片,我打電話問她說明明家在旅館附近,沒事幹嘛去住旅館?他回答我:「因為孩子從國外回來訂不到防疫旅館,所以他們夫妻出來住旅館,把家留給孩子居家檢疫他們還可以去送餐,也不怕交叉感染。」我把這個故事告訴市府團隊,本來以為大家會覺得很無聊,沒想很多人認為這是個好方法。

我們來補助家人住正常旅館,也可以讓正常旅館有生意。所以台北市政府就公告:『只要是台北市民、有居家檢疫證明書、有旅館14天收據,不管是正常旅館或防疫旅館,台北市政府都鼓勵,14天每天補助500元共7000元』,讓大家不要在家裡交叉感染!

這個政策很有創意,也非常務實!

到了今年五月疫情大量爆發時,醫院量能幾乎崩潰,如果每一個確診者都送到醫院將不堪設想,但又不能讓確診者在家繼續與家人相處或在社區活動。當時我就當機立斷下令比照安心檢疫所,由醫護人員進駐防疫旅館,建立『加強版防疫旅館』收住確診無症狀或輕症者。

當時因為我們設立了四座快篩站,台北市每天都有一到兩百位快篩陽性的確診者需要後送,所以專責版防疫旅館需要大量的醫護人力。我們對外招募離退醫護,數百人挺身而出陸續進駐近十家的專責版防疫旅館,最高紀錄達到1200房。

讓輕症與無症狀的確診者可以安心在旅館內休養,避免與家人及社區感染。也讓疫情在兩個星期內就慢慢下降,直到清零。

台北市的防疫旅館有很多的無名英雄,在這段疫情期間一起守護台北!現在,他們還在第一線服務所有的入境者,直到戰勝病毒的那一天。

作者為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