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維幸觀點:一國兩制—就是要「民主」與「威權」和平共處

黃維幸
風傳媒

蔡英文總統在新年(元旦)談話說:「感謝台灣人民給了政府最強大的後盾,台灣人民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看到香港局勢不斷惡化,政府濫權證明一國兩制破產,也說明民主與威權無法同時存在一個國家。」而且,不只是民進黨如此宣示,國民黨候選人也是信誓旦旦:「絕沒有説過贊成一國兩制」。甚至其他主要政治人物,大都擧天發誓,避之唯恐不及。我認爲:這種言論, 繼續傳播對一國兩制共存精神的誤解;顯示對穩定兩岸關係缺乏務實的判斷;削弱各地中道力量的威信和力量。

一國兩制是和平共處的良方

我們一般討論民主政治,腦中浮現的影像是本於英國民主發展的多數決政治,贏者整碗端去,輸者期待有朝一日成爲多數,也來個唯我獨尊(所謂得到「mandate」)。但是, 幾十年來,部分政治學者發現,多數少數的輪替不是民主的唯一形式。民主的形式,還有各黨各派,民主協商,共存共榮的安排。這種「共存」的民主理論,在過去幾十年來在世界各地,被運用到一些看來沒有希望的族群衝突,不斷努力,勇敢實驗,解決或至少緩和了流血暴力衝突。證明「基督教」與「天主教」;「國協派」和「統一派」世仇可以共存;回教徒和基督徒可以嘗試相處;過去的白人殖民主可以安全生活在絕大多數的舊日黑奴之中。一國兩制是爲了和平共處, 細節容有不同,其精神相符。

族群共存要務實處理

舉個實際的例子:當北愛爾蘭的基督教國協派和天主教的統一派流血鬥爭, 不可開交之時,民主共存理論的鼻主李普哈分析了北愛爾蘭的可能走向大致有六:一、不管族群衝突,埋頭經濟發展(這也是台灣某候選人 「談統獨太早,應該發展經濟」的鴕鳥心態);二、去殖民化(即英國對族群衝突撒手不管);三、强行族群融合(某些大陸學者認爲的良方;四、共存共治,族群共享權力;五、各自分割獨立;六、外部强加的控制。

我雖同意他四、共存的建議,但也不認爲他的論述一定詳盡。不過,就分析而言,顯然一、二、三都沒有針對族群衝突,提供解決的辦法;北愛爾蘭本身内部也辦不到,與台灣問題也相去較遠。比較對兩岸情勢有關的是:四、共存, 即一國兩制;五、臺獨;六、武統。如果一般的觀察正確, 即台灣絕大多數不同意五和六(急獨急統),剩下的唯一出路是四(和平相處,保持現狀)。如果是這樣,所有台灣政治檯面上的人物一致拒絕一國兩制,無異反對維持現狀,只是談空說有,臺語畫隻虎爛。

重複一次:就台灣而言,完全拒絕一國兩制對臺海局勢的穩定沒有好處。從當前及可以預見的環境和局勢,我們能想出比一國兩制和平共處更能穩定局勢的方法?從中國大陸的角度,台灣「維持現狀」就是一國兩制。台灣的所有決策者要是主張大陸的體制無法與台灣現狀共存,大家在忙著維持什麽現狀?或者,已經説過,馬上臺獨或一統?可能嗎?大多數的台灣人民同意嗎?

中道的力量值得珍惜愛護

各地的聲音輿論不是鐵板一塊, 要瞭解和珍惜對方的中道力量。一國兩制不是洪水猛獸;剛好相反,它代表中國大陸中道的見解。

無可諱言,一國兩制有許多必須改進增强的地方。可是,這不代表應該完全否定一國兩制。 即使香港局勢不斷惡化的觀察正確,這最多只能説是:一國兩制的落實不力。説是兩制「破產」,對香港沒有幫助。 如果無論台灣,大陸,或港澳一致認爲:香港式的制度無法與大陸的制度同時存在一個國家。那麽,言下之意,只能一制。可以想象(也許有人早已認爲):像印度尼赫魯在一夜之間將坦克車開進前葡萄牙殖民地的果阿,才是香港問題的解決辦法。

香港反送中,中港關係,一國兩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中港關係,一國兩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說明一國兩制落實不力,仍有可改進之處,但不該因此全盤否定一國兩制的措施。(資料照,美聯社)

台灣領導人這種自我中心,情緒直覺的宣泄,不僅不能說明香港局勢,證明一國兩制無效,反而是助長部分中國大陸輿論對適用一國兩制的不耐與批判的氣勢。「民主」與「威權」無法共存,看似大義凌然。換個角度,同樣的邏輯可以把 「真理」説成:「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無法同時存在一個國家。換句話説,可以沒有什麽一國兩制。 這豈是大家所樂見的一國兩制真正的「破產」? 

掙脫意識形態的宰制

德國有一位思想家韋伯曾經有過一句名言:「從事政治最大的罪惡是不能超然」,因爲權力使用的誤差,影響萬千人民的命運。所以,我想還是放下先入爲主的情緒反應,花一點心思研究到底什麽是 (而且可以是)「一國」「兩制」吧!

*作者為律師、教授、哈佛法學博士、前陸委會諮詢委員,本文是此議題大型研究中的一點意見。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一國兩制,屍骨已寒」前AIT處長楊甦棣:台灣香港都不買帳,或許該將它埋葬
相關報導》 總統辯論會》蔡英文嗆韓國瑜:習近平說一國兩制,你就支支嗚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