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芳彥的死,確實頗有許多推理的角度

王尚智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王尚智

黃芳彥的死,確實頗有許多推理的角度。

雖說眼下的信息十分單薄,他從自住的華廈電梯出門前的最後監視器畫面,才剛剛披露。

當時,他手上拿著的是書。

但倘若真的是「自殺」,既然對人生絕望,為何不選擇在更舒服自在的家裡舉槍,而是「開車到外面的停車場內舉槍」?

這當中有沒有被邀約外出,最終脅迫自殺的可能,關鍵恐怕在於有沒有「#留下遺書」了!

許多人不在家中自殺,往往是考慮一旦變成凶宅影響房屋資產過繼給親人。

而這般能夠不會「絕望到再也一切不顧」的細心與體貼的人,勢必會留下遺書才對。

因為這類的自殺,不是意外、也不是突發,而是「想清楚了才決定赴死」。

黃芳彥有無遺書?遺書最後交代了什麼?

特別是有沒有交代了扁家資產與弊案,勢必會是一大後續焦點。

至於黃芳彥這些年有無「代持、保管」阿扁家的各類資產金錢,如今死亡關於所有這一切的錢錢錢是「交代好」或「處理好」,那就更耐人尋味了!

以黃芳彥原本當醫生的身家,尚不至於能毫不眨眼的供應自己在LA購屋生活,並且還另幫小兒子在東岸購屋而豪氣無虞的程度。

對於邱毅指出他擔任扁家的4種角色,意味黃芳彥擁有4路金錢來歷,他一共可能擁有:

1.當白手套自己賺分的錢,

2.幫扁家洗錢的錢,

3.幫扁家藏的現金與珠寶,

4.幫扁家管裡的其它海外資產。

不得不說,比較有意思的是他在死亡前後,是否已經「完成了所有扁家資產轉移、交還的任務與責任」?

或者在外界合理的想像與推理中,也可能通向:「部分吃黑」或「部分來不及交還」?

關於黃芳彥如今名下可及的真實資產規模,在他死亡後,是由他小兒子直接全部繼承,最終的清算與淨值(繳稅)也勢必會透露些資產的去向與端倪。

黃芳彥的大兒子與妻子都已經早早去世,這些年LA方面都知道他有多位紅粉知己圍繞。

我比較覺得人性方面難以避免的,是這些台灣或當地的「金釵」當中,有沒有人最終會因為錢而翻臉,後續吐露或揭發更多圍繞黃芳彥的種種謎團。

當然,黃芳彥有沒有「分一點留給家人」,可能也多少會撩起某些親族裡的爭議或不悅。

眾多耳語中,在海外多年的黃芳彥,雖說生活相對低調,但有沒有主動或被動的接受「黑、白」兩道的特殊保護?

保護與威脅,在江湖現實上是同一路數。

身為「大肥羊」確實很難不接受特定勢力保護,而能安然無恙的!

這就還復到黃芳彥開車到公共停車場,在車內的舉槍自盡,究竟是人生自我的「絕望自殺」或者受邀前去而後遭「脅迫自殺」的最初原點。

也因此,遺書與否實在是關鍵!

倘若沒有「遺書」,這就將是一起即使美國警方調查後宣布自殺結案,疑團卻仍然將持續下去且對台灣來說的另一場「政治黑白道命案」了。

在此之際,陳水扁的公開悼念與陳致中的深表遺憾,乃至外界無法得知「#吳淑珍的反應」,都將抹上一層微妙難測的意義了。

來歷於4路藏在海外的扁家錢,是否真的已經完完整整、清清楚楚的「各歸本位」了嗎?

黃芳彥人在台灣時,他也是「阜杭豆漿」」的常客。

許多清早晨間會見記者的場合,有時他也會大方買些給他友好熟悉的記者一起吃。

後來困在LA多年的黃芳彥,縱使有各路美魔女金釵上門相伴,再多纏綿溫存,應該也比不上想念至極的阜杭豆漿吧!

人的最終絕望,並非理性自我論辯的結果,往往是某一個不經意的小碎片,疊加成為再也無力相抗的絕對沉重,這才身心崩塌,再也難以繼續了。

黃芳彥在最後剎那,最後那一念「跑馬燈」時,他眼前經過了些什麼?

他更想念的是「阜杭豆漿」或者「扁珍伉儷」?

扳機扣發、子彈貫穿的那一刻,他是勇敢或絕望?

以及,過了這麼樣不知是壯闊或平靜、是忠誠或貪圖、是自由或困頓的蒼茫一生,黃芳彥能夠上天堂嗎,還是得要下地獄?憑什麼、且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