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藍之爭撕裂香港人

陳立諾

香港泛民主派在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大勝,令6月爆發的反修例運動暫獲喘息空間,大規模暴力衝突不再發生。但是,事件的漣漪仍在擴散,小規模警民衝突無日無之,如何善後並不容易。

剛剛過去的平安夜不再「平安」,蒙著面的黑衣人闖入多個商場示威搗亂,嚇壞不少正在逛街和用餐的民眾,境外遊客透過鏡頭看見這樣的場景,當然對香港望之卻步。

半年來,訪港旅客萎縮4成多。旅遊業遭受痛擊,黃金地段的商鋪租金大幅下調。雖然旅遊業占本地GDP份額不大,但連累零售業,影響數10萬個職位與家庭收入。

本地GDP增長這幾年已經減速,今年遇上中美貿易戰和反修例運動雙重夾擊,港府對今年經濟預測下調至負增長,財政司長陳茂波甚至表示政府將入不敷出。展望2020年,就算反修例事件完全平息,香港經濟也無法回復以往的高增長,停滯不前可能成為常態。

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香港每年都投入大量資金於科技業,希望另覓經濟增長新引擎。10年後觀之,香港在創新科技收效甚微,反而變得更為依賴金融和地產。

2019年的動盪不安程度,是回歸以來不曾出現過的。逾半年的反修例運動,造成暴力橫行無忌的社會環境,很多守法的香港市民開始視法紀如無物。經數十載的教育與踐行,才能打造出奉行法治的社會,但要將其毀掉,卻往往只在人的一念之間。

港府管治團隊居然能撐過這場大考驗,令人意外。迄今沒有任何一位司局長被撤換,屢傳特首之位不保的林鄭月娥亦繼續執政。因為很多港人看待這場運動的觀點,大大迥異於北京的看法。

為穩定香港政局,特首林鄭必然會完成這一個任期,於她而言,最艱難的那一段已熬過。社會中下層民心滾燙,如果上層再進行大換血,局勢將更趨複雜,不利長治久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香港社會長期以來累積的深層次矛盾,通過反修例事件得到了一個總的發病的機會。其實病發前,病徵已陸陸續續出現,只是港府一再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寄望以經濟增長的方式克服制度面諸多問題,未能防微杜漸,結果陷入今日的管治困局。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的過程現正展開。雖然事件最暴力的階段已過去,但要完全平息,仍須從制度面入手,以強大的執行力貫徹始終。

港人在這場運動中被撕裂成「黃絲」和「藍絲」兩大塊。「黃」代表泛民主派;「藍」,代表支持港府的建制派。

人與事被強行加上「黃」或「藍」標籤,港人形同身處卡夫卡式的荒謬世界。

「黃絲」抵制,甚至阻撓藍店的營運,很多商鋪和餐廳也因此遭殃;銀行、運輸工具等也被貼上「黃」「藍」標籤,出現撤資、拒搭或破壞的行動。

這樣的區分,將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造成社會內耗,阻擾香港穩定與發展。

驟眼看,港人的「黃」「藍」式的畫分跟台灣的藍綠之別甚為相似。不同的是,台灣厭惡藍綠之爭的中間選民越來越多,而香港的「黃」「藍」之爭卻正方興未艾。

(作者為香港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