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提拉米蘇

·6 分鐘 (閱讀時間)
這道黃金提拉米蘇婷立於盤上,似金閣寺般絕美。(高靜芬攝)
這道黃金提拉米蘇婷立於盤上,似金閣寺般絕美。(高靜芬攝)

當時我並不曉得,兩天之後,將與這道婷立於盤上、似金閣寺般絕美、只存在於當下的黃金提拉米蘇相遇。

暮春三月,意外地當起姊妹淘石靜文的跟班,來到松菸生態池畔的琉璃工房博物館。法國穹頂玻璃藝術家暨玻璃雕塑大師埃里克.邦特(Eric Bonte)個展開幕的前一天,館內正忙著呢,工程人員進行最後細部整理,燈光師調整聚光燈角度,館長領著琉璃工房負責人楊惠姍與同仁逐一走到作品面前講解,我緊跟著館長的隊伍,眼耳並用專心聽講。

自由系列、女性系列、黃金系列……,一件件停看聽完,石靜文邀我參加後天周末下午在隔壁餐廳「隱世新樂園」為VIP舉辦的開幕茶會。依約前往,按了餐廳木門進入,侍者將我安頓靠窗座位後,送上一杯咖啡與一道提拉米蘇。

提拉米蘇是一種義式甜點,義大利文為Tiramisu,意謂「拉我起來」(Tira是拉,mi是我,su是往上),也有人說是「帶我走」。美食作家Giuseppe Maffioli在《Vin Veneto》雜誌寫道,提拉米蘇源自義大利北部城市Treviso的餐館「Alle Beccherir」,1971年,老闆娘Alba Campeol無意間在另一道義式甜點沙巴雍(Sabayon)加入咖啡,如獲天啟般得到靈感,進而研發。提拉米蘇與沙巴雍一樣不必進烤箱烘焙,只消一層抹上用蛋或鮮奶油打發後拌入馬斯卡彭乳酪(Mascarpone cheese)的乳酪糊,一層排擺浸漬馬沙拉酒(Marsala wine)、濃縮咖啡液(Expresso)的手指餅乾(Savoiardi),層層抹疊後,撒上可可粉即成,吃來柔軟綿滑、濃郁中有清爽、洋溢酒香與咖啡香。

歐洲人至朋友家拜訪,常自製提拉米蘇為禮,進門後請主人放入冰箱,餐畢取出共享。改編自德國電影《美味愛情甜蜜蜜》(Mostly Martha)的美國電影《料理絕配》(No Reservations),男主角亞倫.艾克哈特(Aaron Eckhart)初次登門女主角凱薩琳.麗塔.瓊絲(Catherine Zeta-Jones)的家,便攜了提拉米蘇,餐畢兩人移至客廳,坐在火光搖曳的壁爐前方食用,他忽緩緩靠近她,她以為他欲吻她便閉了雙眼將唇湊上,可他真壞僅是拭去她嘴角殘留的乳酪糊,她羞赧地笑了,這是電影裡浪漫唯美又性感的一幕。

熱愛食步的我,曾在東區地下室時期的「興波咖啡」(Simple Kaffa)品嘗到迄今最喜歡的佳品,尤鍾情那如霜的清爽以及撲鼻盈口的酒香酒氣。美好的食物如交響詩,品享當下,自己的心情是如何歡喜愉悅、空間中流轉迴盪著什麼音樂、天光如何潑灑映成何種光影、朋友如何言笑宴宴侃侃而談……,所有這些細節我依然記得。惜乎佳品已渺,「興波咖啡」遷至現址、經旅遊網站「Big 7 Travel」選為2019年世界最佳咖啡館之後,曾排隊五十分鐘進去解饞,卻發現讓我迷戀的因素已經消失。

也曾在艋舺的剝皮寮附近之文青小店「伯爵的甜羹」,享用了裝在矮腳玻璃杯、堆疊三層乳酪糊二層手指餅乾、可可粉上綴著薄荷葉的提拉米蘇,店家強調配方來自義大利師傅、材料全購自義大利,乃自慢之作,然於我而言,有些些不滿意,那就是不夠清爽呢。

還曾在淡水的義式餐廳「安唐帝諾」,體會了主廚陳旭製作的大人版。何謂大人版?進廚房看去:(1)開冷氣,使廚房處於低溫;(2)將冷藏後回溫的馬斯卡彭乳酪500克抹散抹勻;(3)將動物性鮮奶油50克、植物性鮮奶油50克混合,先加糖10克以低速打到「奶泡倒勾時會滴下來」的溼性發泡,再加進糖10克以高速打至「奶泡倒勾時不會滴下來」的硬性發泡;(4)將打好的奶泡拌進馬斯卡彭乳酪成為乳酪糊,再拌些人頭馬(Remy Martin)VSOP白蘭地與濃縮咖啡液,拌時由下往上輕拌而非攪拌,以免徒引空氣;(5)取適量手指餅乾,雙面沾浸白蘭地5西西、濃縮咖啡液30西西;(6)在容器內,一層乳酪糊一層手指餅乾層層抹疊後,覆上保鮮膜冷藏;(7)食用時,表面五分之四撒可可粉、五分之一撒帕馬森乳酪粉。--看出眉角了,以更高級的白蘭地取代馬沙拉酒,在乳酪糊裡添加酒與咖啡液,另撒帕馬森乳酪粉,成品帶甜帶酒帶苦又帶鹹,正是大人的滋味。

如此這般見識了不少提拉米蘇,如撒放抹茶粉、堅果碎、草莓、覆盆子、奇異果等,但面前這道撒的卻是我未曾見的金粉!不,不僅撒金粉,還華麗地以盤式甜點(dessert a l’assiette)呈現:從空中撒下的金色碎片落花般綴飾方形糕體與盤面,糕體上插了支晶瑩剔透的糖漿蝴蝶,盤面擺顆呈酒紅色的乾燥草莓。晶瑩剔透的糖漿蝴蝶隱喻琉璃我明白,何以弄得金光閃閃?

前思後想,東揣西究,懂了,主廚肯定參觀過大師作品,且靈感來自黃金系列。前天聽講,最讓我怦然心動的即是黃金系列,那在玻璃上流動/滲透/湮沒的金,與光互動發出的熠熠光芒令人心馳神迷,館長說,那樣的金,已非光的媒介而是光的本身。

「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孔子明示,品質勝過文采就會粗野,文采勝過品質就會浮華,唯有兩者配合恰當,才是君子。金玉其外的這道黃金提拉米蘇,可有美好的內在?

挖一匙入口,香濃與清爽兼俱,柔軟與綿滑共舞,甜蜜裡有微苦,酒香幽微著咖啡香;有色無味的金粉雖未能為味道加分,卻讓它光彩奪目,美得不可方物。哦順帶一提,那顆乾燥草莓有著濃縮的酸甜與咀咬的嚼感,好吃。

茶會結束,至櫃台詢問,這道黃金提拉米蘇可是配合展期於餐廳供應?啊它竟專為茶會而製,竟只於茶會的當下存在。按了木門步出餐廳,倚欄佇望生態池,斜陽輕撫的池面閃著金光,清風穿過樹梢吹縐一池春水,池面波光粼粼。當下當下,人人都說把握當下,當下是什麼?

當下即永恆,那些已經消失的不見得不存在,有些人仍念念不忘,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就像「興波咖啡」的絕版之味,就像這道黃金提拉米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