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新十年來臨,人工智能面臨哪些機遇與挑戰?

·15 分鐘 (閱讀時間)

3月11日,全國兩會閉幕, “人工智能”依然是熱議話題,不過今年意義卻大不一樣,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表決通過十四五規劃綱要,智能經濟被寄予厚望。2021年很可能會是智能經濟的一道分水嶺。

2021年,智能經濟分水嶺

自2016年以來,兩會上關於人工智能的聲音就越來越多。2017年兩會上,百度CEO李彥宏提交的三份提案就均與AI相關,科大訊飛CEO董事長劉慶峰則提議將“智能+”上升為國家戰略……今年兩會上“人工智能”依然是高頻詞彙。

李彥宏提交的5份提案涉及自動駕駛和智能交通、智慧養老進社區等方面,均與AI相關;聯想楊元慶則提出“新IT”即Intelligent Transformation(智能轉型)的概念;小米雷軍的建議涉及智能製造等三個方面;360周鴻禕則建議要盡快加強智能汽車網絡安全……

在兩會上被表決通過的十四五規劃綱要中,“科技”出現36次,“數字”出現17次,“智能”出現7次。“加快數字發展”與“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均擁有自己的獨立篇章。

規劃綱要指出:“發展數字經濟,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加強數字社會、數字政府建設,提升公共服務、社會治理等數字化智能化水平。”

規劃綱要明確要“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同各產業深度融合,推動先進製造業集群發展,構建一批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結構合理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增長引擎,培育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

今年兩會上,代表們都在強調兩個字:“應用”,更關注AI在產業經濟、社會民生與城市治理等領域的落地。十四五規劃綱要指出要大力發展智能經濟,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年,對中國人工智能產業來說,也將是至關重要的年份。

“十三五”期間,我國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從1.42萬億元增至2.21萬億元,著力加強基礎研究和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科技實力進一步增強。人工智能是我國科技自主創新的關鍵領域之一,我國AI產業取得了全球矚目的成就,人才、算法、算力等基礎已完善。

2020年疫情不約而至,AI在防疫中貢獻了力量,全社會對智能化達成高度共識。疫情期間我國提出“新基建”戰略,人工智能是其重要組成部分之一。已經結束的地方兩會也表明,全國多地正加速建設數字經濟、發展人工智能產業、加快產業智能化升級。

天時地利人和,2021年人工智能將從小範圍應用走向大規模落地。

新十年,智能經濟面臨哪些新機遇?

1、AI基礎技術進一步突破。

AI經歷“革命性十年”的大發展,底層算法以深度學習為核心。隨著AI的大規模應用,AI技術已出現瓶頸。科學家與工程師們在現有技術框架下克服瓶頸,但卻很難將其消除。算法層面,人工智能目前處於初級階段,從被動感知向主動感知、認知和決策還需要技術全面提升;算力層面,人工智能對計算提出更高要求,當前的計算體系在成本、性能與能耗上均不堪重負。

新十年,AI基礎技術或再度躍遷。遞歸神經網絡LSTM之父Jürgen Schmidhuber 在2020年就曾撰文指出,自然語言處理(NLP)、計算機視覺與強化學習是AI前十年的技術主線,下一個十年,量子計算、無監督學習、淺層學習網絡與算力vs 深度學習進展,被寄予厚望。量子計算如果能夠取得突破性進展,AI將是另外一番景象:“自1975 年摩爾定律提出以來一直顛撲不破,但近10 年來我們的發展慢了下來。因此,很多人相信技術進步即將到來,很可能就是我們前文討論的量子計算。這將有助於推動深度學習的重大進步。”

我國已在戰略佈局下一代AI技術。十四五規劃綱要指出,要瞄准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腦科學、生物育種、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戰略性的國家重大科技項目。

2、智能雲將成社會“水電煤”。

越來越多企業意識到AI價值,然而AI技術門檻頗高,企業自行研發並不現實,也無必要。基於“雲服務”模式,企業可快速基於雲端AI技術能力開發AI應用。

2020年底,IDC報告預測到2021年至少有65%的中國1000強企業將利用自然語言處理、機器學習和深度學習等AI工具,賦能60%在客戶體驗、安全、運營管理和採購等業務領域的用例。IDC 在《中國人工智能雲服務市場研究報告(2020H1)》報告中指出,企業智能化轉型是驅動AI Cloud 市場規模增長的重要因素, AI 雲服務廠商在整體AI 軟件及應用市場中將獲得越來越高的市場份額。雲計算巨頭紛紛在名字中加入“智能”背後,反映出它們對AI雲服務的日益重視。

前十年,雲計算是社會數字化基礎設施;新十年, AI將成為雲計算市場的一大增量,智能雲則將成為智能社會的水電煤。

3、服務機器人迎來黃金發展期。

前十年,大規模爆發的AI應用卻不多。在消費市場,智能音箱、智能汽車、智能家居等少數產品實現智能化並大規模銷售;在行業市場,在防疫、教育、金融、物流等少數行業,AI開始逐步應用。

新十年有望爆發式增長的AI應用則是服務機器人。服務機器人是指除工業機器人之外的、用於非製造業並服務於人類的各種先進機器人,主要包括個人/家庭用服務機器人和公共服務機器人。

人口老齡化加劇、勞動力成本上升,服務機器人市場需求更加強勁。Strategy Analytics數據顯示,繼2020年的年銷量增長24%之後,服務機器人銷量將在2021年加速增長31%。2020年Covid-19疫情推動服務機器人增長,它們幫助家庭清潔地板、陪伴孩子,幫助企業分揀送貨,通過紫外光對環境進行消毒。疫情期間,服務機器人明星公司優必選的防疫機器人就在16個國家/地區被應用;華住旗下將近6000家酒店皆推行了無接觸智能服務,酒店機器人每月送物超過20萬次,成為疫情期間的一道亮麗“風景線”。

《2020全球機器人統計報告》顯示,全球專業服務機器人銷售額增長32%,在2019年達到112億美元。優必選科技創始人周劍提出,過去十年是服務機器人的10年儲備期,未來10年則是黃金發展期,越來越多服務機器人解決方案將在垂直領域落地應用,“未來10年,也許會有一家萬億級的服務機器人公司出現。”

服務機器人是我國AI戰略的一部分,2017年12月《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提出到2020年,智能家庭服務機器人、智能公共服務機器人實現批量生產及應用。前瞻產業研究院預測,我國服務機器人至2023年銷量將超過50萬台,銷售額預計達277億美元。

4、AI進一步“下沉”到傳統行業。

前十年,AI在一些行業率先落地,主要集中在金融、教育、娛樂、信息等相對新興的第三產業。新十年,AI則會進一步“下沉”到千行百業,包括製造業、醫療、養老業以及古老的農業。

比如農業,互聯網巨頭紛紛佈局“養豬”業務,落地數字農業戰略。AI與IoT設備、農機、無人機、無人車等技術結合,可用於提高農作物產量、優化灌溉系統、保護農田、治理蟲害、監測牲畜健康,提升農業效益。有數據顯示,農業領域人工智能技術和解決方案方面的支出預計將從2020年的10億美元增長到2026年的40億美元。

比如醫療,AI與生物科技、醫療科技等技術結合,將會對醫療健康產業產生深刻影響。DeepMind 的AlphaFold 應用深度學習技術在數十年來的蛋白質折疊生物學挑戰中獲得重大突破,科學家們用機器學習模型來學習化學分子的表示,以便制定更有效的化學合成計劃;

再比如養老,今年兩會關注老人面臨的數字鴻溝,科技企業界代表們紛紛建言獻策,助老養老正是服務機器人的重點場景。中國老齡人口已有兩億六千萬,老齡產業成為“一個巨大的朝陽產業”,康養養老行業均有大量服務機器人應用場景。在兩會上,廣東移動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魏明表示,發展養老機器人產業既能有效破解養老資源緊缺問題,還能促進智慧養老產業蓬勃發展。優必選科技則對外透露其正在研發康養機器人及智慧康養解決方案,通過5G、物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建設軟硬一體化的智慧康養平台。

在2020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李彥宏有一個判斷:AI發展會經歷技術智能化、經濟智能化、社會智能化三個歷史階段,他認為AI正處在“從經濟智能化的前半段向後半段過渡的時期,具體表現在AI能力從逐步向平台化,正在朝向產業化方向演進。”現在看來,李彥宏的判斷或許有些悲觀,新十年,“社會智能化階段”已全面來臨。

收割季,AI產業化依然面臨三道老坎

技術驅動的產業發展,一般都逃離不了高德納(Gartner)的“技術成熟度曲線”模型(Gartner Hype Cycle),該模型認為,一門技術的發展要經歷五個階段。

啟動期:概念,媒體有所報導,引起外界興趣。

泡沫期:個別成功案例,一些激進的公司開始跟進。媒體大肆報導,各種非理性的渲染。

低谷期:該技術的局限和缺點逐步暴露,對它的興趣開始減弱。基於它的產品,大部分被市場淘汰或者失敗,只有那些找到早期用戶的公司艱難地活了下來。

爬升期:該技術的優缺點越來越明顯,細節逐漸清晰,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理解它。基於它的第二代和第三代產品出現,更多的企業開始嘗試,可複制的成功使用模式出現。媒體重新認識它,業界這一次給予了高度的理性的關注。

高原期:經過不斷發展,該技術慢慢成為了主流。技術標準得到了清晰定義,使用起來越發方便好用,市場佔有率越來越高,進入穩定應用階段。配合它的工具和最佳實踐,經過數代的演進,也變得非常成熟了。業界對它有了公認的一致的評價。

AI一路走來,經歷了最初被高度看好、泡沫化嚴重後被廣泛唱衰,再到泡沫去掉後成熟穩健發展等階段。今天AI進入高原期,成為主流技術,將被大規模應用。不過,AI產業依然有一些客觀問題有待行業給出答案,這些問題都是老問題,只不過當下更加緊迫。

第一個是AI商業化能力有待證明。

AI創業公司最有名的當屬“CV四獸”,即專注於機器視覺技術服務的四大獨角獸公司:商湯、曠視、依圖與雲從。2020年曠視科技衝擊港股IPO未果,3月12日再度衝刺科創板;此前不久依圖與語音AI企業雲知聲IPO折戟,多家AI公司上市遇阻,核心原因在於商業化能力有待證明。

《財經》披露的數據顯示,商湯2019年營收超過50億元,而云從和依圖分別才剛剛超過8億元、7億元。2017年至2019年,曠視營收規模逐年增長,營業收入從3億元增長至12.6億元。這些AI獨角獸公司都有一些共同特徵:營收增長快但整體規模較小,但燒錢規模卻很可觀,大都已完成數億甚至數十億美元融資,卻一直虧損,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9月),曠視科技淨虧損達到7.7 億元、28 億元、66.4 億元與28.5 億元,因此有媒體將它們稱為“吞金獸”。

不只是CV四獸。截至目前,不論是消費端的智能音箱/智能駕駛等AI產品,還是產業端的AI行業服務,普遍都存在“虧損換規模”的現狀。對此,一方面,AI企業要積極探尋商業模式,在技術研發外對市場高度重視,強化現金流能力,讓AI賺取真金白銀,比如可以讓AI深度融合場景,對產品做減法,從應用場景的單點和單應用切入,從單點產品到解決方案,再到面,不斷壯大AI應用生態。AI企業也要從解決社會重大問題和滿足社會重大需求進行突破;另一方面,投資者要給AI公司更多耐心,要有放長線釣大魚的長期思維,畢竟AI大規模爆發時點才剛剛到來。市場已經證明AI不是技術泡沫,資本應該放寬心,給予AI創業者更多耐心。

第二個是AI人才荒依然有待緩解。

前些年AI快速爆發,導致AI人才一度供不應求,企業年薪百萬招聘AI專業大學畢業生、高價挖角高校AI專家的新聞不少。後來,國家重視AI教育、高校開設AI專業、產學研共同培育AI人才,AI人才荒得到一定程度解決,僅僅是百度就宣稱自己已給行業培養100萬AI人才;優必選科技則宣稱在全球40多個國家,有約150萬名學生通過優必選科技學習人工智能。

然而,AI人才供給依然跟不上AI產業化進程,新十年AI人才依然供不應求。

高端AI人才依然稀缺,根據美國保森基金會旗下智庫的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球頂尖AI人才中的近60%定居美國,在中國接受本科教育的頂尖AI人才佔比最高,達到29% ,就是說,很多中國AI人才出國深造後留在了美國工作,導致中國本土高端AI人才匱乏。中國是AI大國,但領英大數據卻顯示,中國頂級人工智能人才僅排第六名。

細分領域AI人才同樣短缺,比如服務機器人領域,AI人才荒更嚴峻,因為這是一個複雜系統,牽涉到多學科,廠商需求大量複合型技術人才、市場人才以及產品人才;應用場景則需要懂服務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的人才。然而,複合型研發人才和應用人才太少,直接製約了產品研發和行業應用。

2020年國內人工智能人才缺口達500多萬,供需比例嚴重失衡。2021年加強人工智能人才,特別是高端人工智能人才、細分AI領域人才的培養,已迫在眉睫。

第三個則是AI倫理問題變成燃眉之急。

類似於A i換臉、“基於人臉識別的教室監控”這樣的AI應用出現,讓人們意識到,AI技術爆發,人類並未完全準備好。

任何技術都是雙刃劍,AI也不例外。AI技術會給網絡欺詐提供便利,讓“造假”變得更加容易,且難以辨別;AI技術會讓很多人失業,尤其是重複性強的工作,比如收銀、客服、監測、軟件測試工程師;AI算法是被人訓練出來的,人的偏見會被AI繼承,比如性別歧視、種族歧視、地域歧視;AI技術被黑客掌握,黑客的攻擊手段會全面升級。

隨著服務機器人、無人車等看得見、摸得著的AI應用爆發,AI倫理變得更重要。服務機器人在服務人類時,可能會跟人或者環境發生衝突/衝撞,責任該如何劃分?無人車在馬路上出現事故,責任又該如何劃分?很多問題都有待解決。我們不能因噎廢食限制AI發展,唯有AI倫理與法規雙管齊下。

AI倫理是人與機器以及AI時代人與人相處的道德準則,“阿莫西夫機器人三原則”就屬於機器人倫理。除了道德準則外,法律法規也亟待完善,比如針對自動駕駛的法律法規正在形成。

亞馬遜、微軟、谷歌、IBM、Facebook、蘋果等公司已聯合成立非營利性人工智能合作組織以解決AI倫理問題;2017年微軟在內部成立人工智能倫理委員會(AETHER);2018年Facebook宣布已成立專門倫理團隊防止人工智能的偏見。

國內,百度李彥宏多次提交關於AI倫理的提案,2019年馬化騰就指出“AI 治理的緊迫性越來越高”,應以“科技向善”引領AI 全方位治理,確保AI“可知”、“可控”、“可用”、“可靠”。我國監管部門則從頂層設計上決定了AI倫理的規範和執行。2019年6月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專業委員會發布報告,提出發展“負責任的人工智能”,這是我國首次發佈人工智能治理原則,當年7月24日,《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組建方案》被通過,根據《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組建方案》要求,組建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會議指出:科技倫理是科技活動必須遵守的價值準則。

AI新十年來臨,我們有理由相信,智慧的人類既可以發展利用AI,讓AI給國家、社會、企業與人民創造更多價值,也一定可以駕馭AI,與AI和平共處。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