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局勢:能源短缺引發新一輪危機的來龍去脈

·4 分鐘 (閱讀時間)
Fire fighters spray jets of water at a petrol storage tank at the Zahrani Oil Installation in southern Lebanon (11 October 2021)
黎巴嫩能源短缺,全國停電後又發生儲油設施火災。

全國大停電、火災、抗議、暴力衝突......原本就已陷入經濟困境的黎巴嫩再一次走到危機邊緣。到底發生了什麼?怎樣走到這一步?

2021年10月上旬,黎巴嫩國家電力公司因為燃料短缺,兩座發電廠停止供電,導致黎巴嫩全國停電。

全國停電一天後,供電斷續恢復,首都貝魯特隨即爆發13年以來最嚴重的武裝衝突,數十人死傷。

這個一度被認為是中高收入的中東國家還早已陷入了經濟困境、金融危機。

因為由來已久的政治、經濟、教派等等錯綜複雜的矛盾,中東觀察家們擔心,黎巴嫩可能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正常。

金融危機的連鎖反應

黎巴嫩自2019年以來,由於公共債務高企、失業率居高不下陷入金融危機。貨幣貶值90%,通貨膨脹嚴重,燃油、藥品、食品嚴重短缺,嚴重影響民生。

2020年開始的新冠疫情給該國狀況雪上加霜。

世界銀行發表的一份報告指出,2021年以來經濟危機進一步加劇,糧食和藥品陷入短缺,失業率飆升,原計劃進行的大規模疫苗接種工作也因供電不足而被迫推遲。

2020年8月,首都貝魯特港口區發生硝酸銨化肥引發大爆炸導致219人死亡、數千人受傷。震驚了世界。

雖然黎巴嫩政府在爆炸發生後集體辭職,但新政府一直因為政治紛爭無法完成組閣,對大爆炸的調查也無法最終結束。

A man counts US dollars next to Lebanese pounds at a foreign exchange shop in Beirut, Lebanon (24 April 2020)
黎巴嫩貨幣過去一年對美元貶值90%,該國陷入經濟危機。

停電導火索

由於世界石油、天然氣和煤炭等能源價格在2021年下半年大幅上揚,已經缺少外匯的黎巴嫩更加難以支付海外能源供應商。

原本就缺乏燃料的黎巴嫩電力公司更難以維持供電。

黎巴嫩國有電力公司在2021年夏季已經將居民的電力供應減少到每天2到4個小時,但最終在2021年10月出現全國性停電一天。

A women uses her phone light in a shop in Lebanon during a power cut
停電在黎巴嫩早已是家常便飯,但全國停電之前每天仍能穩定供電長達四小時。

電力短缺的問題迅速傳導到黎巴嫩經濟的各行各業,嚴重影響交通、醫療、供水、食品等方面的民生基本需求。

禍不單行的是,在全國停電事件後,黎巴嫩一石油設施又發生大火,數十萬升汽油被付之一炬。起火原因仍在調查之中。

聯合國警告說,黎巴嫩的能源危機意味著潛在的人道危機。這進一步引發了緊張局勢,導致不安全因素升溫。

抗議與武裝衝突

到目前為止,黎巴嫩沒有人因2020年8月貝魯特港口化學品大爆炸事件被追究責任。而負責調查港口爆炸案的法官貝塔爾遭到真主黨及其盟友的強烈反對,他們指責他帶有政治偏見。

黎巴嫩人對政府未能應對經濟不景氣、物價上漲、高失業率、公共服務不佳和腐敗感到憤怒。

能源危機之下,在真主黨及其盟友的推動下,成千上萬黎巴嫩人舉行了示威抗議,要求罷免負責調查貝魯特港口爆炸事件的首席法官。但有槍手向抗議者開槍後,爆發了激烈武裝衝突。

交火者使用了手槍、衝鋒槍和火箭彈等各種武器,使街頭衝突嚴重升級,導致數人死亡,數十人受傷。這是黎巴嫩自2008年以來爆發的最嚴重的武裝衝突。

Shia militia fighters fire rifles and rocket-propelled grenades during clashes near the Palace of Justice in Beirut, Lebanon (14 October 2021)
貝魯特街頭示威抗議演變成什葉派和基督教派民兵槍炮大戰。

在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調停與和平呼籲下,交火雙方暫時停火。

分析人士均指出,這次衝突反應了該國長期以來的種族宗派之間的矛盾。

BBC駐貝魯特記者福斯特說,目前只是一個不安的休戰期。但各方都在等著看港口爆炸案調查現在會朝什麼方向發展,以及原來的調查結果是否會動搖。

內外矛盾

過去近半個世紀以來,黎巴嫩飽受阿以戰爭和被佔領之苦。而在過去十年裏,又首當其衝地承受著敘利亞戰爭的衝擊,約有150萬敘利亞難民進入黎巴嫩。

Lebanese army armoured personnel carriers and ambulances near the Palace of Justice in Beirut, Lebanon (14 October 2021)
黎巴嫩黨派、宗派林立,社會矛盾由來已久,在經濟危機下更容易爆發。

在此過程中,黎巴嫩已經不再是曾經的中東經濟、文化、旅遊和媒體中心之一;曾被稱為"中東小巴黎"的貝魯特早已因為戰亂、衝突、腐敗,遠遠落後於迪拜、多哈和安曼等其他主要中東阿拉伯城市發展之後。

在2021年10月停電、火災、抗議和衝突發生前,黎巴嫩新政府正試圖打破該國長達13個月的政治僵局。

黎巴嫩國內宗教派系林立,總統、總理和議長分別由基督徒、遜尼派穆斯林和什葉派穆斯林擔任,政府中一些部長職位也長期為某一教派掌控。

黎巴嫩亂局也為中東地區大國地緣政治博弈提供了溫牀。中東地區的土耳其、沙特、以色列、埃及、伊朗等國家都長期對黎巴嫩有著不同的影響。

分析人士認為,在中東和平大格局實現之前,黎巴嫩國內問題的解決仍可能面臨諸多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