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籐專欄:1月5日和6日決定美國大勢

黎蝸籐
·10 分鐘 (閱讀時間)

進入新年,美國政壇角力繼續。

一方面,川普繼續不認輸,準備在1月6日國會認證時翻盤。綜合各種報道,川普陣營曾討論過軍管的方案。但筆者早有討論,揚言「軍管」只是妄想,川普即使有這個心,也沒有這個膽,更沒有這個能力。1月4日,十名前國防部長聯名向五角大樓發出聲明,要求五角大樓不要試圖插手總統選舉事務,否則把美國陷於災難性結局。美國軍方不會隨川普起舞,但前國防部長要聯名發表聲明,這也是美國民主的悲哀。

目前川普的方案是裏應外合。在外,是發動「川粉」在1月6日包圍白宮(現在擴展到1月5日和6日),給製造壓力。現在的問題是,首都華盛頓附近是深藍區,而能從全國紛紛過來支援的川粉則數量太有限。加上疫情因素出遊受限,要聚集起大量人群幾近奇跡。在過去兩個月,「川粉」發動兩三次華盛頓大游行,人數只有幾千到一萬左右(網上大量說是當天遊行水泄不通的圖片都是偷用以前其他集會的圖片)。

在内,即在國會現場,由親川普議員發起對選舉人票的異議,再通過主持會議的副總統彭斯,否決七個州遞上的經過認證的選舉人票。

早有共和黨衆議員聲稱會挑戰選舉人票,但在參議院,麥康奈爾試圖勸服共和黨同僚不要參與,以免有人被迫表態。但12月30日,密蘇里參議員霍利表示,會在1月6日對選舉人票提出異議。這樣有(至少)一名衆議員和一名參議員表示異議的情況下,1月6日必然會有辯論和投票。霍利的出頭帶動了其他共和黨人。1月2日,以德州參議員克魯兹爲首的12名參議員(和當選參議員)發表聲明,要求兩院成立一個類似1876年的選舉人委員會,對「大選舞弊」進行爲期10日的緊急審計。在審計接受前,他們不會承認「爭議州」的選舉人票。

一場最戲劇性國會認證過程

如筆者曾分析,需要兩院共同通過,這種異議才能成立,而民主黨至少可以在衆議院穩操勝券,異議必然會被否決。即便在參議院,至少有三名共和黨議員已表態反對異議。這樣,異議在參議院也注定無法通過。霍利和克魯兹等人,為討好川普和收割川粉,可謂不遺餘力了。

這樣,川普的最後希望還在彭斯,川普陣營認爲,只要彭斯宣佈選票無效,選票就會無效。可是,筆者以前也討論過,在1月6日的選舉人票國會認證過程中,彭斯只有儀式上的權力,他根本無權「宣告選舉作弊,不承認七個州的選舉人票」。

但川普陣營就是無法理解這一點。有共和黨聯邦衆議員居然狀告彭斯 ,認爲根據憲法修正案第12條,副總統應該有「實質的權力」宣佈一些選舉人票無效,彭斯如果不這麽做,就是違憲。彭斯不得不應訴,反對自己有這種權力。結果法院以沒有法律依據爲由,駁回了該衆議員的訴訟。現在川粉已經開始指責彭斯是「背叛者」。彭斯也不得不對參議員「根據憲法權力提出異議」表示歡迎,這當然只是言語上的敷衍而已。

儘管川普按正常途徑翻盤的可能爲零,1月6日必然是美國現代史上最戲劇性的國會認證過程。能安全渡過,就是美國的幸運。

在1月6日的選舉人票國會認證過程中,彭斯只有儀式上的權力,無權「宣告選舉作弊,不承認七個州的選舉人票」。(湯森路透)

另一方面,更引人矚目的是總統與國會之間的角力。國會大比數通過了兩條法案:一是2021年度的國防授權法(DNAA),二是疫情緊急刺激撥款和一攬子年度撥款。兩者波折重重。

12月23日,川普對國防授權法投下反對票。法案發回兩院。衆議院和參議院相繼以大比數「推翻了總統的否決」。這是川普上任以來第八次否決的法案,卻是第一次否決被國會推翻。國防授權法中給軍方增加了3%的軍費,在美國經濟收縮,赤字嚴重的當下實屬難得。而且,法案中有「挺台抗中」的聲明,也有給「太平洋威懾倡議」的22億美元的撥款。

照理説,一直說自己「支持軍隊,又熱衷「反中」的川普沒有理由反對。然而,川普責備法案「不夠尊重美國退伍軍人」、「沒有把美國優先放在首位」、「是給中國和俄國的禮物」,沒有人能準確知道具體指什麽。他最不滿意的是在法案中沒有涉及所謂「230條款」(即給互聯網企業「言論避風港」的權利)。川普一直認爲互聯網公司(社交媒體)針對自己,所以威脅要停止230條款以施壓或報復。但他沒有能解釋,這個軍費撥款的法案爲何必須和「230條款」掛鈎。

川普把共和黨害慘了

疫情緊急刺激撥款和一攬子撥款的爭議更大。由於川普和很多右翼傳媒故意混淆了這兩個撥款,有必要在此解釋一下。

12月21日,兩院共同通過了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Act 2021。這個法案包含了兩個撥款:一個是總額9000億美元的疫情緊急刺激撥款(Coronavirus Response and Relief Supplemental Appropriations Act, 2021),一個是總額14000億美元的一攬子財政撥款(omnibus spending bill)。前者屬於通常應付災難的特殊撥款(supplemental appropriation),後者則是常規撥款(regular appropriation),與疫情無關。

在川普(和右翼媒體)宣傳中,把這兩者混爲一談。於是就有了:給美國人只有600美元,卻給巴基斯坦2500萬美元解決性別不平等問題之類的對比宣傳。這咋聽起來很荒謬,但其實給美國人600美元是疫情撥款,而給巴基斯坦則是一攬子財政撥款中的一項。給其他國家一些經費,支持人權、環保和發展項目,是美國幾十年來的常規做法。這樣説起來,就再正常不過了。其實這類撥款還包括支持西藏、中國民運等項目。因此有些中國海外民運的川粉也一起反對法案,實在奇怪得很。

至於川普的另一個宣傳,即美國人只能拿600美元,非法移民卻能拿三倍(即1800美元),也是一個謊言。實情是,在去年4月第一次疫情撥款中,每人能拿1200美元。但是當時一類所謂「混合家庭」,即夫妻雙方其中之一是非法移民的家庭,即便另一方是合法移民或美國公民,也不能拿這1200美元。這次法案規定類似情況的合法移民或美國公民也有資格獲得600美元,而且還「補上」上次未能獲得的1200美元。所以總額是1800美元。是否應該「補上」見仁見智,但絕非所謂非法移民反而比合法美國人拿三倍補助。

這個疫情緊急刺激撥款本身就好事多磨。本來在四月份第一次撥款後,最早在7月就開始醖釀第二次撥款,但兩黨一直沒法達成協議。民主黨要求24000億美元,但白宮只肯18000億美元。民主黨讓步為22000億,但共和黨只肯讓步到20000億。最後在十月初談判破裂。這次撥款總額之所以雙方達成9000億美元的共識,是共和黨答應把一些有關疫情的撥款放在一同通過的一攬子撥款中之故。

川普一開始威脅不簽這個法案,但最終在12月27日還是簽署了。但他同時批評,給美國人的支票不應該只有每人600美元這麽少,要求要每人2000美元。這建議立即得到一向支持「派錢」的民主黨人強烈響應。於是衆議院立即利用快速程序通過動議,增加撥款。

這樣反而令一向反對「派錢」的共和黨進退兩難(在此前兩黨協商時,桑德斯提出的每人1200美元的方案就被共和黨人阻擋)。不支持2000美元方案,就等於和川普唱反調;支持,則和共和黨的「小政府」、「低赤字」理念相違背,令保守派選民不滿。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否定了快速程序,何時辯論和表決尚無日程表。

無論如何,在疫情撥款問題上,罕見地出現了川普和民主黨連為一線,指責共和黨的情況。川普這樣做,無非想留下一個「愛惜人民」的形象,但就把共和黨害慘了。

目前川普的方案是裏應外合。在外是發動「川粉」在1月5日和6日包圍白宮,製造壓力。(湯森路透)

直接受影響的1月5日喬治亞的兩場參議員「一對一的加時賽」。這是1月6日前,美國政壇的頭等大事。由於現在參議院中,共和黨以50:48領先兩席。如果喬治亞這兩席都被民主黨贏得,那麽雙方打成平手,加上副總統哈里斯的一票,共和黨在參議院也居於劣勢。因此,在喬治亞至少贏一席是共和黨不可或失的「生死之戰」。

不出意外,雙方都在喬治亞投入大量的資源。雙方到12月20日爲止,已投入4億5千萬美元的廣告費用,平均每人1億多美元。堪稱史上最貴的參議員競選(通常參議員競選花費是每人數千萬級別)。

這次川普出人意料地以微小差距輸掉了喬治亞,最主要的原因是民主黨在選民登記中做得異常出色,郵寄選票也更有利民主黨。現在選民登記沿用總統選舉時的,也同樣允許郵寄投票。根據12月底的最新民調,雙方可謂叮噹碼頭,民主黨候選人以1-2百分點的優勢領先。共和黨不容樂觀。

然而,以上討論的兩個政壇角力,對共和黨非常不利。川普不斷質疑喬治亞州的「選舉舞弊」,這帶來的後果就是很多保守派認同「選舉舞弊」,進一步認爲選舉無用。於是不肯去投票。川普要求派2000美元,共和黨猶猶豫豫,這給民主黨候選人一個極好的攻擊共和黨對手的藉口:我們能幫助你獲得2000美元,而共和黨人不能。由於雙方的差距是如此微小,很可能這就是導致共和黨候選人落敗的關鍵。萬一如此,共和黨真是被川普連累了。

※作者為旅美學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爛粉集合!《嗨起來!白爛貓五週年特展》3/14 前於松山文創熱鬧展開

【影片】蠟筆小新《甜點世界大冒險》快閃店!限定商品獨家販售、5 大闖關遊戲等你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