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憲政危機加暴動威脅 美國民主從未如此險峻

黎蝸藤
·11 分鐘 (閱讀時間)

在總統辯論後的最後十天,雙方採取抓緊最後的拉票。川普展開大規模的地面選戰,爲了彌補上因患病而「損失」的時間,他不知疲倦地一天跑五場競選。川普最後的攻擊點的「能源牌」,主力猛攻「拜登要禁止化石能源牌」上,主攻賓夕法尼亞、密西根、威斯康星和明尼蘇達四州。川普作爲最大的明星,集會動輒數萬人,支持者車隊延綿十幾英里,在寒冷的深秋夜晚還熱情似火,人氣之高令人瞠目結舌。

民主黨也在最後階段放棄了完全依賴網上動員的方式,拜登和民主黨的重量級人物歐巴馬、桑德斯等都開始了「汽車集會」(drive in),演藝明星也在最後時刻紛紛表態支持和撐場表演。民主黨最後時刻還是打「疫情牌」。最近新冠疫情在美國第三波爆發,每日感染率達歷史新高,為民主黨的「疫情牌」助燃。

兩種完全不同的戰術,針鋒相對的路徑選擇,誰勝誰敗都在今天(11月3日)決定。競選大戲走到終局,但開票大戯才剛剛開始。

點票是否順利?敗選者是否會認輸?支持者會不會暴動?美國會否陷入憲政危機?

這些疑問在美國歷史上很少會出現,但在這一刻,卻令人擔憂。很多大城市的商鋪,紛紛預先在門窗外安裝木板,以防萬一。可以說,在美國現代史上,從未出現過如此險峻的民主危機。

川普作爲最大的明星,集會動輒數萬人,人氣之高令人瞠目結舌。(湯森路透)

這種情況的出現並非無因。這次選舉由於疫情之故,為避免公衆聚集,絕大部分州都實施了兩項措施(各州的法律不同)。

第一,絕大部分州都設立提前投票的選項。很多州都把開始投票時間推前到5-46天不等。不少州都提前到正式選舉前30天左右。在關鍵州如下:亞利桑那(27天)、佐治亞(23天)、密西根(45天)、明尼蘇達(46天)、内華達(17天)、北卡(19天)、俄亥俄(28天)、威斯康星(14天)。而關鍵州佛羅里達和賓夕法尼亞的提前投票還因不同的縣而異,情況非常複雜。

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是首次大規模運用俗稱「郵遞投票」的缺席投票方式(absentee ballot)。郵遞投票在美國選舉並非罕見,在海外人士、行動不便者等無法親身投票的人一直使用。但在以往,它是補充方法,而且一般是有特殊情況的人士事先申請才允許,在整個投票中只佔極小部分。只有在雙方票數差距很小的情況下才變得重要。比如2000年,小布希和戈爾在佛羅里達的點票爭議,其中之一就是要等海外美軍的郵遞投票到達。但今年絕大部分州都允許無條件的郵寄投票,俄勒岡州還規定所有投票都用郵寄方式進行。

這兩項變化在理論上都有利民主黨。根據統計數據,民主黨人更傾向提前投票。而根據右翼的宣傳「民主黨容易在郵寄投票中作弊」。抛開下面立即要分析的「作弊論」,它們更利於民主黨的真正原因,還是無論提前投票還是郵寄投票都有助提高投票率。根據最新的統計,有九千多萬人通過親自提前投票和郵寄的方式投票了。這個數字是2016年提前投票數字的2.12。其中43%是民主黨人,37%是共和黨人,20%是獨立選民。而傳統上,投票率越高,對民主黨越有利。當然,這次投票方式史無前例,誰更有利還要有待最後結果才有説服力。

由於以往經驗,兩黨在對待投票的態度完全相反。共和黨傾向用各種小手段「剝奪選舉權」(disenfranchise),民主黨則針鋒相對主張「支持投票權」(enfranchise)。

比如,佛羅里達以前就有法律,重罪犯即便在釋放後也不能投票,幾年前才廢除。佛羅里達還規定,如果罪犯沒有還清欠政府的債務,也不能投票。大亨布隆堡曾計劃出資數百萬美元幫他們償還債務,可讓他們有權投票。至於投票時是否要出示證件和出示什麽證件,更是長期爭議(這裏不展開討論)。在重要的搖擺州中,賓州、北卡和内華達原先都沒有出示證件的要求。前兩者在今年通過要求出示證件的法律,但兩州的法庭都把這項立法否決了,至少要等到這次選舉後才生效,受到共和黨的抨擊。

川普一直强調「民主黨人投票作弊」。然而,投票作弊是重罪,過往因投票作弊而被定罪的案件卻少之又少。有理由相信,「作弊」只是宣傳上的抹黑。根據學者的分析,以往選舉中即便有「作弊」,其規模之小也不足以影響選舉結果。

傳統上投票率越高,對民主黨越有利,這次投票方式則史無前例,還有待最後結果才能論斷。(湯森路透)

然而,這次大規模的郵寄投票,卻給「民主黨作弊」的説法提供更多的火藥。比如,紐約郵報的一篇報導說「一個民主黨的黨工說自己在郵寄投票中作弊已經有十多年」,還介紹的了「作弊的方法」(鑒於紐約郵報的名聲,可信性有多少靠讀者判斷)。今年5月份,紐澤西一個當地選舉過程的有五分一的選票被判無效,有人因此被控「作弊」,則被保守派有意無意地移植到「大選作弊」中。

毫無疑問,採用投票方式令「作弊」的可能性大增,比如若有郵遞員故意丟棄選票,或者偷別人的選票自己填後寄出等。然而,「有可能」、「更容易」是一回事,有多少人願意冒重罪做這種事又是另一回事。俄勒岡是最早采用全部投票通過郵寄方式進行的州,該州在過去19年在一千五百萬張郵寄選票中,只有15個因作弊而起訴的案件。而且,如果有「作弊」,也沒有理由認爲,只有民主黨會作弊,共和黨就不會作弊。事實上,川普自己就在集會上號召選民「投兩次票」,這也是作弊的一種方式。

郵寄選票帶來的最大問題,其實不是「作弊」,而是郵寄選票的「廢票率」可能很高,光是在民主黨初選中,就有多達五十五萬郵寄選票被判無效。幾乎可以肯定,選票是否有效會引發大量由當地法庭解決的訴訟。

郵寄選票的另一個問題是截至日期和開票時間,各州都不同,這同樣引發爭議。有些州,如果大選日都收不到選票,以後到達的選票就無效。有些州則以郵戳爲準,只要郵戳在11月3日或以前,在合理的時間内送達,就算有效。而後者,則會拖慢點票過程。在開票時間方面,有的州可以收到就點票(但不公佈),有的州則規定到了選舉當天,甚至選舉當天結束後才開始點票。

在一些爭持激烈的搖擺州,這會導致在幾天後才能宣佈誰是勝利者。也可能導致川普開始票數高(因爲預計共和黨人更多願意親身投票),而拜登的票數則在郵寄投票開始點票之後才慢慢「追上」的現象。

和所有對投票權的態度一樣,共和黨的策略是努力阻止郵寄投票。除了不斷攻擊「郵寄投票導致作弊」之外,也使出各種手段試圖減少郵寄投票。

比如德克薩斯規定,一個縣只能有一個固定的地方接受投遞出郵寄投票(drop off location)。一個縣只能有一個投票點,這比親自投票的點少多了,意味著郵寄投票的選民只能開車到這個特定的點去投票。一開始當地法庭判決違憲,但州的最高法院則支持了州政府的做法。

又比如共和黨人在賓州立法,把收到郵寄投票截止日提前11月3日選舉當天(而不是按郵戳),但被法庭否決。案件上訴到最高法院,最後以4:4的投票,支持州法院的做法(最高大法官羅伯特站在州法院的一方)。

由於這次選舉的特殊情況,美國出現憲制危機的可能性空前地大。

川普在四年前就抨擊「民主黨作弊」。結果四年過去了,什麽「作弊」的證據都沒找到。這次有郵寄選票,他更因此誇大「民主黨作弊」,還誓言「如果民主黨不作弊,自己不會輸」。

這句話反過來說,就是「如果自己輸了,就是民主黨作弊」。

德州休士頓的選舉工作人員清點郵寄投票。(湯森路透)

也因此,川普和彭斯都至今都不肯承諾,敗選的話會和平移交政權。在第一次總統辯論中被問到「敗選會不會和平移交政權」時,川普卻說,民主黨選舉舞弊,「一大袋選票被扔到河裏去」。事後,有記者追問白宮發言人麥恩科尼,這條河是什麽河,好讓自己去調查一下。這位美女顧左右而言他。其實這條河就叫「順口開河」罷了。在副總統辯論時,彭斯被問到同一條問題。彭斯一向給人的感覺是較爲正道,但跟了老闆四年也被「帶壞了」,同樣説出那套不着邊際的話,一味强調共和黨不會輸。是的,共和黨或許能贏,但現在別人問的是「假設共和黨輸了的話」會怎麽樣。

川普一直抨擊,如果選舉當晚不能出結果,將非常不妙。據報,川普和他的團隊還準備在大選當晚,即便開票未分明之際,即便各大新聞機構尚未宣佈結果,只要他領先,就提前宣佈自己獲勝。(川普說這是假消息)。川普這樣做,無非就爲了先把自己放在勝利者一方,再製造民主黨「不認輸」的輿論。如果他真的這樣做,等同「自己說自己贏了」。這是在一些民主未成熟的國家,才能看到的景象。

川普還鼓動右翼民兵組織「驕傲男孩」,「退後一步,隨時準備著」(stand back and stand by)。準備什麽,雖然沒有説出口,但這種狗哨政治不言而喻。

在任總統不肯承諾政權和平移交,這在美國歷史上似乎是第一次。這將摧毀美國最值得驕傲的憲政傳統。憲政的意思就是要遵守憲法。憲法說總統一任做四年,就是做四年。憲法說選舉贏了的人做總統,他就會是總統,輸了的人要認輸。即便有爭議,也必須以和平合法的方式解決。美國總統選舉史上有數次出現爭議,但最終也都通過憲法安排的方式和平解決。

無疑,也有左翼激進分子誓言如果民主黨輸了會發動抗議對抗,但民主黨的政治人物從來沒有鼓動「輸了不認輸」的行爲,只是强調「每一票都要算數」,不能被川普「偷走選舉」。相反,在總統和副總統辯論中,當拜登和哈里斯同樣被問到「是否會認輸」的問題時,他們都承諾「輸了的話會認輸」。這和川普自己親身鼓動選民「不認輸」,有天壤之別。

正如美國政治學家戴雅門(Larry Diamond)所言,川普當政,美國民主制度的三大支柱中,自由和法治儘管受到重創,但總算經受住了考驗;但第三大支柱——自由公平的選舉——所面臨的威脅,要嚴重得多。這次選舉,就是考驗美國能否挺過這個最嚴重的威脅之際。

因此,無論川普贏還是拜登贏都好,最重要的還是「美國的民主要贏」。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為旅美學者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黑心仲介坑殺實錄 專家剖析自保六大防線

【影片】Google進駐彰化房價漲? S大:看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