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光明交織的二月

楊艾俐
中國時報

牛津大學教授魯益師(C. S. Lewis)把愛分成4種,親愛、友愛、情愛、大愛。整個2月,這4種愛都挑戰著整個世界,在華人世界尤然。但是光明總伴隨著黑暗、希望總伴隨絕望。

2月上旬第一架美國包機接回了在武漢的美國人,隔離所在南加州一個城市的空軍基地,當地美籍華人輿情大嘩,紛紛致電地方官員,希望阻止這個行動。其實,隔離所離他們住所約30公里,根本無威脅,但華人惜命,把自己選區的議員電話打到爆。

11000公里外武漢當地一個小區,一位被感染的女性在諸多住房門把上吐口水,這個社區已有30多確診病例,是什麼樣的憤恨、絕望,讓這個年輕女性要與鄰居玉石俱焚。

完全相反的例子發生在355年前的英國,也是2、3月春暖花開的日子,一個英國中部的小村落埃姆村,全村人每家都有人患有鼠疫(俗稱黑死病,中世紀橫掃歐洲,死了5000萬人),村裡牧師莫伯森卻說服村民們不要離開埃姆村,因為埃姆村掌英國交通樞紐,會大幅減少瘟疫擴散,在禱告尋求神的旨意後,村人和牧師搬了大石頭在村前阻擋外人進來,自己人也不出去,是最早的封村。

那年8月死亡數達到了最高峰,350位村民死了2/3,一個叫伊麗莎白的村婦在8天之內掩埋了死去的6個孩子和自己的丈夫。但這個小小村落多少阻止了英國瘟疫的擴散。這些人完成了4種愛,尤其是用自己的生命化成大愛。

這些日子來,很多故事暖人肺腑。一名台商的兒子患血友病,只有台灣才有的抗病藥。醫藥即將告罄,台商、健保局聯手千里迢迢,繞了圈子把藥送到已經被封城的武漢,現在又將母子接回台灣,救了孩子一命。

很多大陸基層人民資助也感人甚深。一個河南國家級的貧困鄉村捐了10萬斤大蔥給武漢,村民用手拔了3天才採收完,快遞聯絡不到,一位志願者開了1800公里送到武漢。這個故事讓我想到2000年前,一位在以色列的喪偶婦人,把自己僅有的兩個小錢放到捐獻箱裡,耶穌嘉許她所投的比眾人更多,因為她把所有的都投進去了,眾人是把自己多餘的奉獻出來。

2月裡有絕望,每個冷冰冰死亡的數字後,是一個個鮮活的面龐在人間消失,和一組組破碎的家庭。55歲的導演常凱17天內失去了爸媽,他和姊姊也相繼病亡,過世前寫給朋友的信曝光,上面寫著「床前服侍雙親數日,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奄奄氣息之中,廣告親朋好友…」讀來令人鼻酸數日。

但也許是童騃的樂觀,我每天看完新增的病例及死亡的病例外,總看一下治癒人數,截至25日為止,確診雖有近8萬人,卻還有2萬2千多人治癒,台灣雖然有32確診,但也有6人已經痊癒出院,大陸也有近1/4的人治癒,相信治癒的人會與日俱增。

瘟疫之路總有走完的一天,而面對未來,愈黑暗,愈要相信光明。義大利詩人梅塔斯塔齊奧曾說:在黑暗中,即使是一線微光,也常常能使航手找到北極星而修正他的航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