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入黨可能是民進黨「終結的開始」

·8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果將近來幾件似不相關的事件串連起來,就會出現原先意想不到,但卻令人為之悚然的意義。首先,是民進黨地方黨部(台北市、嘉義市)染黑事件。其次,則是松山分局對黑社會闖入滋事,不只息事寧人,還主動湮滅証據。最後,則是在雙北警局局長均出席的義警餐會上,黑社會竟敢太歲頭上動土,潑灑大量蟑螂。

第一件事不算離奇。因為民主選舉不論出身,人人都有一票,黑社會當然有投票的權利(107年刑法36條修正後,褫奪公權僅限於:一、為公務員之資格。二、為公職候選人之資格),政客當然會爭取他們支持。而且黑社會有另類的組織與紀律,在大哥使喚下,小弟唯命是從,投票率不只高,還能集中特定對象。相比之下,一般無組織的選民簡直是「空氣票」,所以政治人物當然不會放棄經營投資報酬率高的特定選民。

不過,如果只是選民就罷了。問題是,「一張票一世情」雖是陳腔爛調,但它某些時候是被認真看待的。對一般選民而言,政客開開芭樂票,頂多換來幾句不滿,或下次不支持,但對江湖人物就不是這麼簡單了。選舉得要造勢,造勢就要有人支持。這次這麼多人出來「挺」,下次大哥有點什麼事,政客哪敢不理會?畢竟,出來混,是要還的。而且對兄弟來說,「面子」比什麼事都重要。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黑白互動越密切,灰色地帶越來越寬,黑與白越來越難劃分。畢竟,雙方欠來欠去,債多不只可以不愁,還可以把算不清的債務變成雙方的交叉持股。

但黑白共生的狀況是如何開始的呢?其實,對原來長期穩定經營某地區、領域的黑白兩道,因為各有一片天,井水與河水就各不相犯。但問題是,不管黑白兩道,總是會有突然出現的新人。新,當然不懂規矩,而且為了冒頭、爭奪市場,就算懂,也必然裝不懂,而開啟了所謂「破壞性創新」的過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李登輝前總統,在種種舊勢力阻攔下,李前總統引進地方勢力與之相競爭,從地方包圍中央,用本省來抗衡外省,使原來國民黨統治下長期的中央/地方二元體制開始鬆動瓦解,進而形成「主流」與「非主流」之爭,最終徹底擊垮黨內不分省籍的反對派。

這當然是為了民主的不得不然,但代價卻是「黑金」開始坐大。專制年代不是沒有「黑」與「金」,只是被壓制在特定的角落裏。民主化開始,專制高壓消退,這些勢力當然開始冒出頭來,大哥與金主紛紛從抬轎變坐轎。因為大哥要的是漂白與護身符,金主有錢後還想有地位,最終都形成權與錢的無限循環。

不過,從專制到民主的過程千難萬難,難以苛責當事者一定得面面俱到。但如果民主化之後再重蹈覆轍,就很難自圓其說。蔡總統由學者、官員從政,原本就與李前總統頗為相似。李在蔣經國乍逝時接下權力大位,蔡則在2008年民進黨大敗,沒人願意承擔時接下重責大任,都是在權力真空或混亂下出線的典形。對所屬政黨而言,兩人都是非典型的黨員,一開始都單槍匹馬、無權無勢。

但不想當傀儡,就只得突圍。為了與其它派系抗衡,先收編黨內散兵游勇,接著吸納帶槍投靠、不被視為自己人的黨員。但仍不敵其它派系時,就必須從外部引入其它勢力,「青年入黨」便應運而生,使「英系」能與新潮流、正國會、湧言會分庭抗禮。

蔡英文與李登輝都是非典型的黨員,一開始都單槍匹馬、無權無勢。(湯森路透)

但青年的價值標準與愛憎取捨很難一以貫之。更何況,自詡為正義與道德化身的青年,怎會願意接受既有黨派的迂腐標籤?不過,任何群體都有唯利是圖者,某些青年嘴裏談的是理想,手裏拿的卻是政府標案。還有另一群青年不只不怕標籤 (因為原來的更臭更爛),還視之為護身符;而且有組織與紀律,如臂使指,一呼百應,當然派得上用場。

這些新興勢力仗著有人撐腰,自與舊勢力扞格不入(即便原來是舊勢力拉拔的,但在以利相結合的前提下,他們當然會改投更強的主子)。去年民進黨北市黨部主委的選舉,正是因為擺不平各方勢力,黨中央強力介入並修改辦法,讓縣市黨部主委可以排除入黨2年限制。但在投票者仍得入黨滿2年的條件下,結果竟造成當選者因黨齡不足2年,竟然不能投自己一票。

有被選舉權(參選權)者,竟然沒有選舉權(投票權),始作俑者為了遮掩這個大違民主政治常態的荒謬結果,也為了擴大派系力量,今年竟把投票權、被選舉權,一律由2年改為1年。而其他派系見勢則順水推舟,上下交相賊,使明年黨職選舉時,可投票人數與有意參選者突然暴增。

當權派系本想藉由取得黨職,在未來勢必跛腳的狀態下安全下莊,甚至繼續掌握權力。但方法是普遍的,就算因人設事,也可能被對手反向操作。而且先是自己豢養的惡犬在外惹是生非後,地方派系順藤摸瓜來告御狀。可見身不正、令不行,中央頂多只能宣誓「家裏有大人」,壓制各個蠢蠢欲動的派系。

所以只要能當選,〈排黑條款〉就不適用。現在說要用AI來篩選申請入黨者,讓人恍然大悟,原來「電腦不只會曉揀土豆,閣會曉揀黑道」!過去的犯罪記錄容可查詢,但現在的所做所為,如果用AI就可以查得到的話,《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電影裏的預知犯罪、事先阻止,不就能夠成真?看來該用AI的,不是民進黨,而是警政署。

就像民間長期譏評,所有人都知道黑道在哪,只有警察不知道一樣。只要稍微拉長入黨審核期限,稍微打聽身家背景,怎麼可能不知道?就算以過去入黨申請日就當成生效日,難道不能事後篩選與剔除?這一切,端看有無私心而已。

至於其它兩件黑道囂張的行事,又與此何干?其實關係可大了。黑道入了黨,有執政黨當後盾,警察也得禮讓三分。而近年警界人事屢屢打破慣例與文化,也不遵守操守、倫理與法律,甚至還越級上報。只要見風轉舵,昇官指日可待。黑道看在眼裏,自然覺得和警方是同一個老闆,有關係就沒關係,凡事自然好商量;甚至還覺得彼此作風相近、氣味相投,警察大可不必裝腔作勢、自鳴清高。但如果警察表現得拒人於千里之外,黑道當然會冷笑:都當了婊子,還想立貞節牌坊?所以衝派出所,怎麼會是禁忌?警察在,又有什麼了不起?

就算把松山之亂勉強解釋為長期陋習下的息事寧人、官官相護,但警蟑之亂就無法如此視之,畢竟,有哪個黑道會白目到,專挑警察在時去登門要債?而潑蟑者從北聯轉投竹聯,民進黨北市黨部染黑又與北聯有關,很難不令人多作聯想。而且潑蟑螂,當然是刻意製造不衛生、不乾淨的印象。但這場餐會參與者是警察與義警,這個「不乾淨」的印象,很難不帶著挑釁的意味與歧義的聯想。

整個過程可以看到,執政者任意操弄警察系統,想升官就避不開逢迎拍馬,失去了中立性。為擴大黨內支持,就良莠不齊地廣收黨員,完全失去「清廉、勤政、愛鄉土」的政治理想。

難怪前民進黨祕書長羅文嘉在2020輔選成功後,毫不留戀地離開。並且斷言現在的民進黨早已不是他熟悉的政黨,現在的處理方式「遲早會出事」!其實2020小英連任成功,還真要歸功於習近平把「九二共識」定義成「一國兩制」,以及暴力鎮壓香港「反送中」,激起台灣人不願被中共統治的願望,並把這願望寄託在民進黨身上。但如果哪天中國不再對台灣構成威脅,而國民黨瓦解或成功轉型,到時,恐怕民進黨的歷史性、階段性任務就走到了盡頭。如果民進黨再不反省、檢討與革新,恐怕此刻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親眼見證一個「終結的開始」……

※作者為政大東亞所博士生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立榮班機爆胎緊急迫降滯留百名旅客 松山機場14:30恢復起降

【影片】重現雲林蘆筍榮光!春季限定的蔬菜之后—白蘆筍:產地篇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美國務院東亞局推文 挺台參與WHA
我第5年未獲邀參與WHA 兩岸外交官員打口水仗
為買疫苗 友邦宏都拉斯擬在陸設商務辦事處
歎「蔡變局內人」 潘忠政:不再對她有所期待
先反公投才提疫情 總統臉書惹議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