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的基民盟會不會「右傾」?

Sabine Kinkartz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薩賓娜颶風席卷德國的同時,一場政治風暴也讓柏林動蕩不已。執政黨基民盟主席克朗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一次黨內會議上表示,她不會作為總理候選人參與2021年大選。被簡稱為"AKK"的克朗普-卡倫鮑爾同時表示,她也將辭去黨主席職務。幾小時後,她公開宣布這一決定時給出了理由:"我認為,黨主席和黨的總理候選人應該是同一人。"

這一宣布顯示,57歲的克朗普-卡倫鮑爾終於承認 ,黨內持續不斷的權力鬥爭已經讓自己的權威消耗殆盡。14個月前,AKK當選基民盟黨主席,成為默克爾的繼任者。而默克爾則繼續擔任總理職務。對於數十年來始終由一人兼任黨主席和總理的基民盟來說,算是一種全新嘗試。

但這場實驗已經宣告失敗。盡管總理本人刻意置身事外保持低調,以免讓AKK處於她的陰影之下,但後者依然無法集聚足夠的力量和權威,而這恰恰是默克爾多年來行走政壇的看家本領。恰恰相反,越來越明顯的是,在AKK的帶領下,基民盟的內部分裂日益加深:一個派別希望重新回歸到典型的保守主義政治,而默克爾所代表的另一派則希望聚焦在社會自由派的中間路線。

默克爾的自由派傾向

2018年12月7日當選基民盟主席之後,AKK 並沒能堅持多久。當時,她被普遍視為默克爾中意的人選,在黨內選舉中擊敗了兩位保守派競爭者。

從黨內討論可以明顯看出,基民盟處在一個十字路口。默克爾領導該黨18年,對中左翼路線采取開放態度,導致許多從前被視為社民黨範疇的理念在改頭換面之後成為基民盟的政策。不過在任何領域,只要基民盟這麼做,社民黨的民意支持率就應聲下滑。

不過,這一做法也有其缺陷。第一,讓基民盟的右翼出現空隙,讓德國選項黨(AfD)得以乘虛而入,該黨以保守派力量的面目起價,很快便發展為更趨向極右翼的政黨。此外,默克爾的"左傾"也讓黨內發展出保守派反對力量,在"價值聯盟"的名號之下,他們的牽制力和關注度日益增加。

"AKK的成就" AKK最初嘗試駕馭保守派,但未能成功。現在的問題是,基民盟中的這一派別是否會變得更加具有影響力。保守派領袖人物之一是默爾茨(Friedrich Merz),他曾擔任議會聯盟黨團主席。十年前,這位商法律師因為與默克爾意見不合而退出政壇。2018年,他重出江湖,但在基民盟主席選舉中以微弱差距輸給AKK。 另一位潛在繼任者是北威州州長拉舍特(Armin Laschet)。他被視為默克爾的忠實支持者。2015年後,默克爾因為難民政策而飽受攻擊時,拉舍特始終表示堅定支持。被視為屬於基民盟中自由派的拉舍特迄今為止對是否有意競逐黨主席以及總理候選人的位置保持沉默。他表示,基民盟和基社盟要拿出一份令人信服的答卷,就必須兼顧兩黨的政策寬度,以及各州的地方民意。 左翼黨主席基平(Katja Kipping)表示,如果默爾茨成為黨主席,"基民盟很快就會和德國選項黨聯合執政","AKK的成就是維持了保守派右翼的防火牆,留住了該黨的靈魂"。基平預言稱,基民盟領導權之爭也會成為該黨未來政策路線之爭。 在德國東部的圖林根州,這場戰鬥已經打響。上周三(2月5日),自民黨人凱默裡希(Thomas Kemmerich)在基民盟,自民黨和選項黨的支持下當選州長。基民盟與極右翼選項黨的攜手合作在全國範圍內引發憤怒情緒,同時被視為打破了一項長期以來的政壇禁忌。許多基民盟成員認同這一觀點,但並非所有人。 基民盟的防火牆

雖然在德國西部,大部分基民盟人的共識是,必須堅決拒絕與選項黨有任何瓜葛,但在前東德地區,許多基民盟成員卻積極盼望能與選項黨進行政治合作,不論具體形式如何。而在政治光譜的另一端,德國東西部的人們對於如何對待左翼黨也有截然不同的想法。

AKK明確表達了自己的立場:"與選項黨和左翼黨不和解,不合作。"她在周一發表的聲明中表示,德國選項黨"與我們在基民盟所堅持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但她同時補充道:"左翼黨的歷史和政策與基民盟原則的關鍵部分完全無法調和。基民盟不可能與左翼黨合作。"AKK是否能維持這一路線?現在她已經宣布將辭去黨主席職務,只是一個過渡性人物。鑑於她此前便缺乏權威和權力,現在又如何能指望她會做得更好?她似乎希望給人留下鬥志仍存的印象:"我曾是黨主席,我現在是黨主席,而在可見的將來,我仍是黨主席。"

作者: Sabine Kinkartz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