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妃御用攝影伸狼爪! 名模揭時尚界性剝削文化

時尚名模的世界光彩迷人,常讓人忽略了它背後辛苦的汗水和淚水,更常讓人忽略的是隱藏在產業之中權力的不對等乃至於虐待、剝削、與犯罪。

《波士頓環球報》在最近的調查報導中,追蹤報導了時尚模特兒——尤其是一些太年輕的模特兒——可能遭遇、或正在遭遇的性剝削與性侵害。

其中被點名經常對女模伸狼爪的慣犯,有多位全球時尚界名號響叮噹的知名人物,包括已故黛安娜王妃的御用攝影大師德馬舍利耶(Patrick Demarchelier)。

對身材面貌姣好的青春少女來說,時尚業充滿了璀璨光華和名利雙全的前景。

不過,《波士頓環球報》的調查團隊(當中包括曾揭露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兒童事件,並獲新聞普立茲獎的知名記者)提醒她們,模特兒生涯的起步可能是這樣:

妲莎・亞歷山大(Dasha Alexander)在她十五歲第一次試鏡時,攝影師一手拿著相機,另一隻手則插入了她的體內——他解釋這個動作是要讓照片看起來更「野性」、更「官能」。

可可 羅莎(Coco Rocha)十六歲時,因拍照時拒絕裸露,攝影師馬上換了一個比她還更年輕、更順從的女孩子取代她。幾個月之後,另一位知名的攝影師為她拍照的同時,一邊模擬性高潮。

蓮卡 朱布克列娃(Lenka Chubuklieva)十七歲時,她的經紀人多次對她伸出鹹豬手,一名攝影師曾把她推倒在床強吻,還有一名攝影師曾在她面前自慰並且威脅膽敢張揚就要毀了她在烏克蘭的家人。

時尚界的#MeToo潮 模特兒挺身控性騷

在2017年風起雲湧的「#MeToo」(我也是受害者)運動鼓舞下,超過50名模特兒向《波士頓環球報》的調查團隊吐露了她們在職場上曾經歷過的不當性行為,程度從不當的身體接觸、到嚴重的性侵。有些模特兒想要揭發惡性嚴重的慣犯和背後促成他們為所欲為的權力結構。有些人則希望有更多新的法律保護並且對時尚模特兒產業帶來徹底的改革。

這些以女性佔多數的模特兒們指控的對象,至少包括了25名攝影師、經紀人、設計師、選角導演、和其他相關專業人士。

受害者當中有人選擇公開身分挺身而出,有些因為擔心遭受報復而匿名。不過《波士頓環球報》的調查,基本上都經過第三方的查證,以及包括電子郵件等通訊資料的佐證。

被控訴的人當中,則包括全球時尚界幾位赫赫有名的權勢人物:黛安娜王妃的私人攝影師德馬舍利耶、《Elle》和義大利《美麗佳人》的封面攝影師貝爾梅爾(David Bellemere)、「維多利亞的秘密和」《Vogue》等知名品牌的攝影師卡德爾(Greg Kadel)。

其他被指控的人還包括經常為自費試鏡的模特兒拍照的攝影師帕索斯(Andre Passos)與沙巴爾(Seth Sabal),以及和Coach、Zara、Tommy Hilfiger等知名品牌合作,全球最有權勢的設計師之一坦普勒(Karl Templer)。

這幾位男性對於被指控的內容一概否認,有人堅持與模特兒之間是彼此合意的性接觸,也有人說模特兒有所誤解,他們的觸碰身體和擺位置都是工作的一部分。不過,若按照模特兒們看來,這些說法都是時尚業長久以來利用權勢進行性剝削的說詞和潛規則。

《波士頓環球報》的報導在上週揭露之後,旗下擁有《Vogue》、《Glamour》、《GQ》、《浮華世界》、《紐約客》的媒體巨頭Conde Nast公司已經宣佈中止與德馬舍利耶和卡德爾的合作,而維多利亞的秘密也宣布暫停和卡德爾的關係。

黛妃御用攝影師 至少七人指控性剝削

今年74歲的德馬舍利耶,在時尚知名品牌擁有豐富人脈,對時尚模特兒具呼風喚雨的權力。他不只負責攝影,經常也決定哪些模特兒照片可以上雜誌封面。(東方IC)
今年74歲的德馬舍利耶,在時尚知名品牌擁有豐富人脈,對時尚模特兒具呼風喚雨的權力。他不只負責攝影,經常也決定哪些模特兒照片可以上雜誌封面。(東方IC)
德馬舍利耶曾擔任英國已故黛安娜王妃的私人攝影師,在時尚界擁有大師級的地位。(東方IC)
德馬舍利耶曾擔任英國已故黛安娜王妃的私人攝影師,在時尚界擁有大師級的地位。(東方IC)

去年秋天,在好萊塢名人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爆發一連串性醜聞之後,超級名模卡麥蓉羅素(Cameron Russell)在Instagram上用新標籤#myjobshouldnotincludeabuse(我的工作不應包含侵害)抗議模特兒所受的普遍不當對待。兩天之內,她就收集到了數以百計不當性行為的控訴。

其中一個去年十月的貼文,是攝影師德馬舍利耶的前攝影助理寫給《Vogue》主編溫托爾(Anna Wintour)談到德馬舍利耶在她十九歲時不斷性騷擾攻勢。這名助理說她最後不得不屈從,因為擔心拒絕之後自己會失去工作。如今她寫信給《Vogue》,因為她不希望有更多女性被德馬舍利耶利用權勢染指。

這位保持匿名的前攝影助理在另一封在模特兒界廣為流傳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我記得有很多次少女的試鏡,最後都是派崔克(德馬舍利耶)的助理團隊們被支開,然後隔天我們在暗房裡看到了那個女孩的一堆裸照。」「想到只因當年我沒站出來,導致之後許多女孩要力抗或屈服在他的攻勢下,我就心痛不已。」

《波士頓環球報》訪問到還有其他六位女性指控德馬舍利耶對她們有不當的性行為,其中包括強制一名模特兒的手放入私處,用手抓模特兒胸部,以及做出猥褻的姿勢。這些女性多要求媒體匿名,因為對時尚攝影界天王級的人物做出這樣指控將嚴重衝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一名模特兒向《波士頓環球報》透露,四年之前,德馬舍利亞在拍攝過程中,問當時尚未成年的她「能否舔她的私處」,並告訴她他可以讓她大紅大紫。這名模特兒當場拒絕,並離開了巴黎飯店的拍攝地點。

這個飽受驚嚇的模特兒說她當時甚至懷疑是否聽錯了,所以德馬舍利耶又逐字重複了一次他的問題。「我說,『你真可恥,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更扯的是,兩年之後這位模特兒在紐約又被安排由德馬舍利耶拍攝,儘管她事前已經告訴經紀人她不想與他共事。在那裡,德馬舍利耶又問了她一次同樣的問題。《波士頓環球報》與後來的經紀人,查證了這名模特兒的說法。

另外,《波士頓環球報》也和被指控的德馬舍利耶查證。他說,這多項對他不當行為的指控「不可能」是真的。「人們會說謊編故事,」他說:「這太荒謬了。」他說自己從來「沒有、沒有、沒有」不當碰觸模特兒身體。並強調自己已經結婚,說這些指控是沒有工作、備受挫折的模特兒「純然的謊言」。

在2月10日,Conde Nast公司宣佈「我們已經通知派崔克(德馬舍利耶)在可預見未來都不會與他合作。」

「拍內衣照是我的工作 不是邀你進臥房」

超模卡麥蓉羅素在Instagram上發起了反對性騷模特兒新標籤#myjobshouldnotincludeabuse(我的工作不應包含侵害)(東方IC)
超模卡麥蓉羅素在Instagram上發起了反對性騷模特兒新標籤#myjobshouldnotincludeabuse(我的工作不應包含侵害)(東方IC)

模特兒的工作,本質上是關於行銷、宣傳、誘人。模特兒在工作中要儘量展現風情和美貌,在鏡頭前搔首弄姿和大量裸露,販售從名錶、珠寶到內衣的各式產品。但是,工作畢竟是工作。英國超模克蘿伊海沃德(Chloe Hayward)說:「這是個工作,你看到我穿著內衣的照片,並不是代表我邀請你進我臥房。」她說她自己還有她認識的一些模特兒們,對於要一再拒絕攝影師的求歡攻勢已經是習以為常,特別是在她們剛出道未成名的階段。

不過,模特兒們說她他們很少抱怨,因為這會讓她們被貼上「難應付」的標籤而影響她們模特兒生涯發展。在《波士頓環球報》的調查中,將近六成的模特兒說自己在工作相關場合裡曾經受到身體不當的觸碰,其中包括了強吻和性侵,但是幾十年來,受害者的聲音往往沒有被聽到、或是不被當成一回事。

表面上看來,模特兒的經紀人有責任保護年輕的模特兒面對這種情況。不過許多模特兒說,她們的職業生涯通常極為短暫,而經紀人往往對攝影師和品牌公司有更高的忠誠度,迫使她們不得不自己應付工作上痛苦而困難的麻煩。

「模特兒經紀公司並不保護這些女孩,它們比較在乎錢。」一名前經紀公司主管克萊默(Carolyn Kramer)說:「如果你拿到Ralph Lauren全球獨家的三千萬美元合約,但你聽說過攝影師是個混球,你還是會接單。你不在乎模特兒 . . . 我承認。我也是共犯。」

許多模特兒說,經紀公司會經常一再提醒她們,外頭有一大堆年輕的俊男美女等著取代他們的位置,包括許多外國的模特兒。許多人感受到她們和經紀人之間是嚴重的剝削利用關係。

有的甚至提到經紀人提供他們酒和藥物、苛扣收入、強迫他們在未成年就發生性關係、或是有需要裸露的拍攝通告卻不事先告知、慫恿她們與攝影師發生關係換取事業的進展。對於那些攝影師會利用權勢佔模特兒的便宜,許多經紀人早就心知肚明,但卻故作糊塗甚至為虎作倀。

職場平權意識抬頭 模特兒串連自救

2018年1月16日,德國柏林,在廢棄地鐵站舉行的Marc Cain時尚展。(東方IC)
2018年1月16日,德國柏林,在廢棄地鐵站舉行的Marc Cain時尚展。(東方IC)

不過,近來反職場性騷擾的風潮,似乎也終於擴及了模特兒產業。出現在《運動畫刊》泳裝專輯而聲名大噪的名模凱特厄普頓(Kate Upton)和另一位名模米蘭達薇(Miranda Vee)最近公開指控時尚品牌Guess的共同創辦人馬齊安諾(Paul Marciano)性侵,引發媒體的震撼。在輿論壓力下,設計師和各大品牌在紐約時尚週的前夕宣示要對模特兒提供更多保護避免性騷擾。

此外,有些模特兒正採取自救行動,要扭轉時尚界扭曲的文化。紐約一個叫Model Mafia的組織在去年十二月開會,模特兒一起討論如何建立類似Uber的系統,對於合作的攝影師可以有一套評鑑的制度;或是整理一些簡單有效的說詞,可以堅定而不傷和氣地拒絕攝影師的求愛或騷擾;以及建立一套諮詢系統,讓缺乏經驗的年輕模特兒在面臨不愉快狀況時可以從經驗豐富的模特兒得到建議。

參與Model Mafia的成員之一克里札塔拉(Zuzanna Krzatala)說,時尚業需要改變目前「扭曲的遊戲規則」。她說:「如果我不幹模特兒了,還有別的人會接我的工作、接我的位子。她們要忍受同樣的騷擾和不尊重 . . . 我們要一次徹底改變這種文化。」

參考資料:Boston Globe


更多鏡週刊報導
【2017國際回顧】社媒推動 全球性騷案「打破沉默者」大反撲
#MeToo運動反應過度?法老牌女星公開信遭撻伐
美體壇史上最駭人性侵醜聞!誰是「怪物」醫生的共犯?
【《六人行》不行?(下)】以前很好笑 現在看了很火大?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