黝黑醜陋且殘暴善妒 賈南風如何能成為太子妃還備受寵愛?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11 分鐘 (閱讀時間)

西元二六五年,司馬炎廢掉曹魏末帝曹奐,建立了西晉政權。西元二七九年,司馬炎派二十萬大軍分六路攻吳。次年,晉將王濬率水師從益州沿江東下,直抵建康城(今南京市),吳主孫皓出降。至此,從東漢末年董卓之亂以來出現的分裂局面,經過近百年之久又重歸統一。

西晉初年,在全國比較安定的形勢下,人民們的辛勤勞動,使三國時期後逐漸得到恢復的社會經濟又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所有這些,都出現在晉武帝司馬炎執政時期。可好景不長,司馬炎一死,他的痴兒子晉惠帝一上台,寵信悍婦賈南風,宮廷內外被弄得烏煙瘴氣,西晉初年的繁榮景象如曇花一現般地快速消失了。

賈南風,其父名賈充,字公閭,平陽襄陵(今山西臨汾東南人)。曹魏時,賈充即投身於司馬昭相府中,頗受司馬氏父子的重用。武帝司馬炎建立西晉皇朝,他是開國元勛,曾歷任司空、侍中、尚書令、太尉等職。賈充先娶魏中書令李豐之女為妻,李氏後來因父案牽連被放逐。此後,賈充續娶城陽太守郭配之女郭槐為妻,生二女,長即賈南風,妹名賈午。

賈充之妻郭槐生性非常嫉妒,賈午則生性頗為放蕩。《幼學故事瓊林》曾記載:「郭女絕夫之嗣,此女中之妒者。賈午偷韓壽之香,此女中之淫者。」說的就是郭槐、賈午母女的事。賈南風生長在這樣一個家庭中,其性格既妒且淫,並且繼承了乃父善於觀測朝廷中政治風雲、長於權謀的特點。這些都成了她日後登上政治舞台,導演出一幕幕禍亂宮廷鬧劇的重要條件。

司馬衷是晉武帝司馬炎的楊皇后所生。此兒生來天生愚笨,到七、八歲時,仍一個大字不識。雖是武帝的長子,但武帝因其呆傻,並不想立他為太子。但楊皇后卻偏愛這個痴兒子,她非要武帝立他為太子不可。武帝寵愛楊皇后,在她的百般央求下,武帝無奈,只好同意了立司馬衷為太子。

泰始七年(西元二七一年),司馬衷十三歲,晉武帝和楊皇后想為太子選擇太子妃。就在這時,晉西北邊界的少數民族氐、羌興兵進犯,秦(今甘肅天水)、涼(今甘肅武威)二州因守軍兵力不足,連連敗退。晉武帝十分憂慮,怕長此下去,會危及中原的安全。於是朝議應派得力之臣增援西部邊軍。

侍中住愷和中書令庾純對專事諂媚和過分受寵的賈充十分反感,便藉此機會向武帝建議讓時任侍中、守尚書令、車騎將軍的賈充前往督鎮關中。武帝還真同意了這個建議。賈充奉詔,心情很矛盾。皇詔不敢違,但又實在不願離開京城,丟棄在朝中的權勢。中書監荀勖是賈充的同黨,他怕賈充遠鎮關中,自己會沒了「保護傘」,而遭政敵攻擊。

於是,在為賈充送行的酒宴上,荀勖為賈充出一個好主意。他說:「賈公乃堂堂一國之輔佐大臣,怎能受制於區區小輩呢?儘管聖命難違,我倒有個辦法,可使賈公免去此行,說不定還會升官晉爵呢。」

賈充急著問是什麼辦法?荀勖呷了口酒,壓低嗓音對賈充說:「當今太子的婚姻大事還沒定下,聽說近來皇上和皇后正在為此事著急。我看,不如把您的女兒嫁給太子,這樣一來,您女兒做了太子妃,您就是皇親國戚了,您想走,皇上也不會放您走了。」賈充一聽,連聲稱是。

隨後,賈充為達到嫁女與太子一事,開始了一系列的「公關」活動。先是授意於荀勖,讓他入宮為皇帝侍宴時,故意提起太子的婚事,然後再極力吹噓賈充的女兒如何如何有才德,是太子婚配的最佳人選。然後,賈充又派自己的老婆郭槐託人給皇后送去不少貴重禮品,請求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太子。楊皇后收受了禮品,就同意了,便讓太子太傅荀顗與她一起向武帝進言。

武帝早就從聽大臣們那裡聽說,司空衛瓘有個女兒不僅長得身材修長、白皙美貌,而且聰明賢德,有大家之風,符合後宮的選美標準。所以他想為太子聘娶衛女。可楊皇后卻說賈充的女兒比衛女更合適。

武帝聽了,連連搖頭,說道:「妳沒聽有人說過,衛家女子有賢惠的傳統,並且人丁興旺,能生養,長得修長白皙漂亮。賈家女子傳統就好嫉妒,人丁不旺,長得又黑又矮,難看得很。

但是,楊皇后根本不聽,她說武帝是聽了大臣們的胡言亂語,大臣們則是受了衛家的賄賂,她非要為兒子娶賈家女不可。由於她在武帝面前發潑撒嬌,再加上荀顗、荀勖等人的一再勸說,武帝也只好同意了。

當時賈南風十五歲,妹妹賈午十二歲。賈午比她姐姐稍漂亮些。本來,太子準備迎娶的是賈午,可賈午的個子很矮,又瘦又小,連成人的衣服都穿不起來,所以才改娶賈南風。

楊皇后也認為賈南風比太子大兩歲,比較成熟些,可以彌補太子愚鈍不懂事的缺陷。可她卻萬萬沒有想到,由於她的一意孤行,不僅把一個醜陋凶悍的潑婦迎進了家門,禍及堂妹小楊皇后一家,還使司馬西晉王朝禍起蕭牆,從此一蹶不振。

泰始八年(西元二七二年)二月,賈南風被娶進太子東宮,立為太子妃。至此,晉武帝和楊皇后才真正見到了醜媳婦賈南風。帝后二人都很後悔,但已經晚了。

賈南風入主太子宮後,雖相貌醜陋,卻憑著她那特有的一套媚人之術,爭得了白痴太子的寵愛和信賴。慢慢地,晉武帝夫婦見他二人相安無事,倒也放心了。

司馬衷身為太子,智商卻不高。而太子妃賈氏卻精明、果敢、早熟,且生性妒忌多詐,於是,太子對她既敬畏,又盲從,事事依賴於她,因而更加促成了她的跋扈和蠻橫。

白痴當太子,不僅晉武帝司馬炎心中不安,擔心兒子將來的皇位和國祚能否長久,同時,朝中的文武大臣們,也都各存異議,只不過礙於皇威,無人敢於明言罷了。

但是,在凌雲台一次盛大的宮宴上,功臣、尚書令衛瓘忍不住了,他借酒裝醉,跪在皇帝面前,一邊摸索著靠近御座,一邊喃喃說道:「臣想對陛下說一件事。」晉武帝說:「衛公想說的是什麼呢?」

衛瓘反覆幾次欲言又止,只是用手撫摸著那御座,很傷痛的樣子,說:「這麼精美絕倫的御座,多可惜呀!」武帝心中當然明白,大臣們擔心太子資質魯鈍,將來不能親理政事。但是聰明的晉武帝只是笑笑,說道:「衛公呀,你真的是喝醉了吧!」衛瓘看出勸諫無用,從此再也不提這件事了。

此事被賈南風知道了,她既恨衛瓘,同時也卻為自己低能的丈夫擔心。因為不僅朝臣們對太子不忠,還有一位頗負重望的皇弟司馬攸,才能出眾,文武群臣皆屬意於他,將來武帝死後,他就是太子當皇帝的勁敵,但她儘管為之著急,也僅是個太子妃,武帝還在位,她還不具備角逐於權力鬥爭的實力,她只能在暗中等待機遇。

晉武帝司馬炎雖知兒子蠢笨呆愚,但他也不想讓皇權落入弟弟司馬攸之手。然而群臣的不滿及勸諫,又頗使他難堪,他想試一試太子的實際智能。

一天,晉武帝盡召東宮大小官吏,並特別舉辦宴會。席間,將一個懸而未決的疑案案卷封好,直接交給太子,命他妥善決斷,並按指定期限將結果復奏。武帝這一試,不料竟給賈南風一次玩弄權謀、施展手腕的機遇。

太子回到東宮拆開案卷一看,頓時傻了眼。賈南風知此事關係重大,弄不好自己當皇后的美夢就會成為泡影。她立即偷偷地從宮外請一飽學之士來替太子答詔。那人十分盡力,在答詔中引經據典,談古論今。

太子內侍張泓提醒賈南風說:「皇上清楚太子沒有什麼才學,如果答詔中太多旁徵博引,皇上必然看出破綻,如果追查起責任,就不好辦了。依奴才之見,不如把意思直接寫出來。」

賈南風恍然大悟,便輕聲慢語而充滿期望地對張泓說:「那就請卿為我作答吧,日後富貴一定與您共享。」這張泓平素就小有才氣,聽到賈妃所言,自然願意效力。

他遣詞造句,擬出答詔,賈南風細細看了一遍,認為言辭、情理一切妥帖,便拿給太子謄抄一遍,再送武帝御覽。武帝看後,覺得情切理洽,文從字順,且處置適當,非常滿意。

泰始十年(西元二七四年)初秋,晉武帝的楊皇后病勢沉重,臨死之前,她頭枕在司馬炎的膝上,流著眼淚,懇請在她死後,將她叔父楊駿的女兒楊芷選入後宮,立為皇后。晉武帝答應了她的請求。

楊皇后死後兩年,即咸寧二年(西元二七六年),武帝正式迎立十八歲的楊芷入宮,並冊立為皇后。這位小楊皇后德容兼備,深得武帝寵愛。

此時,太子妃賈南風因善於計謀,已經在朝臣中拉攏了一批人,成了自己的心腹。由於她生性殘酷暴戾,嫉妒心重,又很會賣弄風騷,使得太子既懼怕她又寵信她,對她的話是言聽計從。

賈南風得太子專寵,在東宮中地位頗高,太子的其他嬪妃可就倒楣了。她們極少有人能得幸於太子。賈南風見到東宮中哪個女的懷孕了,就擲戟於孕婦腹部,使其流產,晉武帝聽說兒媳如此殘酷,不禁大怒,決定修築金墉城,準備廢掉她,將她趕出東宮。

但賈南風羽翼已豐,身邊有不少心腹為她效力,通風報信,加之大臣荀勖也極力為賈南風周旋援助,充華趙粲也在武帝面前為她說情,武帝新妻楊芷皇后也多方袒護她,晉武帝才不得不打消了廢黜的念頭。

賈南風伴陪著一位白痴丈夫,面對朝中錯綜複雜的明爭暗鬥,真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之感。權欲、情慾的困擾,又時常使她心理失去平衡,她不動聲色地窺測朝中的風雲變幻。

為保全自身和太子的地位而上下左右周旋著,直到晉武帝死後,在太子宮中熬了十八、九年的賈南風,才得以在皇后的寵位上大膽地施展一切陰謀手段,並進而獨攬大權。

(延伸閱讀:晉惠帝的蠢不只「何不食肉糜?」這一條!還讓賈后南風恣意幫他戴綠帽)

*本文摘自《沉睡的帝國:皇權的篡奪與后妃、外戚、宦官間的寵鬥​》,大旗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主編:魏鑒勛

編著:王若、張晶、張志坤、張國慶、喻大華、蔣瑋、蔣重躍、楊英杰、趙東艷(依姓氏筆劃排列)

《沉睡的帝國》由多位歷史研究學者與遼寧人民出版社•人文史地編輯部共同編篡完成。

更多上報內容:

伴君如伴虎!曹魏毛皇后因一句話被賜死、北齊薛嬪與童妃受盡聖寵卻也慘死

北齊這對姊妹因擅長樂舞而被選入後宮 妹妹成為昭儀、姊姊卻被剝去臉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