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時期疑遭「情治監控」8年 范雲曝:同時7-8人監控我

華視
·4 分鐘 (閱讀時間)

▲ (翻攝范雲臉書)

台北市 / 黃育仁 綜合報導

黨國時期的「情治偵查監控」是真的! 立委范雲調閱了相關資料後,在臉書公開自己學生時期被監控的相關資訊,在文件當中,她被稱為「范女」,她表示:「當時的監控系統遍布全台各個校園與學運社團,對我的專案監控代表情治單位做了決定,要蒐集我違反國家法令的證據,準備有機會起訴,因此必須加強個人監控」。

范雲遭「專案監控」 國家對她監控持續8年

范雲表示,和我有關的檔案,超過千件。比較特別的是,我是一九八六年之後,唯一一位有專卷,也就是被 情治系統 以「專案」監控的學生。其中1990年1月的專卷批示「范女具強烈抗爭意識…已無轉化可能;妨害校園安寧與社會安全甚距;擬積極註偵其推動學運,與分離團體關係,具體勾聯不法事證,俾憑法證」。

監控活動一直到刑法一百條廢止後,不再處罰台獨的思想犯,范雲的監控才解除,專卷寫道「刑法100條後修正普通內亂罪…范某雖與獨派走得很近,個人也傾向支持獨立…並無暴力台獨傾向,無繼續偵查之必要」(1994年3月19日停止偵查)」。

范雲指出,1994年停止偵查,是停止對我個人的情治偵查監控(范雲專卷),但,對我所參與的相關活動監控依然存在。直到一九九八年八月,我都已出國兩年,才完全終止。整體而言,從1990年1月開始,到1998年8月,國家對我個人的監控長達八年。

當年有7至8人監控范雲 月薪高達1.8萬

范雲說:「在這八年中,同一時間,居然可以有超過有七、八個線民(或稱『細胞學生』,spy)在監控我。看檔案時,我才了解,每一個線民在檔案裡都有一個假名與代號。有兩位監控我的細胞學生,月薪一萬八千元。而負責與他們接頭的情治人員,則得到四千元的獎金,檔案中還註明不需收據。對比當時我家教打工月薪三、四千元,可以說待遇非常優渥」。

監控黑手是誰? 范雲:國民黨、台大和教育部聯手

范雲更指出:「從檔案中,還可以看到,教育部的人二室、台大校方,以及國民黨部 在情治工作上是聯手的。一個案子涉及參選台大學生會長,有一個成績資格的認定紛爭,當時台大還主動把我的『平均成績』外洩」。

影響范雲在校園的活動不僅如此,她在選台大學生會長時,甚至出手干預,她表示:「台大舉辦一個台大學生『假投票「活動。校方一開始百般阻止,阻止不成後,就動員國民黨學生也去投票,避免一面倒的投出支持反對黨候選人。但,最後結果,當然仍是反對黨候選人一面倒地勝出」。她還指出:「金錢資助國民黨學生參加選舉,檔案中明確紀載,國民黨資助當年學生會長候選人林奕華一萬元競選經費」。另外還會介入並離間學運份子的關係。

范雲最後也說:「檔案中還有我每一個家人的個資。我有位姊姊當時在美國念碩士,我的許多好友其實也不知道是哪所大學,卻都出現在這檔案中。她指出:「我會繼續書寫我被監控的感想。因為,國家暴力對人民的侵害與殘忍必須被記得!促轉會正在進行的展覽,只到這個星期天。請大家也去走走,我們一起記得,國民黨這個不義的政權,當時是如何的殺人、毀家、企圖滅台灣」。

范雲臉書全文

原始連結



更多華視新聞報導
邱毅稱「台灣問題必須面對」 她:請自己先搬去武漢
舉多名綠營重量級論文爭議 國民黨:檢視標準應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