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鷹鬥,然後呢

石齊平
大陸首款高超音速彈道導彈東風-17,首次在建政70周年大閱兵中公開亮相。(圖/環球網)
大陸首款高超音速彈道導彈東風-17,首次在建政70周年大閱兵中公開亮相。(圖/環球網)

前不久我寫了〈龍與鷹的世紀之鬥〉一文,分析美國作為550年來西方最新及最後的一個霸權,面對了一個沉寂500年、近200年國運更急轉直下、卻又在過去40年重新強勢崛起的中國,雙方勢將在21世紀上演一場「龍鷹鬥」。這是從歷史發展的趨勢與規律所做出的判斷。

大戰略家季辛吉、美國前財長保爾生及川普總統前首席戰略師班農也都有類似的研判。季辛吉說,若中美未能解決貿易戰,雙方將走上武裝衝突;保爾生更悲觀,他相信雙方能處理好貿易分歧,但即使如此,中美也將走向武裝衝突;班農更早在川普甫上任就說,中美10年內必有一戰。

撇開一般已熟悉的「修昔底德陷阱」論點不談,我之所以認為龍鷹世紀之鬥難以避免,根據的是兩套立論邏輯:一是中美除了有激烈的「非零和競爭」外,還存在著數個「零和」性質的鬥爭難解;二是美國霸權賴以存續的「三美」(美軍、美債、美元)循環,3個環節都將面對來自中國日增的衝擊或威脅。

總的看來,龍鷹世紀之鬥幾乎已無太多懸念,值得關注的是如何針對或將到來的戰爭進行「推想」。

中美兩強若爆發軍事衝突,戰爭型態當然迥異於20世紀之前的所有戰爭。人類戰爭模式在19世紀以前,或單純陸戰,或陸戰加海戰,都是二維的。進入20世紀,多了空戰,成了三維。如今21世紀,中美軍事衝突必將是「陸、海、空、天、電、網」的六維戰爭。換言之,中美較量重點肯定不再是陸軍,甚至海、空軍都未必是主角,勝負更多取決於天、電、網。

有兩個形勢不可忽略:

一、在高超音速武器方面,中國(東風17已列裝)已明顯領先美國,這對美國及其盟友在西太平洋的軍備與基地都已構成極大威脅;二、高科技戰靠衛星,美國衛星全球第一,但在各種「反衛星」武器和手段成熟之後,美國在太空建構的衛星網絡極可能從一向的優勢,一下子翻轉過來,反而成了她的「阿基里斯之腱」。美國情報機構在2018年的全球威脅評估報告中研判,中、俄將在數年內具備運用反衛星武器的能力。

對比這樣的軍事態勢,或可對中美一旦爆發軍事衝突做出如下「想定」:

一、時間。這一點既困難,又容易。困難是因為因素太多,很難準確掌握判斷;容易,是幾乎可以確定已越來越近,發生概率一年比一年在增加。

二、地點。幾無懸念在西太平洋。中國目前完全沒有在地球上其他地區挑戰美國的能力或念頭,但西太平洋涉及中國自家門口的4個海,一直是中國強調的核心利益,沒有妥協空間;另一方面,此一地區又是美國霸權在印太戰略中的戰略要害,不容挑戰,所以是雙方的「兵家必爭之地」。

三、形式。首先排除核戰,相互毀滅應為雙方所不取;最大可能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六維」、非常規的常規戰爭。

四、方式。有3種可能:1、中方首先發動,美(及日)在評估後袖手;2、中方發動於先,美(及日)參戰;3、美方先出牌,中方被迫反擊回應。第一種無疑是中方勝;二、三兩種,勝負當然存在各種可能,但已深諳國際戰略的李光耀推測,最終將是中國勝出,因為這個地方離中方近。

五、影響。就經濟、軍事形勢來看,以上3種中的任何一種,時間似乎都更多站在中國一邊,最終結果或將是美國勢力退出控制近1個世紀的西太平洋島鏈,甚至還退出第二島鏈。龍鷹世紀鬥對歷史的深遠影響,很可能就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大戰略家布里辛斯基,不知是否預見到了此一趨勢,才向美國當局提出「G2」的倡議,並呼籲中美共簽「太平洋憲章」,共議、共治全球大局。如今布氏已逝,「G2」之議已渺,這再次又證明先知總是寂寞的。

(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