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炯:立陶宛的軟肋在哪裡?

·2 分鐘 (閱讀時間)

龔炯為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經濟系教授、以色列分校副校長,是中國經濟學界反壟斷、專利糾紛、金融、國貿專家。

龔炯在大陸觀察者網稱,位於立陶宛與波蘭邊境的蘇瓦烏基走廊,是立陶宛對外關係的阿基里斯腱。該走廊兩側分別是立陶宛和波蘭,與俄羅斯部署有波羅的海艦隊和飛彈基地等重兵的「飛地」加里寧格勒州相鄰。立陶宛始終擔心克里米亞半島事件重演,積極靠向美國、北約,希望投桃報李。但日後蘇瓦烏基走廊倘若生變,別想指望中國採取中立角度。

龔炯從國家安全角度分析,立陶宛因地理位置特殊,把對華關係當籌碼,換取北約、特別是美國長期駐軍,是立陶宛對華翻臉的最根本原因。

龔炯強調,中國不會忘記「背信棄義」的國家,立陶宛新政府上台以來,對台灣的熱情、對人權問題的關注種種,一點都不奇怪,全都是為了本國自身利益。問題是,中國豈容被當籌碼做交易?將兩國外交關係降級,只是第一步,相信後續中國政府還會有更多措施跟進。

龔炯表示,蘇瓦烏基走廊問題就是立陶宛對外關係的軟肋,原本跟中國毫無關係的安全問題,現在情況就不一樣了。

如果當地局勢緊張,相關多國在聯合國提案呼籲或者要求俄羅斯時,估計中國作為聯合國常任安全理事國是不會投棄權票了,在立陶宛和俄羅斯、白羅斯有利益衝突時,別指望中國能保持中立。

龔炯說,比如最近在立陶宛-白羅斯邊境爆發的難民問題,立陶宛邊境部隊粗暴虐待難民,中國外交部完全可以站出來表示關切、甚至譴責。

龔炯認為,此外,防止外國政府打台灣牌的根本解決出路,還是在台灣這邊,如何增加台灣突破外交的成本、打消台灣跟大陸外交競爭的念頭,是考驗中國政府智慧的難題,應當考慮除外交、經濟手段之外別的辦法。

龔炯指出,縱觀中、立外交風波全程,可以看到其原因不僅在於立陶宛的意識形態立場,或者經濟利益,本質在於立陶宛為了國家安全,拿中國當籌碼做交易,這種國際關係現實主義戰略下的產物,從道義、信義上來講都令人不齒,中國政府和人民不會忘記這段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