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老屋連續被拆爭議愈演愈烈 文資團體控告文化局長

王伯仁/彰化報導
民報
彰化老屋連續被拆爭議愈演愈烈 文資團體控告文化局長
彰化老屋連續被拆爭議愈演愈烈 文資團體控告文化局長

從北門到東門,陣陣塵土與磚屑,在彰化的天空肆無忌憚四處飛揚。因為從元旦到16日短短半個月內,有3幢老屋被拆除,其中兩幢是文化部函令逕列暫定古蹟;16日拆除的「松竹堂食堂部」,文化局於去年9月「接獲民意信箱,指稱彰化市中華路15號右側之街屋疑似有拆除工程施作,欲了解該建物是否屬本局列冊追蹤案件。」文化局現勘結論是:「該3棟建物為日治時期常見街屋型態,未見有特殊工藝、美學價值,不具歷史建築以上文化資產價值,不予列冊追蹤。」

地方關心人士卻引用一張關心文史的設計師鄭培哲繪製圖,顯示它的建築特色是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山牆、四開間連棟、三個牛眼窗、洗石子、立面橫線線條裝飾。其中27號房屋右側牆壁的轉折為城市少見街屋造型設計。右側牆壁轉折導引進入旁邊的吳厝巷(中華路29巷),是對彰化開發有重要貢獻的楊志申公館、吳汝祥故居。(楊為東西二圳開鑿者楊吉臣先人;吳與台南吳園有關,彰化銀行創辦人之一。)

這4間店面中曾經營包括:【松竹堂】和洋菓子パン(麵包);食堂、飲食店;旭田履物店,銷售下馱(木屐);戰後也曾有人經營皮鞋店。戰爭中曾遭受美軍掃射,牆上的彈痕清晰可見。

松竹堂食堂部四連棟建築。圖/鄭培哲繪製

美軍轟炸彰化市區。圖/彰化文化陣線提供

它也是彰化東門入城的第一街,它是早期來往彰化公園(今縣議會及文化局)、彰化神社、能久親王紀念碑(今八卦山大佛)、彰化座、武德殿、公會堂以及舊水源地(不老泉)的主要通道。原來的東門即在今彰化縣議會前的縱貫公路上。

由於15日清晨,文化部指定逕列暫定古蹟的「杜錫圭故居」被迅速拆後,位在中華路上的《彰化東門街松竹堂四開間連棟街屋》,早已在外圍圍起黑布,屋頂也被拆除,地方人士極度心疼,想努力爭取至少能够保留立面,才準備向文化局提報文資,想不到16日一早就開拆,經地方人士努力阻擋,當怪手要夾掉老屋立面時,一位關心人士肉身擋住怪手,差點被工人圍毆,因為圍觀民眾眾多,總算保住立面及部分二戰彈痕的半片牆。

趕在怪手勾掉立面前一刻林俊德肉身擋住留下立面。圖/彰化文化陣線提供

當地方人士和怪手在街頭奮戰時,驚動前國大代表楊文彬前往關心,楊文彬不斷試圖打電話聯絡文化局及縣長魏明谷未果,先和拆除工人協商請他們先收工後,對於文化局如此放任拆除的行徑極度不滿,決定陪同地方人士林俊德前往彰化地檢署,控告文化局長陳文彬瀆職。

同一時間,陳文彬在文化局召開的文化資產說明會中公開致歉,並說會自請最嚴厲處分。接著於下午3:00到彰化地檢署按鈴申告「杜錫圭宅」建物所有權人「違反文資法」。

陳文彬解釋說,自他上任後,有很多朋友提報彰化縣的文資,特別是彰化市的部分,收到提報單之後,也立刻啟動整個文資審議程序,程序由現場會勘的兩位專家學者做出決議後,如果有保留價值就會送往審議大會受理。目前有幾間老屋,在第一關文資審議小組審議時決議為不列冊、不追蹤、不登錄,文化局也尊重審議委員的意見。

杜錫圭故居170114拆。圖/彰化文化陣線提供

他說,整個文資的工作涉及的不只是文資而已,這些私有財產牽涉到私有財產人對於財產的認定、相關的補償,比如容積轉移、租稅減免等面向是否能說服他們,另外關於整個都市規劃,彰化縣文化局在文資方面,特別是在整體都市發展、都市規劃的部分,人力還有待加強,這個部分也希望能結合建設處、都發、城鄉等相關單位共同來推動。

地方人士則群情激憤,由林俊德於今天下午5:00至地檢署按鈴控告陳文彬,理由是陳文彬故意曲解文化部文化資產局12月20日逕列暫定古蹟的來函,文資局的重點是:(1)應於10日內完成「暫定古蹟核定程序,予以逕列暫定古蹟」。(2)在暫定古蹟6個月期間內,辦理文資審議大會。文化局卻於接文化部文資局公文後,立即於22日啟動「暫定古蹟審查程序」,「核定」變「審查」,之後又以「目前似未構成緊急情況之任一事項,故不列暫定古蹟。」加上文化局公開發布新聞稿說,將於16日針對被拆的兩棟等建築召開文資說明會,地方認為,就是因為文化局的這一舉動,讓建商決定火速拆除,文化局整個處理過程充滿權謀,且嚴重違法。

楊文彬陪同林俊德按鈴控告陳文彬。圖/彰化文化陣線提供

林俊德說,陳文彬違法失職造成古蹟毀損,應立即停職接受調查,不是只有道歉了事。尤其他就任超過半年來,彰化縣文化資產在他手中一件件迅速消失,每次的回應只想避重就輕自請處分,卻同時又推卸責任給法規太僵化、彰化縣長不想留、市長要都更、委員有問題、提報太浮濫、人員不足且流動率高⋯⋯。

彰化最高級住宅區的原台銀宿舍群去年底被拆除改為停車場。圖/彰化文化陣線提供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