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火龍果如何殺出血路進軍國際市場?

王瑾妍 (台大農業推廣所碩士,長期任職於農業推廣團體)
民報
【專文】火龍果如何殺出血路進軍國際市場?
【專文】火龍果如何殺出血路進軍國際市場?

台灣香蕉從六月初起進入盛產期,市面零售價格由去年每台斤80元的高價,跌至目前大賣場每台斤12元的空前低價(換算每根中型香蕉約3至4元,但小七一根香蕉仍賣20元丶全聯14元都是例外),跌幅八倍,看來跌勢尚未休,而另外有一種剛開始進入盛產期的紅白肉火龍果,也和香蕉成「難兄難弟」,品質好的尚可維持在每台斤二十多元,品質較差的就掉至十餘元,和初夏惨跌的高麗菜「菜金菜土」如出一轍,都是凱因斯所謂那隻「看不見的手」~供需原理在控制,再怎麼大有為的政府其實能力有限,只能短期支援促銷而稍緩跌勢,根本之道還是在於「產銷平衡」,但談何容易?

不同於香蕉是日治時代就有的農產品,紅龍果是從1973年由農友引進台灣後,到目前已有40多年了,曾經有很多人種植這種新產物,但栽培初期技術不良導致及品質不佳的情況,後來有所進步又面臨越南來的便宜紅龍果,讓多數的農友放棄了這個產業。但近十多年來又告「復甦」,如今從宜蘭到屏東,全台各地都有大面積的栽培。舉例來說,20年前,公賣局不再收購彰化二林所栽培的釀酒葡萄後,該地區原葡葡園幾乎全轉作為紅龍果,在台中市外埔亦是如此,冬季因為火龍果價格好,屏東恆春也有很多農友不再種植洋葱而改種紅龍果,這樣的轉作情況非常多,農作物「逐價而種」的現象非常普遍,也是一般所説「一窩蜂」,所以俗語說:「沒有三日好光景」就是逐價而種的循環惡果。

除了種植數量和產量會直接影響價格外,品質亦是價格因素之一,近年來台灣紅龍果的品種改良,除了改良場所在研究外,還有一些農友也積極培育新品種,紅龍果已經跳脫過去的單元口感,減少了消費者不喜歡的味道,從白肉到紅肉,還有粉紅肉,都讓消費者對紅龍果接受度越來越高。因此,農友在沒有多少經濟作物種類可選擇下,大量投入火龍果栽培,從官方資料來看栽培面積近3000公頃,但據説實際上應該快達到6000公頃。這樣的栽培面積讓紅龍果的價格猶如洗三溫暖,從七月開始價格波動不斷,由一公斤100多元跌到30元,甚至以下,農友對這樣的情況感到憂心。

回溯幾年前,火龍果站上高峰時,一顆品質良好重達一公斤的火龍果,單價可達150元,送禮自吃兩相宜,但近年佳況不再,量多而價跌,若大賣場出現一顆十元,也不用驚訝。

越南積極用政府力量在協助農產品打入國際市場。圖/王瑾妍攝

該如何來看這樣一個產業現象和未來趨勢?有「蔡十八」之稱的中興大學蔡東纂教授給農友的建議首要是「提升品質」,包括栽培管理技能,正確認識紅龍果的屬性、喜歡的環境、生長所需要的肥培管理、修剪、留果等等重要工作。目前台灣種植的面積六成是白肉,四成是紅肉,台灣所產的紅肉品種紅龍果和越南的相比較,口感上確實好很多,紅肉的競爭力應該是強的。就行銷方面來看,農民除了批發賣到市場外,小農直銷也是目前重要的通路。而參考越南外銷紅龍果的力道是以國家的力量在推動,經常參與國際食品展、蔬果展積極推廣,台灣以「國家隊」行銷農產品的力道就顯得弱了一些,另一個急起直追的中國,在過去幾年從台灣運過去的紅龍果苗也不少,且在相關國際展中也漸漸看到中國的紅龍果推廣,台灣只有在品質上(包括食品安全)大力提昇領先,才有國際市場競爭力,否則面對廉價勞動力,大概只能縮在國內而出不了國門。

中國火龍果也開始進軍國際市場。圖/王瑾妍攝

未來之計,要希望能夠讓台灣優質的紅龍果行銷全世界,就應先讓紅龍果的品質優良齊一,但如何做呢?就是全面提升農友的栽培管理技術,讓生產出的紅龍果品質不要落差太大。依據國際上對紅龍果的接受程度來看,由政府提供具有競爭力的品種給農友栽培,蓄積外銷能量。鼓(獎)勵貿易商積極將紅龍果推銷至國際市場,也希望農業行銷國家隊能夠積極投入行銷,讓國際看到台灣紅龍果,台灣火龍果才能在國際市場占一席之地,多元發展,而不是只能在灣國內擠來擠去,老是重演「供需失調」的歹戲。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