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專訪】怕鬼李國毅 拍《靈異街11號》當「見鬼達人」!

Yahoo奇摩電影
靈異街11號
靈異街11號

【文/雀雀】台劇今年大爆發,暑期應景的奇幻類型之作《靈異街11號》由李國毅飾演黑道混混阿海,他在一次械鬥的歷劫重生之後開了天眼能夠見鬼,又因父親驟逝而被迫接管家裡的葬儀社。繼承家業的過程中,阿海因幫忙收屍而與警員甚至法醫產生了密集的聯繫,遂間接成為了警探辦案與死者生前記憶之間的關鍵連結者。

從《靈異街11號》可以看見 2018年憑《麻醉風暴2》而入圍到第53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項目的李國毅,展現出了十年磨一劍、在戲劇表演上更進一步的企圖心。尤其《靈異街11号》既是連續劇也帶有單元劇特質,每兩集都可看做是一齣獨立電影,在攝影、劇本、角色營造乃至於剪輯節奏都具電影水準,顯見多數台灣影人對於電視劇的看重與追求。

靈異街11號
靈異街11號

【拍靈異劇的李國毅不敢看鬼片】

明明經典靈異戲劇那麼多(如《靈異第六感》、《見鬼》、《開心鬼上身》、《與神同行》乃至台劇《通靈少女》等),但李國毅表示自己並沒有太多觀看通靈影劇題材的經驗:「其實表演一定是從模仿開始的。我以前確實是藉助了很多自己喜歡的經典角色,喜歡的演員的表演方法,甚至會嘗試去挖掘有沒有什麼厲害的角色或演員的戲感,是剛好適合我去參照的?但演《靈異街11號》是沒有參考其他靈異作品的。」

至於為何沒去參照經典通靈影劇?李國毅坦承:「我很膽小,不太敢看。畢竟一旦沒有畫面,對於好兄弟就不會有太具體的想像。但只要看過了,恐怖的東西可能就會烙進腦海裡!像我昨天看《怪奇物語》,晚上馬上作夢,夢到很大隻的八爪陰影!然後今天就沒有睡飽了。回想起來,我的恐怖片經驗還是停在《七夜怪談》的貞子,巧的是,嫚書也是。我們兩個都是。」因此李國毅在《靈異街11號》中的表演,就不會有拷貝類型或學習經典的成分存在。而是真正自身由衷的感知詮釋表現。

靈異街11號
靈異街11號

【李國毅像真人範本角色學習】

雖然這麼怕,但李國毅還是拍了《靈異街11號》。並非自覺八字夠重或夠用,而是拍攝過程中有「小冬瓜」郭憲鴻老師幫忙做「場控」。所有敬鬼神的儀式,劇組都有讓專業的來。李國毅聊到老師就像是在聊他的兄弟:「小冬瓜老師很熱心,平常就算我們只是在拍談戀愛的戲沒有生死戲的,他也會來。可能剛好沒事。總之他幾乎是天天都會來劇組,看顧得很周全。所有祭祀規矩、面對家屬該有的禮儀,甚至會解釋家屬的心情給我們聽。這很重要,因為劇裡角色算多,每個演員不一定都經歷過這些生命歷程。」

小冬瓜老師也是《靈異街11號》李國毅在扮演男主角阿海所參照的真實人物原型:「某種程度上,我就是在演他,私底下他會很坦誠跟我聊,所以我也就很自然在演的時候把它們全部都加進去。演完就看到他在旁邊哭。我大部分的時候成就感是來自於他。」李國毅甚至認為若沒有小冬瓜老師的話,他也沒辦法把主角「阿海」演得如此的真實。

靈異街11號
靈異街11號

【詮釋職人角色帶給觀眾更深的文化認識】

我們曾在台灣片《父後七日》(2010)中,看見電影用戲劇手法把一個父親死後女兒辦理的喪禮過程包裝成瘋狂喜劇的體質,但笑完、喪禮辦完之後,冷不防的在最後女兒想念父親的戲裡逼出大家的眼淚。無獨有偶,《靈異街11號》和《父後七日》裡,飾演父親一角的,都是太保。而李國毅所飾演的男主角,則是個離家出走之前還跟爸爸嗆聲說「我他媽的一定會活得比你久,回來替你收屍。」的了尾仔囝。

雖然是在《靈異街11號》中飾演殯葬業第二代,但面對殯葬業這個行業,李國毅也同樣誠實:「我們本來就不懂。既然不懂,就不要裝懂。反而是知道自己的不足,坦然面對,就會有很多人願意來幫忙。我和我飾演的阿海這個角色,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戲裡戲外都得到了很多幫助。」《靈異街11號》一洗常人對於殯葬業的刻板印象,呈現宗教文化的表現形式帶有怡人美感甚至具有文化儀式感,紙車紙房子也成為辦公室裡被活人把玩的娃娃屋,看了會對此行業產生正面觀感。

因為《靈異街11號》男主角所從事的工作包括「收屍」一事,他自然一開始會是抱持著敬畏的心情去面對:「一個人對一件事情不瞭解,才會有... 算誤解嗎?就是看不清楚那件事最真實的樣子。但因為我們有座前置的田野調查,從零開始認識,到後來徹底瞭解這個行業,也學會尊重生命。那段密集碰觸生死的前置期,回想起來,覺得這場震撼教育是一段很值得的時光,會很想把所看到的、所學到的,好好的帶給觀眾看到。」

靈異街11號
靈異街11號

【李國毅真的把葬儀社當作自己的家】

《靈異街11號》的男主角所住的地方就是自己家裡開的葬儀社,這樣的住商混合著實令人心驚,觀眾自然得隨時隨刻都跟著男主角阿海的視角看到關於台灣喪葬夜的各種特殊文化儀式與風俗。李國毅忍不住提起讓自己記憶很深刻的一件事:「當初我們帶著敬畏的心在瞭解『殯葬業工作環境』時,當下每個人都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在那個搭出來的葬儀社場域裡。但後來拍到中期時,有一刻我突然發現,大家不知何時已經能身處在一堆生命事業道具例如骨灰罈和紙房子旁邊的葬儀社空間裡,談笑風生。我想是後來我們瞭解了,我們不害怕了,已經覺得很平常心了。這個感覺很微妙。我後來影片,拍出來的感覺當然是沈重帶有恐怖感的,但是當時在裡面的我們是很自在舒服而自由的。」雖然這也是一種把劇組當作自己的家,但整個劇組所當的家,可是一家葬儀社啊。

除了習慣處在葬儀社的辦公室裡面,李國毅認為這個職業還需要做真正的實習,必須面對很多因非自然而往生的陌生的大體老師,與他們初次見面就是生死兩端:「事後回想起這一段過程,覺得很幸福,因為那不是一般人能體驗到的生命經驗。」李國毅如是說。

靈異街11號
靈異街11號

【李國毅把自己準備好,劇組也準備得很好】

演戲十幾年的經驗以來,李國毅提及拍攝電視劇的多年訓練,會讓一個演員可能一天就得拍個八頁的劇本、連喜怒哀樂都要演過輪過兩次大喜大悲,所以對於《靈異街11號》劇中多處讓人又哭又笑的情節驟轉,算是習慣了:「但老實說那還是非常痛苦,只不過這是當演員的都要調適的部分。在準備演《靈異街11號》的時候,因為劇本的完整,讓我對角色很容易認同與代入。拍戲之前就盡量把自己多準備好,這樣在拍戲的時候才能有餘力多做發揮,也因為對於演戲職場的熟悉,我行有餘力時還可以幫到其他演員,畢竟『阿海』這個角色,本來就是在幫其他的劇中人物處理那些事情的。」顯然李國毅是個會把角色的狀態也帶到劇組中的演員。

除了把自己準備好,李國毅也稱讚劇組準備得很好:「我很享受這次在《靈異街11號》的拍戲環境。從接觸劇本開始,到對白創作、鏡頭語言,還有美術和燈光所帶來的影像質感,都是我從影以來一直想要的。這次劇組每個人在自己的崗位上面都做得很好,互相幫忙到。在這樣的環境裡面,演員自然就會有戲了,不需要多出力。」國毅更提及《靈異街11號》的劇組成員年齡平均在 30 歲以下,「每個人到劇組,都是想要多做一點。」聽國毅講完,會讓人對於台灣戲劇有了更樂觀的期待。

※不加入Y!電影粉絲團,你就悶了!

※靈異街11號劇照由【LINE TV提供授權】

※李國毅專訪照片(暈染圖紋襯衫、幾何運動鞋 Berluti / 直紋西裝褲 Dior Men)

yahoo奇摩電影
yahoo奇摩電影
yahoo奇摩電影
yahoo奇摩電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