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侍建宇】中國「全面復工」的防疫政治經濟學謀算

侍 建宇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作者為台灣中亞學會秘書長,現任教於香港珠海學院新聞系

據網路傳訊2020年2月11日中國已經開始第一波的部份復工,接著2月17日有些內陸省份也開始全面復工,並預計在2月底,中國將全面地復工、復學,企圖讓社會恢復正常運作。但是,這樣的發展可以預期必定造成人口四處流動,群聚再次帶來的武漢肺炎大規模井噴式的感染爆發。

復工復學背後的理由顯而易見,那就是疫情爆發所帶來的封城隔離室管理,以及產業停工,已經對中國經濟造成極大損失。如果繼續下去,甚至有可能撼動政權。因此為求扭轉局勢,中共政權必須硬著頭皮,將疫情放在一邊,恢復社會正常運作,強勢拉提經濟活動。

根據求是網2月15日刊出的〈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在2月初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就指出防疫同時必須「保持經濟平穩運行」,其中「積極推動企業復工復產」為第一要務。另外根據路透社的報導,當時常委會還認為「一些防止武漢肺炎擴散的努力太過頭,已威脅國家經濟成長」。

之後中國各地紛紛傳出復工的消息。二月上旬江蘇昆山台商傳出公安局派人直接監管人力資源辦公室,要求他們打電話給外地員工立刻回廠上班。2月16日江西省直接發出公文,要求在基本檢測體溫與消毒後「 一律予以放行,不得限制人員和車輛通行」,同時「復工復產改為報備制」無需批准,「除來自湖北等重疫區人員外…一律取消隔離要求」。另外,同時也有台灣前往中國大陸大學專任的教師也接到學校高層領導的電話,要求不能遲於三月前返回校園,而且越早越好,準備開學。網路上更傳出富士康河南鄭州廠提出獎勵三千人民幣,鼓勵工人儘早回廠開工。

北京決策者的算計其實不難理解,正面的思考是將防疫與經濟分開,並行處置,也就是恢復社會正常運作之際,同時進行防疫。但是負面計算,這樣的做法其實帶來的風險極大,很可能對社會秩序造成嚴重挑戰。復工、復學帶來的人員流動與群聚,必定帶來井噴式的傳染情況,造成大規模社會恐慌。而這個大傳染的出現,預計將在三月初開始出現。如果發生社區或廠內改染,是否又要導致全員隔離? 使得情況更不能收拾,防疫工程與經濟產能完全崩潰,難以預期。

問題是,難道北京決策者不了解這樣的風險嗎?那為什麼還開這個「賭盤」?到底是怎麼算計眼前的危機?

依照Anders Ologsgard et al在2009年提出的「威權議價(authoritarian bargain)」框架(原文請見The Logic of Authoritarian Bargains),只要獨裁政權繼續保持有效地,分配經濟資源的能力,政權就能維繫不墜。也就是說中國經濟全面復工成功,反對勢力能夠崛起與反撲的機會就微乎其微;反之,很可能因為這場瘟疫撼動中共政權的根本。

如果中國經濟沒有因為疫情受到致命性的影響,其餘咎責都是枝微末節,之後也或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追究的對象也就是那些沒有對疫情提出適當作為的醫療衛生安全主事主管者,而不需要上綱上限到北京的決策者們。

簡單地說,全面復工當然是一場豪賭,時間為期就是整個三月,替中國今年經濟下行設立停損點;疫情當然可能因為復工、復學的人流而全面擴散,此時就只能寄望這個傳染病的死亡率相對較低。年輕力壯者染病後能熬過恢復期的,就會自己產生抗體,而那些熬不過的老殘衰弱的病體,很可能因為醫療資源不堪負荷,就被犧牲。

中共政權謀算要做的就是,冀望以軍警強制力挺住整個三月的社會不滿聲浪與政治壓力,眼前擺明的是一場殘酷的達爾文的天擇論的新版本,一場防疫政治經濟學的賭局。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