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侍建宇】土耳其的「三個威脅」世界觀:肅清庫爾德「恐怖主義叛國者」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台灣中亞學會秘書長,現任教於香港珠海學院新聞系

穆斯林世界的知識圈,結合一些片面的左派思想,形成一種國家主義發展的論述。藉此將穆斯林與恐怖主義脫勾,嘗試排除自9-11事件以來,過往二十年一伊斯蘭教與穆斯林信徒「被污名化」、「被標籤化」的沈重包袱。並將這個論述話語直接連結上對待庫爾德的策略,甚至評估美國最近狙殺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的態度上。

一種穆斯林國家主義的世界觀

為了重建穆斯林世界的和平秩序,土耳其的知識圈就出現一個話,論述必須對抗三個不同層次的勢力,簡稱「三個威脅論」。

第一層威脅來自主導全球金融體系運作的菁英階層。

他們是二十世紀下半葉資本主義發展的最大得利群體。他們掌控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所支撐的全球金融資本主義體系,是背後真正的影武者,成員的主幹是一群以猶太離散族群為核心的權貴人士。

他們在經濟、財政、甚至不時以軍事暴力來壓抑穆斯林國家,予取予求。他們常常以某些西方自由民主的國家名義現身,以捍衛民主自由意識形態為名,可是實際上卻是某些看不見,隱身背後的金融相關產業的利益,一個「金工複合體」,結合金融銀行體系、相關產業、西方民主國家的複合關係體。

第二層威脅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他們實際上是全球金融體系的捍衛者、或代理人。這些西方國家以自由人權為名,但是根本無法守護那些真正受到「金工複合體」欺凌的人與群體,完全無視正義。西方國家與「金工複合體」其實是孿生兄弟,共生共長,隨著歷史發展,政治上的自由民主政治體制成為貪婪資本主義結構的守護者。

於是,為了捍衛資本主義最上層的「金工複合體」的利益,西方國家需要恐怖組織,扶持、贊助、並利用恐怖主義去消除各種有礙於金工複合體發展的障礙。這在二十一世紀初期已經達到高峰。西方國家全球物色適當的群體,輔助這些群體成為組織,形成政治運動,「借刀殺人式地」以恐怖攻擊各個不完全受控的國家。

第三層威脅是時就是被資助的這些恐怖主義群體與組織。

這些恐怖組織對金工複合體與西方國家的「敵人」進行攻擊破壞。當然,穆斯林國家於是首當其衝,恐怖主義最終的攻擊目標是儘一切力量詆毀並破壞伊斯蘭教的名聲。

被資助的恐怖主義組織其實不見得自覺,但被利用。依照功能,主要可以分成兩種;一種用為「十字軍的馬前卒」,名為攻擊西方世界,實為破壞伊斯蘭世界的秩序,進而「醜化」穆斯林世界;其中最有名的當然是基地組織、以及伊斯蘭國。另一種則是針對個別不完全受控的國家,進行騷擾與攻擊;例如不斷恐攻土耳其的庫爾德工人黨(PKK),或在敘利亞境內的人民衛隊(YPG)。

從土耳其國家的角度來講,打壓這些庫爾德組織就是消滅恐怖主義。而且這樣的暴力相向,完全是由西方世界資本主義結構發展帶來的悲劇。從國家中心主義的國際政治角度來思考,庫爾德根本就是土耳其的「叛國者」,當然需要懲罰。而且,更深一層來講,庫爾德這些組織之所以坐大,都是由那些西方「外國情報與安全機構」介入並資助,用來牽制土耳其的發展,進而臣服在西式、全球資本主義結構、或說金融猶太離散菁英群體之下。在這樣的理解下,土耳其當然應該反抗,在敘利亞北部發動代號為「和平之春」的軍事行動,官方認為應該得到穆斯林世界的全力支持。

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的「穆斯林共同體」外交政策

這種穆斯林為主體的國家主義世界觀並不僅是研究者學理上的思辨,並且可以清楚連結上土耳其外交政策實務。

土耳其厄爾多安總統2009年開始,在對外政策上,化被動為主動,強調「戰略深度」。希望秉承奧圖曼帝國的傳統。不僅被動做一個東西文明的橋樑,更要主動扮演穆斯林文明的領導者。

也因此延伸出,需要一個由土耳其去振臂領銜,支持全球穆斯林反抗壓迫的策略。這個政策並不是針對特定政府,而是為求號召人民,也就是一般的穆斯林。政策本身傳達的是一個「穆斯林共同體」價值觀,也就是說,擁有共同伊斯蘭信仰的穆斯林應該要得到公平公正的對待。不管是生活在西方世俗國家,或是中東伊斯蘭宗教立國的國家,穆斯林人民只要受到不公不義的對待,土耳其都應該給予幫助,頗似一種運用「宗教軟實力」的作為。

後來儘管輔以睦鄰的「零問題」原則取代「零和」的外交思維,土耳其的「戰略深度」或「穆斯林共同體的」外交政策還是引起一些區域鄰近國家的猜忌不滿。像是埃及、敘利亞,他們擔心土耳其的外交擴張,想要恢復過去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輝煌,干涉穆斯林他國的內政,將勢力伸入境內。

伊斯蘭宗教的價值觀被轉移成為土耳其外交政策的價值觀,當然帶來很多麻煩。西方世界當然對土耳其這樣的外交政策稱呼為「厄爾多安主義」,一種挪用伊斯蘭教義,來增加土耳其區域影嚮力,並排斥美國對中東區域政治干預。但是,西方世界可能並不真正介意,因為土耳其實力有限。

自圓其說的話語實踐

庫爾德問題過去三十多年對土耳其來說就如同芒刺在背,但是由於各個不同庫爾德組織的背景、背後的國內外資助勢力、支持者的數目,土耳其政府無法完全地成功剷除他們。對於土耳其來說,庫爾德是穆斯林,但更是「叛國者」。土耳其知識圈的「三個威脅論」其實也得到官方與社會的共鳴,普遍認為恐怖襲擊頻傳都是西方世界的陰謀,以及外國穆斯林濫用或利用土耳其「穆斯林共同體」的概念,伊斯蘭國的擴張就是最好的例證。

伊斯蘭國在2013年剛剛成立時,土耳其其實並非那麼排斥。有人認為是因為土耳其從伊斯蘭國走私石油,也有人認為庫爾德人與伊斯蘭國互相攻擊,土耳其任其殘殺。很多外國穆斯林戰士借到土耳其進入伊拉克或敘利亞,進入伊斯蘭國;換句話說,土耳其與伊斯蘭國形成一個水乳交融的狀態,土耳其人進入伊斯蘭國,而伊斯蘭國的成員也潛伏在土耳其境內。

一直到土耳其境內恐怖襲擊頻傳,政府才開始設法反擊。而在這個發展過程中,也已經將近四千土耳其人加入伊斯蘭國。伊斯蘭國在土耳其也發動過多次恐怖攻擊,最為人知的應該是2016年伊斯坦堡機場的炸彈與自殺襲擊,以及2017年伊斯坦堡夜店大規模槍襲。伊斯蘭國想要在土耳其進行恐攻在過去幾年並不困難。

從土耳其官方的角度來看,應該到2016年才開始認真修訂「穆斯林共同體」的策略,才感到事態危急,對伊斯蘭國開始全面防範。全球各地想要借道土耳其加入伊斯蘭國的穆斯林,開始被截停。土耳其採取積極的措施,大約有五萬人被留置,然後驅逐遣返,另外超過四千名土耳其境內的伊斯蘭成員被逮捕。

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在敘利亞依德利普被美軍狙殺,土耳其新合報(Yeni Akit)的評論家Mehmet Koçak立即以「先使用,後銷毀」(ABD, önce kullanır sonra yok eder)為標題,評論巴格達迪不聽話,被美國利用完了,就不留證據的直接摧毀。土耳其的朋友也講,美國總統川普不是評論說,「巴格達迪像狗一樣、根本就是懦夫一樣的死了」;「他根本就是美國圈養的一條狗,用完了,就打死」,完全呼應「三個威脅論」的恐怖主義論述,認為是西方世界利用並污衊伊斯蘭世界的陰謀。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