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暖心醫一句「我怕你傷心!」病人之女痛哭失聲

呂建和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照顧久臥病床的病人,往往體力上與心裡的疲累只能默默往肚子吞,畢竟照顧家人,本來就是一種責任,遑論辛苦可言,但的確是體力與耐力的沈重大考驗。

小晴的父親,失智症九年了,從輕度到重度的歷程,讓家庭與工作兩頭燒的小晴,在倚靠外勞之餘,不得不做出心痛的決定,父親短短七年間先是忘記了孫子,之後又忘記了她和弟弟,最後連結髮四十多載的妻子也都忘記了,二年前將重度失智的老父送至療養機構,24小時專責有人看護。

放開父親的手那一天,小晴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即使父親已認不得人了,但當望向他那雙空洞的眼睛時,心如刀割的小晴淚眼模糊,「父親你知嗎?我好希望你認得我們,但現在…卻希望你什麼都不記得了!爸爸,你不會怪我吧?」小晴知道,父親是離他們愈來愈遠了。

就這樣,小晴每逢假日就前往探視父親,其實也就只是在旁陪伴著而已,看看他,握握他的手,平常的日子則全心工作並照顧家裡年幼的稚子,還有高齡七十有餘的母親。

小晴的父親住進機構後一年半來,看得出來病程不斷在往下坡走,小咳感冒不斷,行動能力與大小便失禁情況也愈來愈嚴重,小晴雖然一直告訴自己,她早有心裡準備了,在多次高燒又回溫之後,某一天,小晴在上班途中接到機構護理長的電話,表示父親意識陷入昏迷,不能再安置於機構,務必緊急送醫,「機構不是居家安寧的地方!我們會先送去合約醫院,妳先去醫院急診等著。」

小晴被這突然的電話給震懾,但心中無奈不能抵抗,火速請假趕赴醫院,並陪伴父親安排住院治療。

住院後,小晴每天都前往探視,即便重度失智已失去語言能力,但小晴還是覺得只要父親「在」就好!

住院多日的某一天,因為嗆咳而產生非常重大的變化,小晴的父親被推入護理站旁的觀察室裡,嚴密監控病情變化,呼吸伴隨著水聲且費力,額頭上冒著無數顆汗珠,眼角似乎淌著淚水。

一位住院醫師來看過好幾次,最後決定在等待去照X光前,先為病人抽血,小晴在觀察室裡想要讓出個位置來,好讓醫師試著找股動脈血,正當小晴試圖移動到床尾,想方便醫師進行抽血作業時,這位醫師突然停下原來的動作,針都還沒拿,看了小晴一眼,不是對她說:「請家屬去外面等」,而是體貼地說:「我怕你傷心!」

這句話,像是打中靶心,讓小晴瞬間崩潰,低著頭獨自走出觀察室外,淚水不聽使喚地滑落,等到醫師抽完血走出觀察室,小晴已哽咽到無法言語,只能對醫師鞠躬示意,而這位暖心醫師見狀,拍拍她的肩,只對了小晴說了句:「你辛苦了。」淚水再也止不住了!

緊急處理之後的隔二天,小晴在醫院一隅再度看到這位暖心醫師,把那天沒有說出口的感謝,好好親自說了一遍。幾天後,父親的狀況再度急轉直下,醫師告訴小晴可能就這一兩天了,那天剛好要帶母親去聽演唱會,那是對母親的承諾,要代父親陪母親去聽一場未竟的演唱會,她猶豫著、痛苦著、擔心著,小晴附在父親耳邊,「爸,我知道您累了,但請您一定要等等我,我陪媽媽去聽你們一直想一起去聽的演唱會,一結束我就回來,求求您爸爸!」

演唱會一曲「爸爸親像山」,小晴淚流滿面,她的山即將崩裂了,在心裡不斷吶喊著:「阿爸、阿爸,我還有沒有什麼沒做到,讓您放心不下,請你告訴我好嗎?」她牢牢緊握著母親的手,想從母親的手感受父親曾有的溫度。

演唱會一結束,她趕赴醫院探視,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父親睡著了,好像住院以來從沒睡那麼安穩過,小晴撫摸父親滿佈皺紋的臉龐,輕輕在耳邊說:「爸,我帶媽媽去聽你們曾約好的演唱會了,媽媽要我謝謝您,讓女兒代替您陪她去,我也要告訴爸爸,我真的好愛好愛您!」

當晚午夜時分,接到醫院的緊急來電,「您父親已經走了!」小晴心裡知道,父親不忍我們親眼看著他離世,「爸爸,謝謝您!」

溝通是一門很深的學問,沒有什麼規則可言,但永遠有那種可以打入別人心坎兒底的話,雖然只是平凡簡單到不行的一句話,也可以讓人在難過中備覺溫暖、痛苦中懂得感恩!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