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母親臨終前一句「簡單就好」,讓他遺憾慟疚一輩子!

呂建和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圖/Gettyimages
圖/Gettyimages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母親在世的最後十二天,阿祥寸步不離地陪在身邊,聽著阿母說起過往歲月,即使她只是輕描淡寫,但他那時才知道原來母親那麼辛苦,尤其在父親過世後,母親是怎麼度過那段孤獨又寂寞的日子,每天不用為誰準備三餐,沒有人要求吃什麼東西,再加上兒女不在身旁,都在外地工作,她隨便煮上一鍋飯,就著肉鬆罐頭醬菜,已可以吃上一星期,只有兒女回家時,她才會上巿場買上大魚大肉塞滿冰箱,兒女回家看到冰箱有那麼多東西,都以為母親有好好吃飯。

那天,母親彷彿知道自己要走了,把兒女都叫到身旁,即使疼痛難耐,她臉上還是刻意裝出淺淺的笑容,用虛弱的聲音告訴他們,「如果我走了,不用特別做什麼,簡單就好!」說完,像顆洩了氣的皮球,從胸壑吐出最後一口氣,走了,阿祥和姐姐抱著母親仍微溫的身體,痛哭失聲,母親沒有交待什麼,怕給他們添麻煩,只留下那麼「簡單」的遺言,這時他們已成了無父無母的人了。

之後,由於工作忙碌的他,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悲傷,用滿檔的工作填補了喪親的失落,將失去父母的傷慟隱沒,暫褪在心裡的深處。

某天工作到一半,阿祥突然感到心口痛,被同事緊急送到醫院,心臟病突然發作,才知道原來他的血管早已堵塞嚴重,前前後後共裝了十根支架,但沒過幾年,其中某條血管卻又再次發生堵塞,無法再用心導管裝支架了,只得進行心臟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只是這樣折騰下來,體力大不如前,才想到他遺傳了父親心血管疾病的基因。

阿祥的父親是突發性心肌梗塞走的,他一直記得那天他正在主持節目,大姐打電話告訴他,「祥仔,阿爸親像心臟不爽快,我已經叫救護車啊,結果按怎我再給你講,等一下……」「好好好,我知道了!」還沒等大姐說完,他就匆忙掛了電話,被催著上台。十分鐘後,口袋裡手機一直震動,工作中的他卻無法接起來,心裡煩躁不已,抱怨著明明告訴大姐他在工作中不方便講電話,還一直打來。

下了節目,發現有二十多通未接來電,都是大姐打來的,他語氣有些不耐地回撥回去,「姐仔,我啦,不是告訴你我在工作,你一直打一直打,到底有什麼事?」「阿爸已經過世啊!」這句話如晴天霹靂打在身上,原本的怒氣轉為難過與羞愧,「阿爸還沒等到救護車來,他就自己走去坐在椅子上,然後說了『我要來走啊!』就斷氣往生啊!」

前後不到二十分鐘,都還來不及見父親最後一面,向他道別,父親的威嚴與不善言詞,讓他與父親之間有種緊張的氣氛和距離,等自己當了父親後,才了解做為父親的辛苦與難處,最近才想說回去要和父親聊聊,解開父子間的心結,怎麼會這樣,他掩面流淚,為失去父親的傷心而哭,為來不及和父親和解的遺憾而哭。

最近又常常感到心臟不適,一個月內跑了四、五次急診,但每次檢查後都被醫師趕回家,阿祥跟醫師說他是真的很不舒服,不用住院治療嗎?不用再進一步檢查嗎?就算要他自費也沒關係,而每次醫師都告訴他所有檢查數值都正常,而且該做的都做了,要他不用太緊張,他心想我當然擔心,父親是心肌梗塞走的,他遺傳了心臟疾病基因,身體內裝了十根支架又開了bypass手術,難道不會害怕嗎?最後醫師認為他是身心症狀,建議他應該去看身心科。

阿祥還是認為他的心臟一定有問題,把所有病歷都調了出來,透過介紹找上某醫院的權威醫師,述說了自己的就醫過程及目前不適的狀況,詢問是不是要再做進一步檢查?醫師把病歷從頭至尾仔細看完後,「你現在不適的狀況都不符合心臟病的情形,而且你目前的檢查狀況及數值都OK,甚至該做的檢查也都做了,暫時沒必要再做什麼檢查,除非…哪一天哪個醫師被煩到受不了,把你再拖去做一次心導管,但這沒什麼意義,我看你的用藥或許調整一下,搞不好你就好了!」

「那醫師對於我平常的生活有沒有什麼建議?」「善待自己,留點時間給自己!」從來沒有人跟他這麼說,他總是用工作填滿生活,用來忘卻父母離世的傷痛,不,只是暫時選擇遺忘,在家裡也不輕易表現軟弱的一面,因為他是家庭的支柱,二個女兒還要出國唸書,必須扛起養家的責任,他沒時間喘息,更不敢停下腳步,只是長期以往,他忘了自己也需要休息,也需要有時間讓自己喘口氣,他偶而也有脆弱的一面,但他總是強忍著ㄍㄧㄥ住自己,他不能也不敢想起父母過世的那些回憶,一想起來就會令他崩潰,原來他的心已經生病了,只是他不自知而已!

「好好活著就好!」臨走前聽到醫師這句話,出了診間後,阿祥在角落坐下,頓時淚流不止!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