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唐湘龍】沒有川普,台灣怎麼辦?

·5 分鐘 (閱讀時間)
President Donald Trump listens during a roundtable discussion with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Monday, June 8, 2020, in the State Dining Room of the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 (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川普的「生死門」快要開了

川普非常偏食。他每天都點「中國菜」。滿滿一桌。

因為川普,台灣的民進黨政府也天天吃中餐。沒有「中國菜」,吃不飽,心情不好。

那麼,川普是否連任成功?對台灣重不重要?如果重要,那麼,台灣就必須準備過「沒有川普的日子」。

因為,川普遭遇到空前的困境。不只是美國,全球政治已經走到了川普、反川普最後對決的時刻。轉捩點要到了。這隻黑天鵝會不會死?現在進入觀察期。

共和黨已經出現跳船潮。

民調普遍落後。落後的幅度,達到兩位數。他的對手拜登,支持度超過50%。這在總統大選的民調裡頭並不常見。但是,這是結果。這不是原因。

基本上,在疫情擴散的時刻,全世界都一樣:行政強勢。行政優先。做得好,上天堂。做不好,進刑房。川普,大陸翻譯特朗普,做得特離譜。美國的疫情,全球第一。第一爛。再加上種族衝突,川普終於撐不住了。

內憂外患。眾叛親離。八個字,總結目前川普的困境。

2009年之後,茶黨崛起。茶黨不是黨,他是極右派勢力的集結。它像是病毒,感染了共和黨。共和黨「茶黨化」,美國政治「共和黨化」,這是過去10年,全球政治極端化的關鍵原因。

這種情況,非常像是上個世紀五零年代「麥卡錫主義」。極右派以「反共」為名,包裝的法西斯主義,對美國政治產生了巨大的心理壓制。言論、思想自由崩潰。將近10年的時間,美國政治進入黑暗的時代。有兩件事是很難解釋的。

1、美國在二次大戰大獲全勝。美國價值暢行天下。二次大戰,本質上,是一場反法西斯鬥爭。美國作為一個鬥爭的勝利者,卻因為反共,成了法西斯主義的溫床。這是政治上最難解釋的地方。

2、林肯,是美國精神的象徵。在華盛頓,你會看到如同天神一般的林肯紀念堂、林肯雕像,沒有總統被這樣高舉過。林肯,共和黨。麥卡錫,共和黨。川普,共和黨。尤其在面對嚴肅的黑白種族衝突,象徵著解放黑奴的林肯,和強烈種族主義的麥卡錫、川普,似乎不可能是同一個族類。但是,川普自稱「林肯第二」。麥卡錫更是在「林肯紀念日」發動政治鬥爭。這是共和黨的矛盾體質。一般人,也很難解釋。

麥卡錫主義,影響美國政治將近10年。茶黨,也將近10年。現在,反撲的力量出現了。所有反撲的力量,都表現成「反川普」的力量。

對內,溫和派共和黨開始紛紛表態,切割川普。包括共和黨唯一在世的前總統小布什都表態:不支持川普。甚至,像是前任國務卿鮑威爾直接表態支持拜登。共和黨大老,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成為一種時髦。證明自己沒有感染「川普病毒」。

我稱之為「共和黨的清黨運動」。這代表共和黨的大老們,準備放棄政權,保住政黨,保全共和黨在國會的實力,避免共和黨全軍覆沒。

畢竟, 11月3日不是只有選總統。還要選參議員、眾議員,共和黨是不是要把自己完全和川普綁在一起?這是一個非常艱困的選擇。畢竟,川普是共和黨正式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共和黨要不然就是自備救生圈,跳船逃生。要不然,就是採取更極端的方式。

什麼方式?共和黨有沒有可能撤銷川普的提名。走上「換普」的道路。

川普不只對內瓦解了共和黨,對外,川普也實質上瓦解了二戰之後美國所建構起來的全球秩序。這對美國傷害太大了。

所謂的國際秩序,都是強權定義的。然後,完成一套國際法秩序,把既有的強權政治合理化。所有的「秩序觀」,都隱含著一套完整的利益分配系統。更簡單講,誰定義秩序?誰捍衛秩序?誰支配、分配利益。

當美國要改變國際秩序,表示美國要重新定義遊戲規則,表示美國對現在的利益分配方式不滿意。所謂的全球主義,所謂的單邊主義,只是不同「利益分配」的矛盾。

不過,由於川普的民調接近崩盤,溫和派共和黨全面切割,這導致國際政治開始進入「觀望期」。對於川普召喚G7峰會,或是,集體「反中」行動,各國都開始猶豫、推遲,虛以委蛇。

我稱之為「美國在國際領導的跛腳現象」。這代表,國際社會對於過去一段時間美國單邊、霸權主義忍氣吞聲已經結束。大家開始期待變天。

川普也許聽不懂。簡單講:「丞相!起風了!」

這兩個內外趨勢,其實,上個星期,我已經預言過了。只是沒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

全世界、全美國,開始準備「後川普時代」的到來。不過,還有變數:美國白人種族主義的幽靈四處飄盪,這股力量非常頑固。

接下去,先觀察幾件事。1、先看看,共和黨內部會不會出現有組織的「反川普」行動。2、再看看,拜登有沒有可能提名一位非白人擔任政治副手?這對選情會有什麼影響?最後,3、看看川普的支持度會不會跌破四成?如果跌破四成,共和黨的逃亡潮就會非常強烈,大概就可以開始準備為川普的政治生命送終。

一旦走到這一步,台灣就必須開始為「後川普時代」的台美關係、兩岸關係做準備。要繫好安全帶,未來的道路很崎嶇、很顛簸、很危險,而且,看不清楚。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