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嚴震生】政黨極化下的川普彈劾案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WASHINGTON, DC  DECEMBER 19: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looks on in the Oval Office of the White House as he meets with U.S. Representative Jeff Van Drew of New Jersey, who has announced he is switching from the Democratic to Republican Party, on December 19, 2019 in Washington, DC. Van Drew voted against the two articles of impeachment yesterday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Photo by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美國眾議院在12月18日當地時間晚上通過對川普總統的彈劾案,兩項罪名分別為濫權(abuse of power)及妨礙國會(obstruction of Congress),最終的投票基本上是根據黨派(partisanship)決定,共和黨所有眾議員都投下反對票,民主黨則是有兩位議員加入共和黨陣營(這兩位在上次進行彈劾調查時就投下反對票,其中一位將在近期內退出民主黨、加入共和黨)、一位在第一項投下贊成票、但在第二項投下反對票。最後,目前在爭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夏威夷州眾議員賈芭德(Tulsi Gabbard),則是選擇棄權。

在眾議院通過彈劾案成立後,參議員將在下個月投票決定川普是否會被迫去職。由於共和黨在參議院享有53對47席的多數,而彈劾案的成立需要三分之二的67票多數,因此必須有20位共和黨參議員倒戈,川普才會下台,基本上這根本就不可能發生。基於此,部分觀察家認為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院是白忙一場,浪費時間,同時還有跑票的狀況出現,顯然不值得進行這個彈劾程序。

不過,我們若是由兩黨眾議員的選區情形來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能夠確保僅有些微的跑票相當不容易。目前共和黨僅有3位眾議員的選區,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支持希拉蕊,其中一位這任結束後將退休。反觀民主黨有31位眾議員的選區在當年支持川普,包括了這次兩項彈劾罪名都跑票的新澤西州的范祖魯(Jefferson Van Drew)和明尼蘇達州的彼德森(Collin Peterson),川普在後者的選區當年大贏希拉蕊柯林頓31個百分點。若是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裴洛西議長的政治操作顯然是成功的。

當許多2018年當選的年輕議員一上任就想彈劾川普總統時,裴洛西認為必須等到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報告出爐,才能考量是否推動,當時民主黨內還有相當多不同意進行彈劾的聲音。在烏克蘭門曝光後,裴洛西認為時機已經成熟,開始推動調查的聽證會,在情報委員會和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結束後,裴洛西主導僅以濫權和妨礙國會的罪名起訴,而不採用較具爭議性的叛國罪(treason)。這兩項作法,讓較為溫和及選區為川普得票佔多數的民主黨議員,願意接受黨的指揮,投下贊成彈劾票。

除了黨派立場的投票外,在一整天發言的過程中,共和黨眾議員全部選擇支持川普的說法,認為整個程序完全是因為民主黨輸了2016年的總統大選,心有不甘,才會進行政治報復。沒有一位對於川普和烏克蘭總統通電話,並提出軍援做為交換條件有任何批評。事實上,當川普強調該通電話毫無瑕疵(perfect)時,竟然沒有一位共和黨籍的眾議員願意表示這個條件交換或許不到需要被彈劾的地步,但確實不妥(inappropriate)。換句話說,絕大部分的共和黨眾議員都與川普一唱一和,將整個彈劾的程序簡化為政黨的惡鬥,並且指控掌控眾議院多數的民主黨,才是真正的濫權。

這和1998年眾議院對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提出彈劾時的情形有很大的不同,在當時眾議院的多數是共和黨,其中有幾位民主黨議員也支持部分的彈劾案,但更多的共和黨議員並不完全支持彈劾的所有罪名,至少顯示出該案還是有跨黨派的支持和反對。當時的彈劾案共有四項罪名,其中宣誓後撒謊及妨礙司法罪名成立,但另兩項罪名則不成立,其中濫權部分有81位共和黨眾議員投下反對票。參議院的投票結果,雖然全數45位民主黨參議員都投下反對票,但兩項罪名也各有5位及10位共和黨參議員不表贊成。21年後的今天,川普的彈劾案顯然不會再有跨黨派的看法,充分反映美國政黨極化情形的嚴重性。

在眾議院通過彈劾案後,參議院應扮演的角色乃是美國司法體系中的陪審團,要對這個「起訴案」進行投票來決定川普的命運。通常陪審團員應當不能有先入為主的想法,認定被審的對象有罪或無罪。然而,共和黨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和司法委員會主席葛萊姆(Lindsay Graham)兩位資深議員,竟然在還未開會討論前,就表示反對立場,認爲這是一個政治事件而非司法事件。基於此,我們相信參議員的投票已不具意義,只不過是政黨的對決而已。

個人對美國民主政治前景的憂慮,並不在於川普是否會因彈劾案而下台,而是在整個過程結束後,當川普看到共和黨國會議員完全接受他的說法、在他掌控之下,是否還會做出更多逾越職權的事,畢竟通俄門調查並沒有讓他有所節制,他繼續進行體制外的政治操作,同時在彈劾進行期間,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前市長仍到烏克蘭調查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和他兒子未被證實的涉案。從這個角度來看,川普不僅愈挫愈勇,同時還有可能更加違法濫權,因為共和黨對他沒有任何約束力量,而其支持者始終盲目地信任他所說的一切。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3位副總統 各寫了一篇美文
「挺韓」vs.「罷韓」:高雄市民愛與惡的距離!?
挺韓、罷韓,哪邊更打動你?
韓粉不「蓋牌」了!
喂,金智英們請聽我說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