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宋文笛】中美貿易戰走向歹戲拖棚,「第一階段協議」幾成北京談判籌碼

宋文笛
·澳洲國立大學講師
WASHINGTON, DC - NOVEMBER 07: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peaks during an East Room event at the White House November 7, 2019 in Washington, DC. Richard Cyril Rescorla, former director of security for Morgan Stanley, was awarded the Presidential Citizens Medal posthumously for his implementation of evacuation plans that help to save thousands of lives during the 9/11 terror attack on the World Trade Center.  (Photo by Alex Wong/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候選人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於11月7日記者會上表示,中美兩國已經就中美貿易戰的「階段一」協議 (phase I deal) 達成共識,然而白宮卻至今沒有任何聲明。可想而知,這是北京清楚見到川普內憂纏身,遂趁機重新定錨之舉。雙方尚未有真共識,遑論協議,只是在討價還價。

十月份,美國總統川普和副總統彭斯陸續發表支持中美貿易戰走向所謂「第一階段協議」 (phase I deal) 的立場,雖然兩人的語氣大異其趣。川普口吻溫和,一度稱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他「最好的朋友」,照顧共和黨的經濟保守派的「和氣發大財」情緒;另一邊廂,彭斯語氣嚴峻,表面上對中國多有指責,安撫了國安和宗教保守派選民。

然而雖然黑臉白臉的語氣軟硬有別,目的卻是一樣的:明示暗示川普政府希望引外交利多以解救美國國內政治窘境。

川普面臨罷免案內憂,急需在外交上得分

10月31日,美國眾議院通過決議,正式啟動罷免川普的調查,川普面臨威脅到政治生命的挑戰。台灣時間 11月6日,美國地方選舉,共和黨大敗,拱手讓出維州和肯德基州。此番選舉期間川普為了拯救搖搖欲墜的肯德基州選情,刻意將地方選舉全國化 (nationalize),呼籲這就是對川普個人的信任投票,選民們一定要守住肯州。用川普的原話便是「如果肯德基輸了,他們將會說川普蒙受了世界史上最嚴重的敗仗,你絕不能讓它發生在我身上」 (“If you lose, they’re going to say Trump suffered the worst defeat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This is the greatest. You can’t let that happen to me”)

可惜選舉結果證明,川普個人守住基本盤有餘,帶入中間選民加持同黨候選人的能力卻已經流失。肯州失守。既然如此,正在處理總統罷免案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們自然會騷動:川普你得想辦法為我們同志們找回一些選票,不然我們無法保證後續罷免案投票時不會忽然生病缺席,或者手歪投錯。

現任總統如何能夠快速在政治上得分?外交領域,總統享有完整話語權,是最適合在短期間內展示成績的議題 (相較於處處受於在野黨監督的內政議題尤然)。而當前最受舉世矚目的,當然是中美貿易戰。因此川普祭出了空泛的「第一階段協議」政治公關話術。

北京也很快便接招。11月6日,川普的共和黨於地方選舉大敗。隔日 11月7日,中國商務部發言人立即施壓川普,他說:中美兩方已經達成共識,「雙方同意分階段撤銷額外關稅。. . . 若中國與美國達成階段一協議,雙方應該都會依照協議內容同時撤回現有的相同比例額外關稅,這是達成協議的重要條件之一。」

中方順勢引導,趁機抬價

乍看之下,似乎是中美貿易戰已經達成共識要簽屬協議了。然而這不過是中方在討價還價。其發言有三個核心資訊點:

第一,整段發言前綴了「若」字,是假設語氣,所以還沒有發生。

達成的是共識,不是協議。如同十月初川普高調宣稱已經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其實協議仍然遙遙無期,最多只能說是確認了雙方都有「合作意向」 (MOU)。

實際上,就連共識也未必有,然而強調已有共識,將會強化趨近協議的路徑依賴性 (path dependency),中方如此對待習慣以隨時能夠談到一半走人當作談判籌碼的川普,是一種牽制。

第二,關鍵是降低關稅。

單論經濟面,眾所皆知,關稅戰對中國的威脅遠大於對美國 – 不然那數以萬計的許多抱持「中美貿易戰導致習近平被批評」論調的分析文章也就無從談起了。

所以當中國宣稱撤回關稅是達成協議的重要條件之一,實際上就等於是在委腕但明確地威脅川普「你必須要把我最想要的東西讓給我,我才有可能跟你達成協議」。

所以這次中國官員發言其實仍然是在談判,而且是在往對中國有利的方向抬價。

也要注意到該次發言迴避了長遠而言美國更在乎的智慧財產權問題。可見第一階段協議不談或避談 IPR 議題,仍然是中方的努力方向。

分段實施,議題脫勾,慎防川普得了便宜便翻臉不認

第三,關稅要怎麼降?要分階段性降。

賽局理論將此策略稱做 “log-rolling” 式的 “Tit-for-tat”。翻作白話文,便是要循序漸進,有來有往。不要一次性都降了,要你先降一點,我再降一點,然後你再接著降,我再接著降...,在過程中累積互信以及動能。

實際上,這也是對中方有利的談判方式,一來將貿易議題的各面相脫勾化處理,二來預備好風險控管。用意在於避免素來不在乎「敗壞商譽」,只在乎「最大施壓」的見樹不見林型「談判高手」川普,在中方首先大幅度減少關稅之後,川普又翻臉不認人,不但不跟進降低關稅,反而宣稱這是美國的重大勝利 (“so much winning”),證明中國軟弱,川普的高壓奏效,並進一步宣布強大的美國對於示弱的中國無須投桃報李,而應該乘勝追擊,於是開啟中美貿易戰 2.0,所謂「贏了 (騙了) 中國一局」反倒成為川普爭取 2020總統大選連任的重大政績。

往大處來看,中美貿易戰可望持續到川普 2020總統大選連任。國際和國內兩個大局存在互動性,貿易戰作為進可攻、退可守的隨時可以按照變動中的政治需求升級或降級的政治工具,川普自然會珍惜,不會輕易自廢武功或讓其走向終結。在短期內,由於川普個人在國內政治地位出現重大危機,可望屢屢祭出即將出現重大外交突破的風向球,以圍魏救趙,我們也將會時常聽到即將發生協議的耳語。另一方面,北京也願意利用川普被動的政治局勢就地還錢,主動配合演出,企圖趁亂獲利。

台灣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盟友。對於耳語無須過度反應,亦勿過度寄望於個別美國政客的善意。台灣只需處變不驚,一步一腳印地將精力投入在一方面勤修內政,二方面深耕和美國社會人民之間的連結,方是最長遠而可持續的自強方略。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看,誰還敢不為君王唱贊歌!
台積電的成功,中小企業怎麼複製?從3個點下手!
頂尖名校畢業不被錄取,也拿不到高薪,證明學歷不等於能力
張善政當副手 執政鐵三角浮現 韓國瑜追趕得上?
購物狂歡節的背後:關於「雙十一」的一些數據與雜想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