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張善政】NCC改制數位發展部 蔡英文想扼殺台灣數位未來嗎?

張善政
·前行政院長
·8 分鐘 (閱讀時間)
This photo taken on June 16, 2020 shows Taiwans Digital Minister Audrey Tang posing for a photo at an innovation centre in Taipei. - Taiwan's digital minister is the world's first openly transgender cabinet member and has blazed a trail ever since she quit school aged 14. (Photo by Sam Yeh / AFP) / TO GO WITH Taiwan-politics-social-gender-rights,INTERVIEW by Amber WANG (Photo by 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前行政院長

蔡政府正在規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新職能,方案之一是改制成「數位發展部」,還打算納入行政院資安處。美其名是要發展數位服務,但真正達到的效果,很可能是扼殺台灣數位時代的未來。這樣「搭變車」心態下的改制,將面臨三大問題:將數位發展設定為「部」造成部會體制上的錯亂;要長年管控媒體的NCC突然新賦予數位創意政策的責任,造成機關文化上的落差與衝突;最後,數位高手大多在民間,但是目前公務人員的進用體系,卻無法突破人才任用的限制。若要真心誠實面對台灣數位時代的挑戰,政府必需要用突破、開創而誠實的心態來面對。

台灣數位發展,面臨了幾個大問題:第一,本土產業受限於國內市場規模,不易茁壯。民間不是沒有能力開發優質數位的服務或產品,只是國內市場太小,本土的數位企業很難從小一路長到大。通常企業成長到一定規模後,就會被其他國際企業看上、收購。早年的奇摩被雅虎收購,近年的阿碼科技被美國 Proofpoint 併購,都是例子。即使沒有被收購,也是被迫放棄自有產品,例如台灣第一個搜尋引擎蕃薯藤,後來就因為成本因素改用 Google 的搜尋。

近年來,從Google到臉書都提供了各式各樣數位服務的功能,橫掃市場。台灣因為自己沒有開發出相對應的產品,長久下來,民間的數位能力就在溫水煮青蛙的況下慢慢退步,因為民間產業實在缺乏好好練兵的機會。政府其實可以透過導入創新的數位服務,讓民間企業有承接政府專案而發揮的機會。

第二個大問題,是政府只會用管制而非輔導的心態來看待新的數位服務。對外來的數位新創公司,包括Uber、Uber Eats、Airbnb等,交通部、勞動部都是用強硬的干預態度,保守的去解釋法規,不允許這些公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其實以 Uber 為例,國內也有不錯的網路叫車平台,交通部既然不接受 Uber,但也未用心扶植本土平台,可見心裡完全沒有「分享經濟」未來在交通服務上的願景。數位創新難免需要多一點彈性,政府要禁止或允許,全在一念一間;可惜的是,我們的政府總是用過時的法律面對創新服務。

第三個問題,是政府缺乏發展新數位工具或人才的政策。以金融界摩拳擦掌的金融數位科技為例,許多業者紛紛成立數位創新的部門或是職位,也有一些新成立運用區塊鏈的新創公司。金管會歷經曾銘宗、顧立雄兩位相當用心的主委,但是成果仍然有限,我們電子/行動支付還是遠遠落後國外。而國家數位貨幣的發展策略,相較於對岸中國大陸,我們目前也仍付諸闕如。至於教育,而歐美日等國紛紛開始在小學開始教授程式設計,自幼訓練學生培養邏輯觀念,我們的小學課綱卻只提到培養「科技素養」,兩者也是天差地遠。

而政府自己,也已經很久沒有端出令人驚豔的數位服務。台灣早年電子化政府做得很好,像是戶政系統、網路報稅等,備受國際矚目,還曾得到國際大獎。但近幾年,乏善可陳。

即使以這次冠狀病毒疫情為例,蔡英文政府開發了口罩2.0的軟體,讓民眾可以方便預購口罩,受到肯定。但其實類似的構想,Google早就做過了。美國曾經歷卡崔娜颶風,造成美國東南部、東部嚴重災情,當時Google就開發了一款軟體,讓居民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離自己最近的避難所。後來這個軟體也找上了地震多的日本和颱風多的台灣合作,當天災發生時,民眾可以快速找到避難處;近期罷免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投票,Google也一樣開發軟體,讓民眾查到離自己最近的頭開票所。

這樣看來,口罩2.0的成果其實沒有什麼好過度自豪、自嗨。

所以,台灣數位發展前景,真的堪慮!要如何突破?就是要設立跨部會的機關,協調各部會用一致性的步伐發展創新數位服務。而且要有突破性的配套。

但是現在蔡英文政府打算將NCC改制成「數位發展部」,好像要用心發展數位服務,但實際上只是為了表面符合「數位」二字的應景機關。甚至,因為要併入行政院資安處,還被某媒體社論批評為「數位捕獸夾」,讓原本就扮演管控角色的NCC牙齒更利。這樣錯誤的政策,無疑將會扼殺台灣數位的未來。

先談將資安處納入數位發展部的問題。駭客攻擊都不會只限於單一機關,所以目前資安處設在行政院有個好處,位階很高,萬一有不同部會同時被駭客攻擊,資安處可以協調被攻擊部會提供資料,以比對攻擊的手法,並且提供其他部會預警。但將資安處納入數位發展部之後,就與其他部會平行,憑什麼要求其他部會提供被駭的資料?

蔡政府把資安處降格,又把管理媒體言論跟調查資安的功能同時賦予這個新的數位發展部,難怪讓人有政府要箝制自由陰謀論的想像。

最重要的是,NCC改制成數位發展部,有三大問題。第一,設定為「部」,造成體制錯亂。在政府體制上,「部」是各司其職,例如交通部責任很清楚,就是管好交通;「委員會」則是負責設計前瞻的政策方向,透過跨部會的協調去落實。例如目前的國發會、早年的經建會,規劃完整經濟發展藍圖,再交給相關部會落實執行。試問:數位發展難道不是跨部會的事嗎?所以應該是設立數位發展「委員會」,而非數位發展「部」。數位發展需跨部會協調、擬定策略和目標,若只是一個部會,與其他各部會是平行單位,無法協調其他部會。試想,數位發展部未來憑什麼權限去要求交通部推動分享經濟、中央銀行推動數位貨幣、教育部推動數位人才培育?

第二,數位創新發展與NCC既有機關文化不相符。NCC長年在管制電信、媒體業者,是執法單位,但現在突然給他們一個新的任務,要發展數位創意,還要鼓勵大家去做法規中沒有規定不可以做的事,與原本的機關文化落差太大,簡直要NCC的人精神分裂。

第三,數位人才哪裡找?公務員不是沒有能力,而是機關內公務文化的問題。公務員的訓練多是從法律看事情,公家體系培養的人才性格也較為保守。要發展數位科技,一定要創新、突破既有框架,數位創新所需要的素養恐怕並非公務員所能應付的。數位高手通常大多在民間,但是卻受限於公務員人才任用的框架,因此應該打破任用管道,讓那些不具有公務員身份、但有創意的年輕人可以進入未來的數位管理機關服務。

被人詬病的 1450網軍,有沒有正面的啟示?網軍成員沈浸網路時間的比例高、網路能力好,但只是因為沒有好的環境和舞台,最後淪落到在網路上酸言酸語,或被迫進一步要用網路創造營收,就只好淪落為網軍。若能將熟悉網路年輕人的動能轉化成一些有生產力的東西,相信也是好事一件。如此一來,政府可以找到好的人才,這些人才也因為有政府的歷練可以替自己職涯開闢新的道路,又可以造成鯰魚效應,活化公務員體系,這才是有智慧的政策規劃。

我們目前處於未來數位時代發展的轉捩點。蔡英文政府政策一念之間,可以讓台灣跨入數位時代的榮景,也可以讓台灣萬劫不復。就看當政者的智慧了!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雖有多數民意質疑 民進黨仍選擇護菊
499外的新戰場!為何台灣大哥大推「買5G送光纖」,恐掀另一場大戰?
「昨是今非」的雙標民進黨
各國新創「血流成河」裁員潮現況懶人包
當遊戲規則都是為聰明人設計:看穿108課綱背後的真實設定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