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戴發奎】不是要花多少錢的問題 而是政治不正確

·5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時中出席護理人員防疫感恩大會 (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李白《將進酒》。政府寧願花22.56億振興劵印刷成本去為新冠病毒防疫的國王新衣再披上一層美麗外套,也不願意花8億元為居家檢疫的25萬人做無症狀篩檢,以供防疫對策調整。

針對彰化縣衛生局採檢居家檢疫未有新肺炎症狀少年,遭到府院黨和網軍圍剿,為此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下令政風處調查,另外民進黨彰化縣黨部21日也要求衛生局長葉彥伯應停職接受調查。陳時中20日上廣播節目接受專訪表示,地方雖有權管之責,但指揮中心成立後,地方執行需由中央授權。

不知是誰給陳時中這樣的自信,以為自己比台灣所有的醫師及公衛專家都要了解防疫這件事,不外就是剛開始授予他的疫情指揮官頭銜及後來因防疫成績優異醞釀成一言堂的政治正確。

政治正確主義(political correctness)概念最早來自於十九世紀美國的司法機構,因為當時發現在法庭上講話,律師也好,法官也好,如果他們不遵循一定司法語言的時候,這就會在法律上造成一定的誤解,所以當時就提出在法庭上發言,所有語言必須政治正確,也就是符合司法用語及司法規則,這個概念很快就向社會上傳播,形成了一禁忌。

記得最早感受到政治正確是從我在念小學的時候,在一個包括我在內只有不到50個不是原住民的小學,有一天老師突然規定不允許我們再用「山地人」來稱呼非平地人的同學。當時我想老師是多慮了,在原住民人數佔絕對優勢的地方,不用等到政府及學校來教我們怎麼說才是正確,我們幾個平地小孩早因為不識時務而遍體麟傷,因為我的原住民同學一點也不以為意「山地」這個稱呼,一直到政治正確告訴他們那是一種歧視之後,他們才開始生氣。

我贊成以較中立語言、文明用語來包裝政治正確,但我反對將意識形態及個人化身成政治正確,藉著政治不正確煽動仇恨及分化社會和掌握權勢,如講中國大陸的好話,儘管是正確就會被貼上「舔共」的帽子,以及不能有像彰化縣衛生局局長葉彥伯應這樣自行篩檢就是「逆時中」行為的政治正確主義。

彰化衛生局廣篩無症狀居家檢疫者,稱「只是多做一點」。22日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若防疫做的對,多做沒問題,但若有問題,多做會有大問題。聽不懂陳時中所說的邏輯,彷彿新冠病毒只是普通流行性感冒可以預測。從今年一月開始蔓延的新冠疫情,從感染症狀到防護措施一再跌破全世界專家的眼鏡,每個人都是從磕磕碰碰中摸索及學習,直到現在也沒有人敢說自己的防疫措施是百分百正確,那就更別說究竟什麼是「符合規定」,如何做到「符合規定」,都沒有明確的定義,不同時期的規定也不盡相同,甚至完全相反。所謂的「防疫做的對」難道就是以他的標準為標準,亦或必須等到大規模社區感染之後再以他宣布的措施去做才算防疫做的對。

陳時中說以現在居家檢疫者共25萬人估算,若都要無症狀篩檢,要多花新台幣逾8億元,也會找到12475個偽陽性個案,這些個案會擠到醫院,要採檢2次陰性至少要5、6天才能放出來,醫療量能就被擠爆。

假設陳時中以電腦模擬出來的數據都是對的,但政府寧願花22.56億振興劵印刷成本去為新冠病毒防疫的國王新衣再披上一層美麗外套,去做防疫後端的事,也不願意多花8億元為居家檢疫的25萬人做無症狀篩檢供防疫對策調整。從台灣入境他國不斷傳出被驗出新冠病毒陽性,台灣人的心底就如詩仙李白的將進酒「「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主人呀,你為何說錢不多?只管買酒來讓我們一起痛飲)那般,請政府花一點錢做普篩,一解大家的疑惑吧。

按照博弈理論中的帕累托最優(Pareto Efficiency),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資源,從一種分配狀態到另一種狀態的變化中,在沒有使任何人境況變壞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個人變得更好。就算資源配置未達到帕累托最優,那麼,總有一些人能改善境況而沒有人會受損,也就是說,社會福利總量肯定能上升,那麼通過一種恰當的分配或補償措施,能使所有人的境況都有所改善。帕累托最優已清楚說明彰化衛生局「只是多做一點」是絕對正確。

如果社會中的某一部分人自我賦予「一切以我為主」這樣的權力,那不是民主制度的「進步」,而是思想專制,這樣一個民主國家便失去了思想自由,這個民主制度就可能淪落為一批人的政治專制。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呂秀蓮:兩岸開打,Are you ready?
香港普篩全民化,台灣在混什麼?
面對人口「生不如死」 善用第三人口紅利
馬英九正在為中共對台「以戰逼降」鋪路
拜託不要再問國防部長「臺灣可以撐多久」了!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