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戴發奎】口罩之亂引發的台灣公共信任危機

戴 發奎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夫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韓非子·難一》。蘇貞昌院長一方面指示口罩不可出口,從政府上至蔡英文總統、蘇院長、疾管署官員在出席公共場合時皆沒有戴口罩,顯示戴口罩不是防疫重點,反映的是台灣沒有口罩需求的急迫性,矛與盾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截至一月底「武漢肺炎」疫情持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最新統計,國內確診個案仍維持9例,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呼籲,健康的人不需要一律戴口罩。

口罩的作用在防護飛沫性傳染疾病,已經得病的戴上口罩不傳染給其他人,健康的人戴口罩防範病人傳給自己,倘若口罩數量有限無法供給每一個人使用,按照邏輯應該是優先給已經得病及有症狀的人使用,這樣健康的人就完全不需用到口罩,與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最優先措施是將武漢封城的道理是一樣,然而事實上卻很難要求民眾做到,因為違反了人性。 

難以實施的主要原因在這將明顯區別出誰是病人誰不是,政策一旦確立且民眾又都奉行,之後口罩就會成為一個標記,誰戴上口罩就表示他是個危險人物,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引起側目,很難不遭受到旁人的語言暴力甚至是人身攻擊。在口罩數量有限的情況下,相反的疾管署如果要求健康的人一律戴口罩會更容易些。 

武漢市面積約四分之一個台灣大,常住人口約一千萬,在中國排名第六,此次大規模封城是人類歷史上因為疾病而禁止人們進出的頭一遭,就算如此對比全中國乃至世界,武漢封城都對容易許多。要已經生病的人戴上口罩是武漢封城的擴大版,不同於武漢市有明顯邊界,封鎖海陸空交通樞紐基本上就可以達到目的,封城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無論是不是病人都不准離開武漢市,這麼做的原因在於根本無法有效區別誰已經得病誰又沒有,這意味著如何判定每個人健康與否,要健康的人不需戴口罩是不切實際的做法。

按照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的說法健康的人不需要一律戴口罩,以目前台灣確診個案仍維持9例,那就表示全台灣就只要準備給這9個人日常更換用的口罩數量就可以,也就不必如蘇貞昌院長所說台灣口罩不准出口的政策指示那樣杞人憂天。 

外國人習慣於與人見面時握手、擁抱及親吻臉頰,中國人則以點頭及抱拳作揖表示寒暄,中外習俗不同很大的程度表現在中國人的不相信對方,抱拳的時候雙手裸露在外,讓人看清楚手裡是否拿著其它東西,表示坦誠之意,一來是因為古時候服裝大多是長衣廣袖,不便於握手禮。

恰恰正因為不相信別人,在某個程度上才遏止了病毒的傳播。楚人有鬻盾與矛者,譽之曰:「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之。」,自己準備好口罩當做對抗病毒的盾,才是自保之道,這充分反應了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態度,也就是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

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是一個政治學理論,得名於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意指倘若公權力失去其公信力,無論如何發言或是處事,社會均將給予其負面評價。

如大家所知新型冠狀病毒能人傳人是在今年的1月20日,由中國院士鍾南山公開指出,在此之前中國政府的宣傳基調是「現有的調查結果表明尚未發現明確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現在看來簡直無法想像。

就在1月29日包括中國疾控中心及若干學者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一篇文章,內容指出自2019年12月中旬以來密切接觸者之間已經發生了人際傳播。許多人看到這篇文章的第一個感覺是原來中國疾控中心早就知道武漢肺炎會人傳人。這中間是出了什麼問題,讓患者沒有在第一時間被隔離。

論文發表不同於一篇報導可以早上寫下午就刊登,論文需要通過層層嚴格審查,能在一個月時間刊登都算是光速,無論是學術性論文或一般評論文章,共同的特點是作者不能在所投的媒體出刊前就先行披露。持陰謀論觀點的人會說這些人為了自己的論文發表隱瞞疫情真相,善意的理解是真相需要切確的證據。學術上的嚴謹或許可以某個程度上解釋政府為何總是隱瞞真相及慢半拍。

也因為塔西佗陷阱讓民眾對台灣疾管署的呼籲充耳不聞,正月初八我到台北行天宮祈福因為沒戴口罩而被寺廟警衛擋在門外,政府與民間不同調,這就又回到了口罩無法供應每個人需求的問題原點上。武漢肺炎沒打垮台灣人,台灣內部卻因為口罩要不要給誰問題吵成了漢賊不兩立,造成藝人及政府公信力雙輸的局面。

有了中國大陸疾控中心繼2003年SARS隱瞞疫情再次因為武漢肺炎陷入塔西佗陷阱不長記性的教訓,總統、行政院長和疾管署要樹立政府公信力就應該不懼公布正確訊息後的意外結果壓力,訊息包括這次的武漢肺炎致死率其實遠低於SARS及流感,死亡的大多是老年人以及捷運和巴士上其實無需戴口罩,意外結果可能是要民眾放心後因此造成極少數人感染。

最重要的是放下政治操作,或許這次要健康的人無需戴口罩達不到預期效果,就當做為面臨下一次危機時的公信力打下基礎。況且及時澄清公眾的疑問,才叫做治理能力現代化,不是嗎。最後引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在其著作《鼠疫》(瘟疫)裡的一段話「一個人能在鼠疫和生活的賭博中所贏得的全部東西,就是知識和記憶。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郝龍斌、江啟臣誰能勝出?
武漢肺炎下的廣州:她在中國的新年,恐慌比疫情更加猛烈
從愛滋、SARS、麻風到武漢肺炎,中國防疫一再重蹈的「面子」覆轍
蔡總統能抗拒自定義歷史定位的誘惑嗎?
新國會 依然波濤洶湧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