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戴發奎】政府不要只公布部分有利數據 越南已經全面追上來了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越南中學生的素質已不輸台灣,尤其在科學及數學這兩個領域。被稱為數學界諾貝爾獎的「菲爾茲獎」,在20、21世紀全亞洲只有三個人曾獲得此殊榮,其中之一就來自越南。

12月3日教育部召開記者會說明公布「2018年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ISA」結果,這次評量以閱讀為主測領域,數學和科學為輔測領域,台灣學生閱讀表現平均503分,在參與79個國家中排名第17名,與以閱讀為主測的2009年相比,進步8分、6個名次。

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劃)為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自1997年起籌劃,第一次PISA評估於2000年首次舉辦,此後每3年舉行一次。

不可否認台灣學生在15歲年齡層優異的表現,然而我們可以從台灣參與評估的2009、2012、2015及2018年四屆成績發現,除閱讀成績比2009年的495分及2015年497分好之外,數學及科學成績均比前三屆退步,數學成績分別為543分、560分、542分、531分,科學成績分別為520分、523分、532分、516分。反觀越南參與評估的2012、2015年,閱讀為508分、487分,數學為511分、495分,科學為528分、525分,越南學生突出的表現打破了歐美專家一致認定學生素質與人均GDP成正比的魔咒。

PISA會在各個國家中抽取4500到10000名初三與高一為主的15歲學生擔任調查對象,以測試學生是否能夠掌握社會所需的知識與技能。因此,試題著重於應用及情境化。受測學生必須靈活運用學科知識與認知技能,針對情境化的問題自行建構答案,因此能深入檢視學生的基礎素養。

雖然越南在2018年這一屆缺席,我們可以從2012年、2015年PISA成績中發現,人均GDP只有2,500美元的越南,其學生水平等同人均GDP82,000美元的瑞士,越南學生尤其是在數學及科學這兩個領域更是表現突出。

由好萊塢影星羅素·克洛所飾演電影《美麗境界》真實故事主人翁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納許(John Nash),一輩子渴求的學術桂冠不是諾貝爾獎,而是「菲爾茲獎」(Fields Medal)。被稱為數學界諾貝爾獎的「菲爾茲獎」,每四年評選2-4名有卓越貢獻且年齡不超過40歲的數學家,在將近一百年的歷史中整個亞洲也只有三個人獲得菲爾茲獎殊榮,分別是華裔數學家丘成桐、陶哲軒以及越南裔數學家吳寶珠(Ngô Bảo Châu)。

吳寶珠初中就讀於河內徵王基礎中學,之後進入河內自然科學大學附屬專科普通中學數學專修組,是道地越南本土培養出來的人才。吳寶珠參加第29屆和第30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連得兩面金牌,是越南首位獲此佳績學生,之後越南學生年年在數學、物理、化學國際奧林匹克競賽中取得優異成績。

越南學生的素質為何與人均收入不成比例,越南教育培訓部長Phuan Xuan Nha表示,「越南父母變賣所有的財產,從土地到花園,以利孩子學習。這種特徵也可以在中國及日本的父母身上找到,而這無法在歐洲父母那邊找到的特質。」

被稱為國際工程項目「諾貝爾獎」的《菲迪克工程獎》(FIDIC),每年都會在全球範圍內表彰一批對世界經濟社會發展具有突出作用的工程項目,菲迪克大獎代表了工程業最高水平及榮譽,每年至多從全世界100多個報名國家中選出23項工程作品。從2013年起,統計越南歷年累計得獎數目排名全世界第九,位居亞洲第三名,僅次於中國大陸及日本。

除了第一名的中國大陸以外,菲迪克工程獎得獎數前七名都是人均GDP超過3萬美元的國家,按照人均GDP得獎數,人均GDP2,500美元的越南排第一名當之無愧。

菲迪克工程獎是頒給工程的營造團隊而不是國家,例如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最大競爭對手日本,日本股權投資在越南海防市建造的東南亞最長海上工程,全長5.44公里長的新武-瀝縣(Tan Vu - Lach Huyen)跨海大橋得到菲迪克工程獎青睞,此榮譽是歸於日本,不屬於越南,越南本國自主建造得獎的是越南電力集團(EVN)建造的「會廣水電站」、峴港市順化立體交流道及在海防的另一座大橋。

從中國大陸國家統計局數據來看,目前中國大陸的人均基礎設施存量水準相當於發達國家的20%-30%,在民生領域、區域發展方面,還有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人均基礎設施存量水平反映了一個國家是在進步或是倒退,越南處於基礎建設發展期,工程量體的明顯增加是可預期也是必然,不值得大驚小怪,但如果越南在工程質的方面也超越群倫吊打台灣,那事情就真的大條了。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這句話無法套用在越南人身上,越南人在世界的競爭力從學生時的PISA、奧林匹亞一直延續到成人世界的菲爾茲獎及菲迪克工程獎。當台灣人還沉浸在越南新娘、外勞不如我們的優越感同時,另一批越南人正全面追趕上來。

資本市場分為產業資本與金融資本兩類,在普遍的觀念裡認為產業資本是落後國家的表現,金融資本才是一個國家追求的目標。我們可以從英美去工業化的進程看到,雖然英國順利轉型為金融資本,取得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法國則在奢侈品上掌控半壁江山,然而無論是金融或奢侈品都只能提供少數人工作,剩下的國家大多數人都圍繞著那些人服務和生活,最重要的是金融業的本質是在做金錢分配,並無法增加金錢,而奢侈品的購買力更是依靠著工業生產是否暢旺而起伏。

以往法國在總統龐畢度前在工業領域有四項領先全球的產業,分別是協和超音速客機、跑的最快的高速鐵路、核電站及最初的網路系統,現在看起來這些產業依然都是世界經濟的指標型工業。龐畢度就任總統後開始著手法國的產業轉型,拱手讓出法國在這些方面的領先地位,法國雖然成功轉型,就如同前面所說的沒有了工業提供大多數人就業,產業空洞化造就了今天法國社會動不動就上街示威抗議的結果。

一個國家工業的實力建立在學生數理程度上,從過去三年台灣學生在PISA的表現,令人憂心台灣工業競爭力正在一點一滴流失,可以預見不久的將來,不僅台灣將步入歐洲國家社會動盪的後塵,台越地位也將互換。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韓國瑜已經採用神風特攻隊的「精神戰法」
赴泰旅遊須提供財力證明,真的是在「找台灣麻煩」嗎?
網軍案是嚴重國安問題 民進黨踹共
健保高滿意度背後的真相
食物落地5秒內還能吃?別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