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戴發奎】香港人到底在爭什麼怕什麼

圖片來源:AP
圖片來源:AP

香港的動盪在於年輕人無法衝破經濟種性制度的藩籬 

當台灣的中正紀念堂在民進黨陳水扁執政時期被改為民主紀念館,國民黨取得政權後立即改回原來的名字,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主導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就算通過,之後的香港立法會也可以比照辦理民主國家先例再修訂回來就是,況且中國中央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訂下的最終目標是「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部議員,按照台灣民主發展歷程,包括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內,這些走上街頭抗爭的人,遲早會主導整個香港政治,然而香港人在爭什麼,又在怕什麼。 

9月6日著名的三大信用評級公司之一惠譽國際(Fitch Group)調降香港長期信用評級,由AA+下調一級來到AA級,同時將展望由穩定轉為負面。 

從香港這幾個月不斷傳來的遊行抗議、暴力衝突,展望由穩定轉為負面可以理解,信用評等的目的是顯示受評對象信貸違約風險的大小,AA+表示的意義是AAA之後幾乎無風險的信譽優良,基本無風險,惠譽這樣的評級與新聞播報香港社會動盪內容顯得不成比例,這若是換成其他國家肯定不會如此。 

香港的特殊金融現象反應的正是這幾個月問題的癥結,一個地方或國家資本發展,按就業人口比例多寡主要分為服務業、工業、資訊及金融產業,是一個金字塔型結構,人數越少的行業薪資性價比越高。 

香港的資本重點在於金融,二三十年前還可以見到香港的輕工業,如成衣、玩具製造,現在的香港只有金融業沒有其他,基本在街道上演的衝突與他們無關,金融業照樣可透過網路進行交易影響不大,只要企業資金實力尚強,資產質量、經營管理狀況良好,經濟效益穩定,有較強的清償與支付能力,就還可以獲得AA評級,這就是香港。 

金融業只僱傭了不到百分之五的香港人,遠低於按GDP統計的18%,這些幸運能投身金融業的菁英,新鮮人起薪就比其他行業高好幾倍甚至幾十倍,像ubs、摩根、高盛、Goldman、美林剛入職就可以拿到60萬港幣左右,接下來所有的香港人都是依附著這些金融人而工作,往下一層如EY、Kpm G、pw C及DTT四大會計師事務所、金融信息提供商Bloomberg起薪也有25萬港幣,直到最底層的服務業,香港的經濟彷彿印度的種姓制度,以銅牆鐵壁一般牢牢箝制住香港中下階層每一個人。位於香港經濟金字塔頂端的金融業從業人員,第一年工作所得即可輕鬆繳納購屋首付,之下的幾個階層還能勉強在香港購屋置產,之後其他行業只能擠在小小的「籠屋」、「棺材房」裡望屋興嘆。 

人的一生圖的不外富裕及穩定,沒有富裕至少也要穩定,香港的公務人員就是最穩定的一群,以香港警察為例一起薪就是2.4萬港元,換算成台幣將近10萬元,還有特區政府提供的廉價租屋。這些佔香港人口10%不到的金融業者及公務員維持著香港的表面繁榮與穩定,剩下90%的香港人並未雨露均霑,既不富裕也沒得到穩定,反而承受了少數菁英們帶來的高物價苦果。可以說香港的富裕正是造成這幾個月社會動盪的深層原因,反送中、反蒙面法只是不滿情緒醞釀許久的導火線。 

如同南美洲最富裕的國家智利,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17,048美元, 然而為何會為了區區漲20披索(台幣0.78元)的首都捷運票價引爆全國性反政府示威,自18日起首都聖地牙哥大區進入「緊急狀態」,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更下令8,000名實彈軍隊進駐首都「軍事接管」,比起香港有過之無不及。智利的問題當然也不真的是在這不到一塊台幣的票價漲幅,智利的問題與香港類似,都在於產業過度集中,香港集中於金融業,礦業則是智利的經濟命脈,幾乎佔整個出口的一半,卻只有少數不到10%的人幸運能從事採礦業。 

香港人爭的是牢不可破的經濟種姓制度,怕的是因為一國兩制檯面上的幻滅,戳破了香港經濟泡沫,導致未來恐真要到中國大陸內地工作,失去的不止是48,000美元的人均GDP,還有與身俱來的優越感。 

香港的今天就是台灣的明天,製造業外移產業空洞化,過度著重於科技產業將是台灣未來最大的一顆不定時炸彈,台灣雖然不在中國大陸的一國兩制框架內,台灣人卻比香港人早走了一大步,這其中包括了認同的人早早移居到中國大陸居住及就業,不認同的人也為抗爭一國兩制演習了多年。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